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江泽民退休后王林的日子变得难过起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30

江泽民退休后王林的日子变得难过起来

转发此新闻:
他曾夸口说要保刘志军“一辈子不倒”,朱明国为感谢其助自己顺利脱险,而向其下跪致谢。


贾庆林、贾春旺、吴官正、李瑞环、刘永章、钱其琛、曾荫权、陈敏章和伍绍祖都是他的座上宾;李双江、赵薇、成龙、王祖贤、利智、李冰冰、李湘、王菲、李亚鹏、周迅、费翔、刘大印、蒋大为、刘晓庆、朱军和李连杰都尊他为“大师”,甚至拜他做干爹。


他就是曾经风光无限,如今深陷囹圄的江泽民的“国师”--王林。

王林与李瑞环(左上)、吴官正(右上)、贾庆林(左下)、钱其琛(右下)

2013年以后,随着江泽民退休,习近平上台,王林的日子变得难过起来。他先是被包括中央电视台与《人民日报》在内的官方媒体痛批扒皮,被迫逃到香港;之后更是官司缠身──直至涉嫌杀人而深陷囹圄。

毛泽东的女婿孔令华()与王林的合照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到2013年,王林利用所谓的气功神技,“俘获”了诸多中共高官与富商,并在其中进行各种勾兑。明里是气功大师,实际是官商掮客,更外加诸多演艺界明星投靠捧场,“大师”可谓一时风光无限。

贾春旺与王林的合照

因猥亵妇女服刑

按照中国传统,“大师”们都要给自己编一个扑朔迷离的身世背景,王林也不例外。身份证件显示,王林出生于195256日。按照王大师的官方说法,他自6岁开始做怪梦,梦到老者对其□扇子;8岁病故,下葬时起死回生,离家随道士到峨眉学艺。

还有一种说法是,王林自称出生于1947年,被父母遗弃;是泸溪县的一对夫妻收养了他。8岁重病时,被路过的道士看上,认作有缘人,带上峨眉练功。

关于他早年“学艺”的经历,与他一起上山下乡的街坊欧阳耀南对《新京报》说:“在下乡插队前,王林从未离开过芦溪。他跟着街上玩杂耍的人学会了变酒变烟。下乡后,萍乡的杂技团到他下乡的地方表演,看王林在这方面有些基础,教了他半个月。”

而至于王大师所谓的“峨眉学艺”的经历,欧阳耀南说,那是王林成名后让他的小学班主任姚茂粗编出来的,“他变蛇、变酒的本领是早年跟一位从河南逃荒到江西的耍把戏的老头子那里学来的”,这个老头在他家住了一段时间。


对于这个说法,王林虽然驳斥称一起长大不代表知道自己没有离开过芦溪,但当被记者追问他具体在峨眉什么地方修炼,王大师却说不出所以然,只好说:“那地方早就拆了”。

按照王林自己的说法,他“学成”后赶上了上山下乡,1966年,进入宜丰县石花尖垦殖场工作,后因“因破坏农业学大寨,‘文革’时被关进监狱”。

可是官方记载的入狱原因却与王林自己的说法大相径庭,他是因为“猥亵妇女”而在1979年被抓的。

据媒体报导,王林出名后曾经满不在乎地承认过:“扒过姑娘的裤子,但那是闹着玩的”。

原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夫妇与王林夫妇合影

王林称自己在监狱中可以自行“打开”手铐脚镣,并“移来”鸡鸭鱼肉,大吃大喝。后来,他又因为“中间为了救两个不该死的杀人犯,越狱一次被抓回后加刑。平反后出狱,在深圳开公司,拿到香港身份后回到家乡。”

但是《新京报》采访了与王林在监狱共同关押了四年的狱友黄招君的说法却与王不同:

【他说王林在牢里常因说大话被揍得鼻青脸肿。他会把子虚乌有的事说得天花乱坠,“听得我脸上都挂不住”。

他在监狱里没有见识过王林有什么功夫,“有就不会被打了”。王林在监狱里变过空杯来酒,在黄看来并不稀奇,那时在监狱里是可以弄到酒的。但在牢里,王林从来没变过蛇。

黄说王林1987年左右出狱。出狱前,他买了台收录放合一的三用机,拧到最大音量,放着音乐出了门,“要让全世界知道自己出去了”。】


摇身变成“大师”

