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石化桃色丑闻 众高管共享公共情妇(附亲笔信)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18

中石化桃色丑闻 众高管共享公共情妇(附亲笔信)

转发此新闻:
2015930日晚上11时半,距离中国国庆日只有半小时,中纪委突然发布消息,宣布福建省长苏树林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这不仅使其成为十八大后首位在省长任上落马的高级官员,同时也为石油系统反腐增加了又一笔有力战绩。

由左至右,依次为陈同海、王天普、苏树林。

苏树林2011年出任福建省长前,是中石化总经理、董事长,在石油系统工作超过二十年,而此前,中石化连续两任总经理陈同海、王天普均因贪腐丑闻落马,加上苏树林,这意味中石化一连三任总经理都成了腐败代名词。

目前未知苏树林涉及的贪腐问题为何,但想必都是在石油系统任职时发生。据本刊获悉,苏树林涉帮其亲属公司获得中石化位于海南洋浦一个油库工程项目,再分包给中石化下属工程单位,从中牟利。此外,其妻在香港旅游和购物的费用,由中石化(香港)公司公款支付。

中石化一连三任总经理前仆后继涉贪落马,说明中石化的贪腐已非一般的严重,而是腐烂到了入骨入髓的地步。有消息指,现任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接替苏树林前在中海油就劣迹斑斑,到中石化也不收敛,于是,中石化内部的贪腐问题,至今未能彻底揭开。

就在苏树林被拿下之时,本刊收到来自中石化内部的一份举报材料,被举报者虽非中石化顶级人物,但也属高管一级,包括中石化监事会成员、中石化物资装备部主任蒋振盈;以及中石化国际事业公司副总经理唐永和等;而被举报的内容,表面是荒淫无度的通奸、共享公共情妇,但背后所透露出的,却是中石化高层的堕落与腐败。

中国石油系统淫官多,几乎每一个落马的贪官都有一身风流债,从位居中共权力最高位的周永康杀妻迎娶央视女记者,到中石化前董事长陈同海与众多部级高官共享公共情妇,再到中石油女处长被揭与非洲牛郎有染,无不如此,应验了中国民间俗语「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中石化物资装备部公共情妇薛梅

其实,贪官被拿下后爆出风流丑闻不足为奇,奇的是有那么多前车之鉴在先,但中石油系统仍然贪官淫官不绝,前仆后继。本刊记者从中石化内部了解到,近几个月,中石化总部机关干部职工的朋友圈中,流传着一份堪称是「限制级」的淫乱自供状,据称是一位曾任职中石化女员工,向公安部门写的交代材料。

在这两页交待材料(全文见附后图片)中,这位名叫薛梅的女子详细叙述了她和中石化多位管的淫乱事实,其中包括中石化监事会成员、中石化物资装备部主任蒋振盈;以及中石化国际事业公司副总经理唐永和等。

文中透露,无权无势的她为了在中石化站稳脚跟,为了谋求发展,不得不甘愿沦为众多高管、主管的性奴,其可怜可悲,令人叹为观止。记者原以为,这份如此震撼的材料既然爆光,肯定会在中石化总部引起轩然大波,然而几个月过去了,中石化高层对此事竟然毫无反应,所有的涉事人员均未受到任何调查和询问。

记者好奇,想知道「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的后面,究竟隐藏着什么原因。记者不问不知道,问了方知,知道事情远非仅是男女性关系、荒淫无度这么简单,更涉及中石化内部管理混乱、贪污腐化、滥用权力、国资流失等重大问题。

据了解,现年37岁的薛梅之所以坦承她与多位上级领导淫乱性关系的问题,一是她不能再忍受原来那种非常人的生活,二是实在看不惯中石化高层如此糜烂的生活作风;三是她已离开中石化出国定居,远离这个没有是非、缺少公义、权力大于一切的国度。

薛梅交待的与其通奸的领导干部中,职务最高者是中石化物资装备部主任蒋振盈。今年51岁的蒋振盈有博士头衔,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自1999年起任中石化物资装备部主任、自2005年起兼任中石化国际事业公司总经理,是中石化监事会成员,党组成员的后备人选之一,在中石化高管中,地位特殊,能力非同小可。

中石化物资装备部主任蒋振盈

为了让读者明了中国石化国际事业公司在中石化系统的作用和地位有多重要,记者抄录其官方网站有关介绍如下:

中国石化国际事业公司成立于1983年,注册资金14.2雇元,是中国石化的全资子公司,负责外贸统一经营,是中国改革开放后最早成立的国际贸易公司之一。中国石化物资装备部是中国石化物资管理职能部门,负责中国石化物资供应归口管理和总部集中采购。

20063月,物资装备部和国际事业公司合并重组,履行中国石化「物资管理部、中央采购部、国际贸易公司」三位一体职能,负责对中国石化大宗、通用、重要物资实施全球化采购,并负责经营除原油、成品油、化工产品外的产品、设备、成套技术等进出口业务及第三国贸易。2012年集团采购1706亿元,进出口27.3亿美元。

该部在全国设有10家境内全资子公司,拥有2家控(参)股子公司,在美国、日本、德国、俄罗斯、阿联酋等世界主要经济地区和国家设有5家境外全资子公司,在委内瑞拉、新加坡、哈萨克斯坦、沙特、尼日利亚、巴西、澳大利亚等国家共设有8个境外办事机构。

一句话:中石化物资装备部掌管着整个中石化集团每年3000多亿元人民币的物资采购,其中每年由物装部直接签定的采购合同总金额达上千亿元;是中石化除原油成品油之外的对外贸易窗口,每年进出口额达几十亿美元,在中石化系统堪称是「肥得流油」的部门。

