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意识形态的寒冬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03

意识形态的寒冬

转发此新闻:
在《南方人物周刊》任职11年的徐列辞去主编职务,将于明年一月应邀赴美做访问学者。这位「媒体界公认德高望重的标志性意义的前辈」的离开,据多位媒体人透露,「体制是其离开的主因」。消息传出,在网络上引发一片悲情。与该刊来往密切的传媒人杨锦麟感叹:「一个时代已经结束」。也有人咏叹:「寒流涌,前路艰,男儿国似家,大地春如海,悲情无奈豪情在」。

最近中共有关部门又就意识形态问题下发了新文件,整个大环境俨然已是寒冬。

南方系的这家刊物在中国内地艰难的媒体环境下,与其集团内的其他报刊一样,作为「中国传媒界的良心」之一,多年来坚守其信念和立场,为拓展中国传媒界的言说空间做出过贡献,其在推动中国社会自由、民主与进步的历史上理应立有一席之地。

我想徐列的离开之所以引发人们的议论,关键恐怕还是他在当下愈来愈严酷的媒体环境下,已积累了相当深厚的资历而主动放弃这一切,重新选择新的开始。当下中国体制内的媒体人,已经有了一定职位者,在巨大的经济利益和政治利益面前,如今莫不蝇营狗苟,或主动攀附权贵助纣为虐,或忍气吞声低三下四,或同流合污沆瀣一气,没几个真正有硬脊梁者,多为人所不耻。偶有几个声名在外的「硬顶上」拼命三郎,也多是沽名钓誉之徒。

真正有一点独立思想者,多为在体制内屡受打压、不被重用、位轻言微的边缘人。而就是这些边缘人,在近几年意识形态的「大扫荡」中,也一个个被「清君侧」,被清除和驱赶了出去。用于建嵘的戏谑之言描绘,他们现在「有的卖大枣、有的卖鸡蛋、有的卖大米」,都忙于为稻梁谋。的确,「老兵纷纷退沙场,有的去访学,有的去创业,有的去了电影圈,曾经熠熠发光的日子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想这才是媒体同仁们兔死狐悲、惺惺相惜的原由所在。然而媒体行业的这点际遇又算什么。需知整个大环境俨然已是寒冬,没几个行业能置身其外。据传最近中共有关部门又就意识形态问题下发了新文件,要求落实「意识形态第一责任人」制度,即哪家单位有员工和工作人员在意识形态上发生问题,与「主流」意识形态冲突,个人言行与党的方针政策不符,那么不管是否涉及工作上的事情,都将追究哪家单位的一把手的责任。徐列等人的离开,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下。春江水寒鸭先知,媒体只是先发了第一声预警。

在高校,多名教师因为意识形态问题被单位开除。在律师界,对律师的打压继续加强,成都等地公然下文要求律师出国出境需提前报批。在企业界,一些做小本买卖的生意人因为支持异议言论,而被关闭生意,没收财产,被迫出国。

思想和意识形态领域的严寒与雾霾,目前正笼罩在中国大地的上空,令人窒息。这是开再多的巴黎气候大会也无法解决的。

来源:东方日报 /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