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共野心大于「世界互不联网」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18

中共野心大于「世界互不联网」

转发此新闻:
这几天最大的政治笑话,是中国正在召开世界互联网大会。鉴于中国政府对境外众多网站的严密封锁,网民戏称之为「世界互不联网大会」。有人指出,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侵害,远远超过防御性的封锁,而是主动利用它来巩固专制。事实上,中国政府的野心,还远远大过巩固在本国实行专制,它要改编世界政治的游戏规则。

习近平日前在浙江乌镇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致辞

政治笑话并非博人一笑而已,它往往意味着一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的悲剧。网络给人类带来更多意见表达平台的同时,也给中共带来了更加方便的思想管制工具,更多中国人因为发表言论而获罪。相较于前互联网时代,近年来几乎所有中国政治犯,从刘贤斌、刘晓波、许志勇、高瑜到浦志强,更少机会从事言论之外的政治活动,而都在发表言论时就被抓捕定罪。他们的言论大多通过互联网发表。

网络言论治罪日趋严厉。去年,若干人士仅仅因为在微博发表声援香港雨伞运动的一句话或者一张图片,就遭到警察抓捕乃至刑事拘留。而浦志强仅仅因为七条微博,就被罗织四宗罪名拘捕。在新疆,仅仅因为手机装了可以翻墙的VPN,就会被取消号码。在很多方面,情况之严酷已经超过文革时代的荒唐斗争。

接受了宣传任务的中国大小媒体,在所谓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没有探讨互联网时代的自由精神,甚至也不关心网络技术的发展,而是炒作网络名人含金量之类的恶俗新闻,把中国人精神世界的杂草丛生描绘成繁花似锦,把中共的互联网监狱鼓吹成人类「命运共同体」。

要在地球村合理化专制制度

曾经声称「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痛斥「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划脚」的习近平,比中共任何一个领导人都更具有改变世界的野心。在江泽民时代,「与国际接轨」即适应国际游戏规则是一个主流的命题。在胡锦涛时代,这个命题虽然不再显耀,而代之以国内和谐维稳,但是国际规则仍然得到承认,不过辩称中国因为「特殊国情」暂时不能参加而已。习近平上台以后,党媒摧枯拉朽地批判了西方宪政之后,共产主义再一次成为人类的指路明灯。跟「世界马克思大会」一样,「世界互联网大会」中的世界二字并非突发奇想,而是毫不掩饰地对世界指手划脚。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更理解互联网的价值。尽管防火墙高大阴森,但是习近平在讲话中也明确指出,网络时代意味着世界成为鸡犬之声相闻的地球村。在这个难以阻隔互通往来的村子里,只想在一家实行专制统治是困难的。要让专制长治久安,必须要改变整个村里的文明,让专制制度不仅获得妥协和让步,而且得到理解,深入人心。

中共强调「互联网主权」概念,改变了世界政治中的主权定义。即便在中国法律中,限制出境也只是适用于所谓危害国家安全或者逃脱罪行的特定「犯罪嫌疑人」。但是在互联网主权概念中,全体国人都被当作犯罪嫌疑人限制出境。它的实质是征用「主权」概念,让国际社会接受中共对全人类进行言论管控。

美国保护记者委员会(CPJ)刚发布的报告指,2015年全球共有199位记者因为工作被关押在监狱,其中超过一半(109人)来自网络媒体。中国连续两年成为囚禁最多记者的国家(羁押49人),并同时创下单年囚禁记者数量的新纪录。无国界记者发布2015年新闻自由指数,中国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76位。自由之家发表的2015年度全球网络自由度报告指,中国网络环境五年来持续恶化,在65个受调查的国家中位居榜末,还不如伊朗、叙利亚、埃塞俄比亚、古巴等国家。同时应该看到,中国对整个世界的影响力,远非这些小国可以相比,其野心远远大于「世界互不联网」。

来源:苹果日报 / 长平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