1987年,王林刑满释放,昔日阶下囚不但摇身一变成为了南昌市公安局的“顾问”;而且还娶了公安局一名科长的妹妹。但是南昌市公安局在王林2013年被调查时,否认其曾经担当过“顾问”的说法。

事实上,早在王林出狱之前,他就已经“小有名气”。据《东方早报》报导,在王林1987年出狱前夕,江西省司法厅、公安厅和南昌市气功学会联合派人到监狱对王林进行测试。

前卫生部长陈敏章请王林看病

【一名气功界人士告诉记者:公安厅长用私印从银行取了一沓钱,包好放在一个杯子里,杯子再包好锁在保险柜里,保险柜放在整层楼最里面的房间,然后将门锁好。厅长把保险柜钥匙交给一个民警,叫他骑着摩托在南昌市区转,不接到命令不许回来。

隔了几个房间,测试人员让王林脱掉自己的衣服,换上为他备好的衣服,让他把杯子里的东西搬过来。于是王林要来一只碗和纸,开始焚纸发功,最后掀开盖在碗上的报纸,那沓钱赫然入目。再打开保险柜,杯子里是一堆纸灰。

这段测试如今已难辨真假,但几次大量宣传的“测试”给王林带来的好处却是真的。“各个厅长、局长开始纷纷到监狱里来看表演,王林成了名人”,那位曾听闻王林经历的当地气功界人士说。】

王林(右)对刘志军(左)说要帮他办公室弄一块靠山石,“保你一辈子不倒”

出狱后不久,王林进入江西省行政学院工作,此学校在20世纪80年代开办有气功课程。正是这样一个平台,是王林有了接触到领导们的机会。而也就在这前后,王林开始了作为“气功大师”的生涯。

王林的“绝学”众多,包括“空盆来蛇、断蛇复活、纸灰复原、意念移物、凌空题词、徒手断钢筋和轻功悬空提水行”等等。

变蛇是“王大师”的绝活之一。

1992年是王林人生的一个巨大转折点,当年331日,王林在北京接受了中央人体科学工作六人小组的测试:

【当时测试的房间内,四个角都设置了高速摄像机,以每秒400幅的速度录制,再以每秒20幅的速度放映。还安排了两名魔术团团长,并没有向王林透露身份,如果测试中王林需要助手,则由两名魔术师给予配合”,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有领导告诉王林,这次是给中央领导表演,不能作假。你如果现在承认自己是魔术,还来得及,不算欺骗国家,但王林坚持要接受测试。”这位知情者说。表演获得了成功,王林为中央六人小组表演了“空杯取酒”,但没有表演“空盆取蛇”。】

众多明星把王林奉为神明

《东方早报》还提到,当时一名叫陈祖甲的科技记者在测试现场。20138月,陈祖甲在网上发表声明称,自己从来没有参加过什么中央人体科学工作六人小组的测试:

812日《东方早报》一篇关于王林的报导,其中说到“1992年中央六人小组”对王林的“气功”进行“鉴定”,说本人“在场见证了多次这样的测试,他最近对媒体回忆,在王林之前没有一个测试是成功的,许多气功师拒绝接受测试,或者在测试失败后称自己受到干扰”。这完全是造谣。

第一、不是今年媒体的揭露,我还真不记得有王林这么个“大师”。我一直是以揭露伪科学为自己的职责。

第二、根本不知道有什么“中央六人小组”,也就从来没有参加过气功的测试。

第三、最近我除了《南方周末》之外,没有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我的回忆早发在《新语丝》、五柳村网和《科学与无神论》杂志及今年的《炎黄春秋》上了。

第四,1992年我正在病中,作为一名普通的科技记者,不可能参加什么“中央六人小组”的活动。

陈祖甲 2013.8.13.


来源:《内幕》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