就在这个如此重要的部门,蒋振盈在如此重要的两个职务上一干就是15年和10年之久,早已超出了中共中央组织部关于重要部门和岗位领导干部任期年限的规定。仅此可见蒋振盈与中石化高层(几乎经历了陈同海、王天普和苏树林三朝)的特殊关系。

中石化美国公司副总经理唐永和

举报信指,蒋振盈与下属薛梅通奸,当然不会白睡。在床上耳鬓撕磨之后,薛梅终于如愿以偿,被派到中石化日本公司常驻,后来又派往新加坡,成为新加坡分公司的负责人。

薛梅到海外公司工作之后,伙同蒋振盈的另一亲信马仔,中石化日本公司总经理李志浩,利用进出口贸易机会,低卖高买,出卖公司利益牟取私利,又从中收取回扣,违规给私人公司开证,协助他人用假单据套取巨额资金,不料资金链断裂给公司带来巨大亏损。

蒋振盈为避免引火烧身,急忙给其情妇和马仔隐瞒事实,紧急调动其他海外公司的资金为他们堵上窟窿。

谁料薛梅玩火入魔,自以为后台够硬,仗着有领导撑腰,肆无忌惮、行事高调,一次就花费非法所得近两千万元,在北京置业,购买了东直门海晟名苑一号楼住宅2套,又购买了奔驰豪华轿车,还雇了司机招摇过市,似乎唯恐他人不知自己有钱。

举报信指,薛梅在日本外常驻三年,工资奖金收入合计最多不过百万元人民币,却花如此巨资购房购车,完全超出其收入水平。终于引来非议,不少人向纪检部门举报薛梅和李志浩。

蒋振盈见大势不妙,一方面让其控制的纪检干部装模做样找薛问话,既不去海外公司查账、查档案,也不找旁证,不核实事实,就向上级报告:说我们已经查清事实了,举报不属实,是诬告。另一方面,将薛梅从海外公司调回,并急忙为薛办理了辞职手续,企图逃避组织调查。

举报材料指,薛梅还遭到中石化物装部另一位领导干部、副主任唐永和强奸。然而薛小姐不仅没有报警和声张,反而之后与唐保持通奸关系。唐永和是蒋振盈的副手,身兼中石化国际事业公司副总经理职务,主管对外贸易业务,正是薛梅所在海外机构开展进出口业务的顶头上司。

举报指,薛梅所签订的贸易合同,都要经过唐永和最终审批通过,才能生效。薛企图通过贸易业务损公肥私,唐永和是个绕不过去的坎。因此,薛小姐才以不告发唐强奸以及继续与唐上床为条件,保证了唐对她业务上的放任和支持,这样薛攻克了其违法乱纪的最后障碍,终于可以变本加厉的损公肥私大捞外快了。

有意思的是,唐永和与一把手蒋振盈是多年的死对头,唐为了尽快接班当上一把手,一直与蒋作对,并不断向上级反映蒋的问题,却一直没能撼动蒋的位置。然而,二人因为拥有共同的情妇,倒是在包庇纵容薛梅违法乱纪甚至同流合污谋取私利的事情上,取得了难得的一致。

2015年,唐永和被任命为中石化美国公司副总经理,兴高彩烈赴休斯敦上任。举报信指,公司员工一直想追问唐永和,他作为一个领导干部,竟敢强暴下属女员工,到底真是色胆包天,还是因为他已经掌握了薛违法乱纪的证据,以此要挟,也就不怕薛梅不服敢将此事公开了。

按说蒋、唐两位是中石化的高管,作为党员领导干部,长期与女职工通奸,道德败坏,为党纪政纪所不容,理应受到惩处。更何况蒋的所作所为按现行法律应定性为收受下属性贿赂,并为其谋取好处,而唐的行为更是名副其实的强奸。二人都已构成了刑事犯罪。这仅针对薛梅材料中所反映的事实而言。

举报材料指,如果加上他们在业务中营私舞弊,终饱私囊以及给国有企业造成重大损失等情况,恐怕查出来就不只是这些问题了。中石化的领导以及纪检部门,在罪证确凿的情况下,竟对此事无动于衷。这到底是为甚么?

举报材料指,中石化高层内部知情人透露,官方不愿出面调查此事有几方面原因:一是一个单位多名局长、处长和职工共用一情人的丑事一旦败露,会让中石化这个中国第一号国有企业无地自容,颜面扫地。

二是蒋、唐二人长期在物资采购敏感部门担任领导多年,经历了李毅中、陈同海、苏树林、傅成玉四任领导,不知为这些领导们办过多少事情。一旦展开调查,揭开了捂住十几年之久的黑盖子,把中石化物资采购和进出口贸易中见不得人的勾当搞得世人皆知,恐怕要带来更大的灾祸。

三是现任中石化纪检监察局长的公子,就曾经在蒋、唐的手下工作,后辞职下海做生意,蒋唐二人对其生意“照顾”不少,局长大人心知肚明,必然投桃报李,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当看不见便是。反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正是当今大陆官场的普遍心态。

举报信指,薛梅目前已经有了七八个月身孕,据说近期即将赴美国生产。薛早已经与丈夫离婚,这肚子里的孩子不知是姓蒋还是姓唐?既然唐目前也在美国工作,薛很可能是带着未出世的孩子投奔其生父去了。不过,也许还会有其他人来认这个孩子的爸爸,如果那样一定又可引出更加荒唐的故事。



来源:博讯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