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军改」需要从韩红退伍来观察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12

中国「军改」需要从韩红退伍来观察吗?

转发此新闻:
事关江山社稷的「军队改革」,力度又如此之大,但迄今中国官方透露的全部信息只有新华社军分社的数千字专稿,随后国防部发言人的回答基本没敢脱离这篇稿子。

中国军改神秘,使空政文工团副团长韩红退伍的消息,居然成为军改话题的重大线索之一。

难怪外界只好瞎猜。又因为外界对「军改」深层次问题的极端陌生,这种关注再次落到「裁军30万」的表象,而且未能免俗地以军队文工团的去留为核心。

于是,128日,空政文工团副团长韩红退伍的消息居然成了中国「军改」话题的重大线索之一。

可是,即使这么个与政治、军事机密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事变动,中国新闻界依然神秘得有如东宫之变。一面解释韩红并非「被裁军」,一面又故作高深地透露「韩红经常处在精神崩溃边缘,在文工团屡遭排挤」。而如此摧残人的任务却不过是「很想把空政文工团带好」。

那么,中国军队连个文工团要带好都会把人逼成这样,要带好整个军队,习主席的健康真是不敢想下去了。

其实这种消息装腔作势痕迹明显。在实行主官负责制,何况还有政委的中国军队,一个很晚才特招入伍、以业务干部身份存在的「副团长」几乎注定是个虚职。她要想在团里实行改革,推行「末位淘汰制」,无异于异想天开。不要说着手尝试,在个个都是人精,关系盘根错节的军队政工、文艺部门,这种想法打个报告能被谁认真读一读都是问题。

再说了,军队文艺团体现行体制与权力机器的运转纠缠之深,它的不合理投射的就是权力的不合理,韩红一个多年投考军队文工团不入、全凭唱功在社会上成名后才被接收的干部,能有这个改革的胆量,也未必可信。

当然,很多人相信,不管中国军队问题有多严重,这次习主席是动真格的了,其改革力度之大、范围之广,可谓前无古人。然而一方面中国军队不过是中国现实政治的缩影,另一方面,从这次「军改」讳莫如深的架势可见,所谓的多次征求意见在当前中国紧张而微妙的政治态势和军队权力架构下,恐怕远谈不上就深层次问题在全社会、全军范围集思广益、开诚布公地探讨。

正是因为这种高层各关键利益集团只能在桌面下秘密博弈的局面,中国「军改」反而形成一些喽罗级人物或者对军队现实一知半解的「外围红二/自干五」对改革的详情、意图、成效谈得口吐莲花,其实无非是利用了任何传闻都很难得到内部证实的诡异传播环境而已。

比如,发表在「环球网」的「解放军四类部门将成裁军重点,文工团首当其冲」的文章,出自解放军工程兵学院房永智。从网上得到的信息看,此人很可能不过是一个热衷于向充斥官样文章的大媒体投稿的军队政工干部,以其在一所兵种院校工作的条件,除了小道消息,哪里可能有资格得到「军改」的高层内幕。从其「管理不严惩治不力是军队滋生腐败主因」、「间谍脸上不写字,普通人别成敌对势力牺牲品」等标题看,也没有什么理论见地。

以笔者之见,文工团缩编并不奇怪,但要论大幅度裁减或撤编,恐怕首先要过军队文工团出身的「第一夫人」这关,其次要过「军队文艺队伍是思想政治工作不可或缺的生力军」这样的理论的关,至于美女演员们与高层的各种肉体关系倒只能是桌面下的事。

更关键的是,军队文工团的裁减根本不是「军改」的关键,即使是编制体制这种问题也不过貌似是「军改」焦点。实际上,中国「军改」的背后,提升效率,完成使命都不如权力重新洗牌重要。而这个洗牌过程历来是黑箱政治,只能从输入和输出端管中窥豹。要得全貌,可能有待「自将磨洗认前朝」了。

在这种情况下,编制体制和效率诸事又如何合理得起来,即使合理了,又服务于何事?

这正是海内外对中国「军改」的热议都不过是伪命题的原因。

来源:东方日报 / 吴戈 国际时事军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