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雄心如梦 可以实现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21

习近平雄心如梦 可以实现吗?

转发此新闻:
三年前,人们对习近平出掌中国满怀期待。现在,人们的看法出现了分歧,有人对习近平反贪行为充满赞扬,认为他是一位有担当的新一代强势领导人,有人则认定习近平比他的前任江泽民、胡锦涛在政治上更强硬、甚至倒退,国内到处树敌,国外到处撒钱,使中国前景未卜。明镜出版社新近推出《中国,雄心如梦》一书,便是检视掌权以来的习近平,今天我们专访这本书的作者、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看他是如何评价习近平的。

何频《中国,雄心如梦》

法广:《中国,雄心如梦》这个书名用了一个新创的说法:雄心如梦,这个词很明显是讲中国崛起的雄心,但又说“如梦”,变得有了玄机。

何频:我们常说“人生如梦”,不一定是褒贬,但是都是一种感叹,包含的意思五味杂陈。我在这里用梦来搭配中国的崛起,是想表达中国的这场崛起还不稳定,充满虚幻之感。同时,我这本书也是对习近平的中国梦的一种诠释,或者说是对习的梦的解析,就是说,他为什么提出中国梦,他的梦到底是什么梦。

法广:你给我们提供了什么样的答案?

何频:首先,我讲一下研究习近平的资料来源。我的朋友当中,有支持习的,反对习的,有的接近习,或者对习家比较了解,这些碎片不足以拼凑出习近平的全景,但是比单纯靠媒体报导、单纯靠猜测臆想,还是多了一些事实依据,同时,我和习的一些同僚、部下甚至他过去的上级是打过交道的,对于他们的心智有所了解,对于他们权力的运作机制有过体会,也做了三十年的研究。

简而言之:习近平这个人过去的品德是不错的,有人甚至说他的中国梦确实是“诚心为民、诚心为国”,但是他的认知能力与体制泥泞一结合,便出现了变异。多少民族英雄走向独裁者,就是这样一个过程。如果习这条路走下去不回头,对于他个人对于中国都将是一场恶梦,没法想像怎样收场。不过,我没有给习近平定论,习近平还有机会转身,他有股蛮劲,但也有忍功,他当然深知现行体制之恶,是改造、抛弃?还是他最后被体制同化了?甚至使体制更恶劣?一切都充满变数。

法广:中国特色这条路就注定失败吗?过去几十年的经济成就不是叫所有人都震惊吗?

何频:这正是我书中讨论的一个关键点,中国取得经济成就的因素很多,但关键是学习港台西方经济管理、全球化经济平衡所致,而不是中共体制的功劳,恰恰相反,中共体制在其中所起的是阻碍作用,有时是破坏性作用:腐败、环境破坏,使中国的市场公平法则就是建立不起来,中国人今天正在品尝不计一切发展经济的环境后果了比这些更严重的是,这些经济成果回过来成了强化中共体制的本钱,成了嘲笑西方的本钱,而且,用权力和腐败诱惑西方的资本家和政客。

从这个角度看,中共确实是有力量的,它不是传统上的共产党,是资本主义的唯利是图与社会主义的特权交配出来的一种病毒,我称之为“中国病毒”,这种病毒使中国产生错乱,使一些中国人看不清自己也看不清世界,小人得志,到处树敌;另外一方面,又想得到西方国家的礼遇,到处撤币,将自己弄得像个煤老板。西方政客、资本家呢,不少也是见钱眼开,中了“中国病毒”,英国的政客、美国的商人在这方面使西方蒙羞。中国的发展方式,是人性丑陋方面的放纵性发挥,也是迎合了人性的贪婪,因为有体制的支撑,比早期资本主义的罪恶还可怕,还难以进化。

法广:这不能说是习近平一个人的责任吧?

何频:始作俑者是邓小平。我这些年一直在强调一点,邓小平急功近利的改革,比毛泽东疯狂的“文革”,造成的灾难后果要严重得多。江泽民的腐败时代、胡锦涛的放任时代,都是邓小平的继续。习近平很显然要加以纠正,所以反腐败得到很多人支持。但我一开始就不相信反贪会成功,我在书中有一篇文章叫《反腐,文革和改革的继续》,指出其政治逻辑完全是相通的,其手段、过程没有区别,其结果也是一样的:烂尾工程。

我常常为被抓的人鸣不平,我不是喜欢他们,不是认为他们没有贪腐,而是认为:是中共这个不受制约体制制造了这批贪官,现在你不去改革体制,却去抓自己培养的干部,弄得人家妻离子散那些抓贪官的人就不是贪官?在我看来,这些人比贪官更可耻──滥用权力比经济腐败可耻多了。

如果习近平能借反腐之机,让媒体可以自由报导,让法院可以独立、公开审判,那中国的廉政机制便开始有了可能,然而,现在中国媒体遭到了比邓、江、胡时期更严厉的打压,连维权律师都一批抓起来了,那还反什么腐败?弄什么依法治国?

我不是主张习近平要激进改革,但你也不能大倒退。你现在有权力,有中宣部,可以制造谎言,扭曲事实与价值;有枪杆子,可以抓人,可以打人,甚至某一天还可能开枪,但这一套如果能使你更安全、国家更稳定,那世界上的独裁者就不会越来越少了,人们也用不着费力搞宪政民主、在议会上争来吵去了。

法广:你的意思是习近平在政治上比江泽民、胡锦涛还倒退?为什么还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何频:江泽民就是上海滩的小开,本来就是想过个小资日子;胡锦涛则是想留在京城过日子的小知识分子,两个人都没有什么春秋大梦,历史莫名其妙把他们捏成一国之君,所以不知所措,以混为主。习近平则不同,虽然在中共元老家族中,他并不属于核心,但几十年下来,那些一级太子党没有一个成大器的,便使习冒了出来。这个时候,那些自视为同流红色血液的太子党们,便将习捧为红二代共主,将一脑子浆糊,也往习近平脑子里灌。与此同时,那些拼命谋权的弄臣们,也给习近平灌迷魂汤,什么“习大大”,什么“习粉团”把个本来个人品质不错的政治新生代,打扮成了中国崛起、中国复兴的舵手,甚至盘算着去改变世界游戏规则。

但是,即算是习近平身兼所有小组长,辛苦顶层设计,每天看的是《顺天时报》、“顺天网”,听的是“顺天报告”,中国体制的症结摆在那里,随时都会错乱发作;就算你控制有十几亿人的市场,但世界上真正的网路领导者,也不好意思钻到乌镇的局域网中。你可以以“妄议中央”删帖封网,却封不了民智已开的悠悠之口;就算你可以砸下几十亿几百亿走上红地毯、检阅仪仗队,但你的阅兵式,人家就是不赏脸;就算你在南海建起岛礁,但天上是澳洲的飞机,海上是美国的军舰,四边没有一个你的朋友,包括新加坡所以,中国的经济实力,有腐蚀力量,但还远不足以在普世价值之外,重建一个东方新帝国。这只能是一个恶梦。

毫无疑问,现在对抗世界文明的路是走不通的,个人、社会、国家也永不会安全和稳定,习近平只有转身迎接普世价值,使中国成为人类主流文明的一部分,这才是中国人应该追求的梦想。这样,习近平便可以获得真正的尊重,便可能成为民主之君。这对于习近平能说,这是可以实现的梦。所以我说,中共体制没有未来,但习近平还有。而且就在一念之间。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