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权力六个公理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07

中国权力六个公理

转发此新闻:
卸任中央编译局副局长、到北京大学教书的俞可平最近做了一次演讲,概括了政治学的六个「公理」:一、谁生产权力,权力就对谁负责;二、执政能力与制度设计:政须出一门;三、由上及下的决策指令与由下及上的决策效果讯息不能走同一管道;四、权力须受到制衡,并形成封闭的环;五、下属权利原则;六、每个官员都有自己的「理性」。

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我给你权 你要听话

这六个「公理」确实能够解释中国当下很大一部分政治,其中第一个是根本,是决定其他五个的「元公理」。意思很好理解,你的权力是我给你的,你当然得听我的,否则我随时可以收回。

理论上说,官员的权力是人民给予的,然而先不讲那些要通过选举任命的政务官,如各级政府一把手,单说那些非选举的官员,如政府部门的各种副职,他们基本是由组织部门任命的,那听谁的话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第二个公理讲的是管理的能力和效率问题。中国很多官员之所以看起来忙得要死,除了管了太多不需要管的事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政出多门,每件事情都有好几个部门管理。比如一个常见现象是,在很多城市,街道挖了又填,填了又挖,今天要埋一根管子,明天要搞绿化,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管理效率低下。

第三个公理讲的是讯息的真假问题。为甚么内地官场假话流行?从政治学角度看,就是政策的制订者和实行者与政策的考核者是同一批人。我制订和执行政策,其政策效果好坏也由我来评价,我肯定会说政策的效果好,否则不是自打耳光?即使政策不是我制订而是上级政府制订的,我去实行,假如其他部门或地方都说好,就我说不好,上级部门会不会说我执行能力不行?假话就是这样出现的。

第四个公理讲的是权力的制约问题,权力不但要受制约,而且还要形成封闭的环,只要有一个环节缺失,尤其是关键环节缺失,其他环节就都无效。现实中虽然对官员的约束很多,但对一把手的制约缺漏太多,也就导致腐败照样出现。

第五个公理讲的是官员权力的上下级关系不等于官员权利的上下级关系。上下级官员之间的权力是不对等的,但他们作为公民的权利是平等的。

最后一个公理讲的是每个官员都有追求自己利益的「理性」。

上述六点构成了政治学的公理,其实我更愿意称之为权力的公理。

来源:太阳报邓聿文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