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不要普世价值观那要什么?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08

不要普世价值观那要什么?

转发此新闻:
20151130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卫兴华的一篇文章,文章的名字叫《掀开西方「普世价值」的面纱》。

如果把民主讲成专制,把自由讲成奴役,把平等讲成特权,使其失去了基本内涵,不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浑水摸鱼、别有用心又是什么呢?

作者是从三个方面来论述的:第一,西方宣扬和推行「普世价值」的实质是「要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否定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制度。」

第二,西方国家实践「普世价值」的过程分为国内实践和国际实践,「从西方国家的国内实践看,『普世价值』的口号长期被践踏。一些西方国家长期存在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劳资对立、贫富分化、人权无保障等背离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的严重社会问题。」「从西方国家的国际实践看『普世价值』幌子下掩盖的是侵略、掠夺和灾难。」

第三,西方的「普世价值」不适用于中国:「我国实行共产党领导的、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制度,实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政治制度,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因此,我国必须坚持自己的价值标准,不能搞西方化。」
卫兴华的观点,很显然是自相矛盾,逻辑混乱,是非颠倒的。

第一,「普世价值」既然讲的是民主、自由、平等,这些价值观就是马克思提倡的,马克思又是共产党强调以其为指导的,为什么如何成为反对共产党领导和反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了呢?

难道共产党不讲民主、自由、平等等普世价值观?毛泽东在上世纪四十年代的追求民主的承诺难道是政治上的谎言?难道改革开放后说的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难道民主是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和内在要求只是骗人的口号?如果不是谎言和骗人的口号?卫兴华这篇文章就有构陷中国共产党之嫌了。

卫兴华为了自圆其说,认为「社会主义有自己不同于资本主义的价值原则,虽然在字面上自由、平等、民主等是相同的,但其内涵是不同的。」如果内涵不同,那么请问,西方的自由、平等、民主是自由、平等、民主,那么中国的自由、民主、平等是什么内容?难道是用了人家的词,贩卖了自己的私货?如果真的是贩卖了自己的私货,那么请问到底贩卖了什么样的私货?是专制与独裁的私货?恐怕卫兴华自己也不敢这么说吧。如果民主不是民主,自由不是自由,平等不是平等,那还要这些没有内容的词有什么意义呢?

人们都知道,如果讲黑,都知道黑的意思,如果讲白,都知道白的意思。如果把黑讲成白,把白讲成黑,那么整个人类的语言系统和语意场都得发生根本性变化,否则变得无法交流。人们也都知道,讲猪就是猪,讲马就是马,否则把猪讲成马,把马讲成猪,词不达意,吃肉也都乱了套。

同样,只有把民主讲成民主,把自由讲成自由,把平等讲成平等,人们才能取得共识。如果把民主讲成专制,把自由讲成奴役,把平等讲成特权,使民主、自由、平等都失去了基本内涵,变成了与民主、自由、平等对立的东西,不是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混淆是非、浑水摸鱼、偷梁换柱、别有用心又是什么呢?

第二,从「普世价值」的政治实践来看,卫兴华犯了以偏概全、以点带面、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典型的卫兴华自己站在历史唯物主义基础上所反对的形而上学的错误。

从比较方法来说,基本的比较方法是用事实比事实,用理论比理论,用口号比口号。如果用理论比事实,用口号比事实,那是比较方法的错误。如果用事实比事实,人们就会看到,西方的人权是由少数扩展到多数的过程,是由多数到所有人的过程,是由所有人的过程到宪法保障的过程。用马克思的十九世纪状况来衡量现实是返祖,用马克思的十九世纪针对当时历史时期的观点来批判现实是削足适履。

这显然没有看到西方人权的发展变化进步过程。西方的民主问题是民主之后的问题,而不是民主之前的问题,把民主之后的问题混同于民主之前的问题,把有民主和有多少民主的问题与无民主和无民主的问题混同起来,显然是混淆是非。同时也就无法解释,既然存在着种族歧视,奥巴马却能当选美国第一个黑人总统的问题。

从西方国家的国际实践来看,如果西方的「普世价值」没有普世性,为什么民主经历若干波之后,走向民主的国家为什么会越来越多,而不是越来越少?为什么解体后的苏联各个国家都走向了民主?为什么东欧巨变之后的各个国家都走向了民主?为什么缅甸和越南也都走向了民主?难道这些国家对西方的所谓阴谋没有任何认识?

那些搞了民主之后就乱的论调的现实依据在哪?到底是民主之乱还是专制之乱?退一步讲,民主之乱和专制之乱哪一个更可取?经历过民主之乱的人们为什么不再退回到专制社会当中去?为什么人们宁愿选择民主之乱而不愿意退回到专制之乱?因为人们知道,民主之乱是乱一时,是民主阵痛,过了阵痛就会好。专制之乱是乱一世,是专制性长痛,痛了还会继续痛,痛了不会好。

西方国家通过推行「普世价值」不是侵略、掠夺和灾难。如果说侵略,也只存在过去的历史中,而不是存在现在和未来中。现在有联合国、联合国人权宪章、有国际法、有对经济、文化、社会、公民权利的保障条约,哪个国家还敢侵略别的国家呢?如果说真有侵略,也只是ISIS这样的极端恐怖主义势力。西方已经不是敌人,普世价值更不是敌人,普世价值是属于全人类的共同财富,是人类所共同享有的。如果我们把普世价值还给西方,那么中国还有什么呢?
第三,作者的第三个观点与第一个观点相同,只不过是从正反两个方面说而已。人们仍然不禁要问,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就是坚持不要民主、自由、平等?中国共产党一直强调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现在几乎全中国大陆都可以看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标语。如果不要民主、自由、平等,那恰恰是从价值观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如果坚持公有制为基础为由否定「普世价值」,难道公有制是从经济上否定民主、自由、平等?马克思当时主张公有制经济,其目的就是为了让民主、自由、平等落到实处,而不是让民主、自由、平等坐空,流于形式。按着马克思的理解,真正的公有制不但为民主、自由、平等打下良好的物质基础和物质条件,而且还要通过公有制支撑起民主、自由、平等的大厦。通过公有制否定民主、自由、平等或者通过民主、自由、平等来否定公有制,都不符合马克思的内在逻辑要求。

西方的「普世价值」并没有否定社会主义的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社会主义经济是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必然要求自由、平等、竞争,必然要求政治上的民主。如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需要这些「普世价值」,那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必然沦为权贵经济、官员经济、变相的计划经济。事实上不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吗?

就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来说,马克思主义必须与时俱进,必须是发展的动态的开放的马克思主义。惟其如此,马克思主义才会有活力,有生命力,才会产生新观念,才会进入新视野、新境界。否则,把马克思主义当成固定不变的僵死的教条,会严重阻碍中国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的发展与进步。

《韩非子难一》:「楚人有鬻盾与矛者,誉之曰:『吾盾之坚,物莫能陷也。』又誉其矛曰:『吾矛之利,于物无不陷也。』或曰:『以子之矛,陷子之盾,何如?』其人弗能应也。」作为一个学人,应有自己的风骨,应遵守基本的论证逻辑,应遵守基本的道德、学术底线,还是少干自相矛盾事为好。

中国的问题发展的好与坏,不但取决于经济发展本身,更取决于对于「普世价值」实践的程度。「普世价值」是好词,那就把「普世价值」的引号去掉,成为中国的普世价值吧。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