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部下老将回春 共青团大将被边缘化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04

习近平部下老将回春 共青团大将被边缘化

转发此新闻:
最近,内地有进行了一波省部级人事调整。最受关注的,当属两位新省长的履新。福建省委副书记于伟国、江苏省委副书记石泰峰,分别出任本省的代省长,真除扶正,只是时间问题。这二人被戏称为「六O后」。但这并非是他们是一九六O年代生人,而是他们都已年届六旬。于伟国十月份已年满六十岁,石泰峰也只差几个月。

习近平部下于伟国(左)、石泰峰(右)已年满六十岁,却老马回春

实际上,从去年以来几位履新的省长,都属六旬老将。新疆政府主席雪克来提已六十二岁,云南省长陈豪、辽宁省长陈求发、贵州代省长孙志刚都六十开外。所谓老臣谋国,正成为用人新常态。

几十年来,革命化、年轻化一直是中共干部人事政策的重要方针。革命化是一个虚泛的概念,并不好掌握,只要不反党不叛国,人人都是革命派。但年轻化却是有实实在在的标尺,出生簿、身份证、户口本、档案夹里都清清楚楚写着呢。为了推进年轻化,中共曾明确规定了干部选拔的各等次年龄要求。有些在中央机关或科教单位工作年轻干部近水楼台先得月,一飞冲天;有些在基层打拼多年的干部则往往蹉跎经年,最后由于超龄,遭遇「天花板」,而终生沉溺下僚。

这背后有着特殊的历史背景。改革开放初期,经由文革浩劫,干部青黄不接,形成年龄断层。为缓解「干部荒」,中共大规模破格提拔年轻干部。一大批干部「火箭式」蹿升。最好的例子当属胡、温,从此平步青云。但这种超常规的大面积越级提拔,也难免产生一些副作用。有的干部仓促上位,难以胜任,于是后来又出现一批「回炉」干部,即重新回到较低级的岗位上锻炼。譬如原安徽省委书记王金山1982年由吉林省四平地委秘书升任梨树县委副书记,一年后又直升副省长,1988年降职为白城地委副书记,直到1992年才重回省领导行列。

时至今日,中共不仅没有「干部荒」,反而是十羊九牧,人浮于事,像裁汰都老来不及,已无需超常规提拔。且传统的干部年轻化思路,早就了大量眼高手低、好高骛远的「三门干部」,欠缺实干经验。这被认为是「激励了少数,伤害了多数;有利于少年得志,不利于中年进步。」

早在储君时代,习近平主官党务,就提出干部年轻化不等于按照年龄一刀切。十八大执政之后,他明确提出,选拔干部「四不唯」,即「不唯票、不唯分、不唯GDP、不唯年龄」,「干部成长是有规律的,年轻干部从参加工作到走向成熟,成长为党和国家的中高级领导干部,需要经过必要的台阶……一步登天在现在这个时代是行不通的。」这实际上对过往的干部年轻化完全一票否决。

于是乎,像于伟国这样的六旬老将,在原本即将退休之时,枯木逢春,升任行政首脑。不少年轻干部却在「必要的台阶」上徘徊。最典型的是共青团系统的几员大将。像湖南省委副书记孙金龙、河北省委副书记赵勇,当年年纪轻轻,三十几岁就官拜副部,如今五十开外,双鬓渐花白,依然「副」星高照。不光是他们,共青团的中层干部,也多数被边缘化

譬如共青团浙江省委书记周艳今年八月调任浙江省地质局副局长,且排名靠后。以往的共青团省委一把手,不少都直接转任市长、厅长,数年就不次升迁至省领导者比比皆是。现而今,却调到一个二线部门的副职,「经受历练」。堪称是另一种用人新常态的真实写照。

对比之下,十年之前,四十岁左右的「六O」后省部级干部已数以百计。但如今,全国范围内的「七O」后干部仅有上海市副市长时光辉一人。相反,于伟国、石泰峰等老将回春,反而司空见惯。不过,要想回春,尚需「妙手」。于伟国是习近平在福建省的老部下;石泰峰曾任中央党校副校长,也是时任校长习近平的助手。

来源:东网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