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打压无所不用其极:环保人士查污染被诬“卖淫”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05

打压无所不用其极:环保人士查污染被诬“卖淫”

转发此新闻:
昨天(123日)早晨5点半左右,两名NGO组织的环保志愿者──北京“自然大学”的徐勇和天津绿领的田某(女),在福建省宁德市某宾馆被蕉城区警方带走,理由是“涉嫌卖淫嫖娼”。此事引发了环保NGO圈的广泛质疑和抗议,当天下午,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当日致函宁德市公安局,表示两人均是热衷环保事业、在业内小有名气的环保志愿者,“此次二人刚到宁德便被以卖淫嫖娼为由抓捕,实在荒唐”。

宁德市环保局顶风违规为企业“站台”

昨日1056分,两人所在机构致电宁德市蕉城区公安分局刑侦队,接线工作人员确认上述两人“在里边”,并肯定缘由──“就是卖淫嫖娼”。被问及如何认定是卖淫嫖娼?刑侦队工作人员称正在了解。

宁德警方今天下午回应了外界的质疑。

警方称,“123日凌晨,蕉城公安分局接到群众举报称:蕉城区蕉南速8酒店内有人进行卖淫嫖娼活动。接到举报后,我局立即组织警力前往蕉南速8酒店进行例行检查。”

经查,8713房间内住着一男一女,男子徐某(江苏人),女子田某某(天津人),该两人无法说清两人之间的关系,且拒不配合民警调查。据此,我局民警依法将二人口头传唤至蕉城分局接受进一步调查。

被警方扣押接近24小时后,警方称“经调查,徐某和田某某系朋友关系,未发现其二人有违法行为,已按照法定程序在法定时限内结束对该两人的传唤。”
自然大学污染防治负责人毛达告诉媒体,被警方带走前,徐勇一直在关注福建宁德的镍合金产业园工业污染和湿地破坏问题,2015年初至今赴当地调研多次,这次是去继续调研。此前徐勇曾接受本台记者采访,谈他在对宁德镍合金项目对当地海洋生态和大黄鱼保护区的污染的调研情况。

天津绿领负责人之一董剑表示,天津绿领同样关注在福建宁德镍矿污染,“121日,我们安排了田某和自然大学的徐一起出差去福建。希望了解鼎信镍业和义联集团的整改状况。”

据说,此前一天即122日,田某与徐勇调研过程中被发现,工厂记录了田某身份证号,次日凌晨,两人就被带走。

徐勇前后调研宁德污染长达七个月,曾在宁德当地租房,打算跟踪调查,却在三天内被房东赶走,理由是‘受到压力不敢出租’。”

徐勇曾多次讲述过调研被阻的情形,“某次调研中被车辆跟踪,根据他们的描述,车开得很凶,似乎像要撞过来。环保组织赠送给当地志愿者用作调研的无人机,此前也被没收。

业内人士告诉本台,此番徐勇所以和田某共居一室,一方面是环保机构经费紧张,节省开支,另一方面是徐勇在在当地调研时曾被警方跟踪,其信息源也当地政府警告报复,因此未登记独立房间,住进两张床的标间,希望保持低调。
对警方拘传两人是否合法,业界多有争议。福建维权人士游精佑就说,“以前是用涉嫌吸毒拘传,现在异性同行是嫖娼卖淫,如果是同性的就是搞基,如果人多呢?聚众淫乱。福建警方做假案出名,不是没有原因的。”

今天(124日)凌晨,两人在警方“护送”之下,搭上了返回北京的高铁,原本计划在宁德的调研也被迫取消。


来源:法广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