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网络「羊群」终究没有活过羊年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21

网络「羊群」终究没有活过羊年

转发此新闻:
最高领导人刚刚在乌镇护脸网大会上抛出「网络主权」的主张,主管部门便迫不及待地开始付诸实践了。这两天,从多个不同渠道传来消息,在内地社交媒体上颇为活跃的「羊群」(「民主小贩」杨恒均的微信群)遭到大面积封杀,个别有幸逃过一劫的地方小群也已改名换姓,就地掩藏。时值年终岁尾,但互联网上的这一轮宰「羊」行动,却给2015年的内地言论市场又平添了一抹寒意。「羊群」,终究没有活过羊年。

「网络主权」的高墙一步步垒起来

说起来,针对「羊群」特别是它的精神教主杨恒均,民间一直存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对于广大「羊友」来说,「羊群」是民主同路人自主集结、相互启蒙的场所;但在另一些人眼里,杨恒均却是一位身份可疑的「坏分子」,无论是其前国安人员的身份,还是曾获邀赴人民大会堂参加国宴的经历,以及今年早些时候宣布退出「独立中文笔会」的种种行为,都为他招来多方的质疑、猜忌甚至是指责和谩骂。

许是察觉到并不安于民间的这种深刻分裂,所以当「羊群」被封的消息一经传出,网上立马有名为「李鸣涛」的网友站出来向杨恒均道喜,理由是「部分民主派人士长期以来对他的质疑抹黑一次性洗刷干净了,对杨恒均来说,这难道不是好消息吗?」

分裂是真实的,质疑也是存在的,但本质上只是小圈子内部的怄气与争吵,其结果会否像「李鸣涛」预计的那么乐观更是令人狐疑。毕竟,早在去年1231日,杨恒均的博客便已被百度封杀,但这并没有「一次性漂白」他在部分人心中「中共暗线」的嫌疑。所以,评论「羊群」被封这事,最好还是首先抛弃对老杨头个人的好恶与荣辱之争,而将其置于「网络主权」时代的现实环境下来展开。

针对当局抛出的「网络主权」之说,段子手们一致认为,接下来,确认「领网」的工作势在必行,而翻「墙」作为一种国际偷渡的犯罪行为必须受到严惩。这种说法当然是玩笑,但历史地看,「网络主权」的高墙的确是一步步垒起来的。早在12年前公安部启动「金盾」工程,权力便已开始着手扎紧「网络主权」的篱笆,只是从当年的只做不说,到现如今光明正大地扯起虎皮、提出主张,也算的是上实现了某种跨越,标志着权力对网络自由空间的打压正式有了所谓的「理论依据」。而「羊群」被封也许就是这一理论指导下的第一次正式实践。

当然,这一次宰「羊」行动的意义顶多也只是战术层面的,最近一次称得上战略性围剿的事件则要属微博向微信的频道切换了。尽管同为社交媒体,但微信无论是公共性还是开放性都远不及微博,虽然因为存在着「六度分隔」的说法,理论上只要你的朋友圈范围够广,依然能够做到信息的畅通直达,但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是,鉴于微信在引爆事件、引领舆论方面的先天性劣势,自打微信取代微博成为第一社交媒体,人们便再也没有遇上过类似汶川地震、温州动车这样的发端于自媒体的舆论事件。

但即使如此,从目前的种种迹象看,权力仍不打算轻易放过微信。无论是微信「扫黄」还是「羊群」被封,这方面的信号已经不止一次被释放出来。事实上,据我观察,相比其他有些微信群,「羊群」里的讨论大多只是些肤浅的、低层次的常识普及,且由于群主的个人坚持,群内的发言远远算不得激烈,以至于经常被外界觉得是在「小骂大帮忙」。之所以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被封杀的命运,原因恐怕出在其庞大的组织网络和巨大的影响力,而这也是权力对社交媒体最不放心的地方。

只是这一刀下去,固然可以恫吓到一部分人,比如我被拉入的那个「羊群」,这两天不仅有人公开声明从此「躲进小楼成一统」,更有人主张将群名改为「毛群」;但另一方面,面对数量庞大的、具备政治自觉的中产阶级,压制性措施最终只会导致更猛烈的不满与反弹。好在,借助科技这一润滑剂,这种爆发不会马上出现,因为即便微信被扼杀,陌陌、知乎等也可能成为新的替代品,就像当初微信替代微博一样。

只是,这种猫鼠游戏还能玩多久,恐怕连「赵家人」自己都掐不准、算不清吧。


来源:东网 / 王药师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