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徐明们的悲剧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21

徐明们的悲剧

转发此新闻:
近日大陆商界好不热闹。宝能欲强行收购万科,姚振华和王石对决,舆论热议,认为二者后边都有「赵家人」(语出鲁迅的《阿Q正传》,特指权贵官家),且看最终结局。此前复星系大佬郭广昌被带走失联,几日后又自由,称是协助调查。商人涉及反腐,不知怎么发展。更有大连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前不久44岁在监狱突逝。2013年他在电视露面,作为薄熙来案的污点证人出庭。

明年就出狱的徐明,突然在狱中死亡,引起议论。

徐明2011年曾位居中国财富榜第五,公众熟悉他是由于接手王健林投资足球后,其大连实德队的骄人战绩。公司更是先后控股5支球队,形成著名的「实德系」。然而2012年徐明因卷入薄熙来案失去自由,企业滑坡,退出足坛。摆脱了足球的王健林,几年后成为中国的首富。而浸淫足球的徐明,盛极而衰,像几任足协正副主席一样,锒铛下狱。

徐明的悲剧,不在投资足球,而是在投机政治,政商勾结惹的祸。在中国这样的例子很多。被判死缓的原铁道部长刘志军,带出女富商丁书苗,2014年因行贿和非法经营罪,被判刑20年,罚金25亿元,创下个人罚金最高记录。公安部长助理郑少东下台,牵扯出国美老板黄光裕。这位曾经的中国首富,由于贿赂权力、内幕交易,仍在狱中服刑。

中国许多企业家,只看重权力变化、关系亲疏等人脉培养,却忽视法治环境、市场规则和公平竞争等政治建设。他们或像徐明取悦权力营建商业帝国,或像黄光裕贿赂权力违规交易、逃税免罚,或梦想成为胡雪岩一样的红顶商人。最终结果,或因作奸犯科而入狱,或随权力斗争而浮沉,或因改朝换代被查抄。

共产革命以来,权力之下,「工农兵学商」,商人位列最后。改革开放后,一批商人资本家虽先富起来,但意识形态上对私有财富的敌视、历史上的政治打压、资本的「原罪」,使得商人们始终对政治恐惧,不敢主张自己的权利;为了谋求利益和保护,又本能地崇拜权力,不断攀拉关系。

当公知呼吁商人一起关心公共事务,共同推动社会进步的时候,万通董事长冯仑希望「公知不要绑架企业家」。联想董事局主席柳传志更是明确表示「在商言商」,不愿讨论社会政治。是啊,权力的肆虐,特别是强权借「唱红打黑」等高尚名义的滥用,让多少有身家性命的商人噤若寒蝉。

事实上不是公知绑架了商人,而是像徐明一样商人被官员绑架,或相互利用。为了薄熙来所说的「我帮他『快发展』,他帮我『带孩子』」,徐明周旋于薄氏妻儿之间,给买房装修、安排留学、送电动车、报销机票、陪旅游,成为管家、保姆和提款机。如此取悦权力,丧失了「商」格。而商人没「商」格,就会丧失人格。

而徐明们更大的悲剧在于,当把命运和权力绑在一起的时候,不仅要应对商业对手,还要应对政治对手和权争的诡谲。当年打黑别人,他日被人打黑。最近因反腐下台的宁夏自治区副主席白雪山,本来是成功的商人,一场官司让他看到权力的无所不能。投身侯门历经10年而居高位,最终却被更高的权力拿下。

徐明最后的悲剧,是44岁猝死。本来他明年出狱后可望重振山河,就像湖北首富兰世立,因税务问题坐牢四年,在东星航空破产后,凭借旅游东山再起。可是突然就传出徐明的死讯。按说心肌梗塞虽然致命,但在监狱的24小时监控下,只要急救及时,可以脱险。根据媒体严重滞后的报道,监狱在人死三日,火化后才通知家属。

对于徐明的离世,兰世立在微信朋友圈的评论是:「我在狱中曾多次被置于死地,两次下达《病危通知书》,差点就『因病去世』!」传言徐明掌握许多秘密,就要活着出来的时候,却瘐死狱中。贺卫方微博评论:「活得张扬,判得诡异,死得神秘。」

与此同时,薄熙来在秦城监狱等待政治的变化,其子薄瓜瓜自由地往来于美欧的新旧世界。只可惜徐明,猝死狱中,一切成空。法治不彰,今日徐明,明日何人?


来源:东方日报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