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北京治霾为什么注定要失败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10

北京治霾为什么注定要失败

转发此新闻:
12710日北京首次启动了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可是首先就要回答为什么这项措施用在浓度其实低得多的这一次,而非PM2.5浓度达到史上顶峰的1130日前后?对此业务部门列出了一大堆技术原因,政府却无人从公关上排除这些举措与中国最高领导人在京有关的嫌疑。

业界揭露雾霾破表根本原因是企业不愿为燃煤废气加温,以便排放到更高的空中,有利消散。

当然,只是领导人在京,势必无法像要召开APEC会议或阅兵那样不惜周边省份工业大面积停产来换取北京的蓝天。这就要求分清导致严重雾霾的具体因素,才能有针对性地控制主要源头,同时避免地区经济全面停摆。

不幸的是,这个任务对中国的环保科学界还真地有难度,详细的监测和量化研究至今并不完善。更糟糕的是,网上有业内人士揭露雾霾破表根本原因是中国企业普遍不愿为燃煤废气加温,以便排放到更高的空中,有利消散。还有人传闻前日PM2.5浓度极值其实是五、六千,足以毒死人了。

这理当是中国科学界和新闻界各司其职,抽丝剥茧的时候,可惜因为中国科学传播的混乱、政府公信力危机,加上调查记者近年被打压得七零八落,这样的传闻根本无人澄清。

幸而北京环保部门连各地空气是相通的现实也不管,大胆断言北京的雾霾主要拜本地机动车所赐,给了市政府高屋建瓴的大好时机。于是,全市单双号限行。

这显然是不能服众的,以致有人倡导北京全体车主停驶,看是否会重现蓝天,以破政府武断结论。在多数市民信奉「他妈的,活下去最要紧」的北京,这当然是做不到的。不过又有笑话出台「单号车停驶后雾霾依旧,显然雾霾元凶正是那些今天上路的双号车!」

这当然已是苦中作乐。其实,按照红色预警启动的应急机制,北京市相关部门不可谓不疲于奔命,然而关键在于,污染的归因、污染源的监管原本是个科学问题,但在中国的社会条件,特别是法治环境下,牵涉复杂利益的这两件事成了一本烂帐,以致已为蓝天绿水奋斗数十年的中国环保组织还在拼命猛攻政府信息公开,甚至环保志愿者被地方政府栽赃等起码底线问题。

好在大气环境治理的结果做不了假,如果雾霾不散,再吹嘘什么政绩,都是放你娘的屁。可妙就妙在,雾霾的消散也时常只需一场北风而已,它绝不等于污染问题的解决,但惯于从表象判断的屁民是很容易恢复「岁月静好」状态的,哪怕隔个三五天就重回阴霾,他们的心情也能变换自如得像旋转门一样。

这才是北京市长只需装模作样地上街拦住一辆违反限行的「私家车」打情骂俏一阵,就体现了政府铁腕手段的原因。市长深知,治不好霾,北京市民绝对无人敢质疑他的职位,那些人大代表也不过是装装样子,新闻媒体,算了吧,还能活着就要感谢政府。至于中央,他们更清楚自己组建的政府有多大能耐,也毫不担心有公众或其代言人敢因此质疑他们永远的领导权。更何况,对北京周边各省份的居民,虽然也深受雾霾之害,但与他们那些在污染企业就业的亲属就此失业相比,他们恐怕更愿意乌云蔽日。

因此,中国高层显然不是不想在治霾等关键民生问题上有所建树,以多少挽回些快速失散的民心,但在他们与公众之间的基本关系依旧的情况下,这只能是一厢情愿。上述霾三天蓝一天就能感恩戴德的蠢货不是少数,但多数人要傻到长期看不出问题的根源不是天灾而是人祸,也有违人类平均智商。

我们还要感谢人人都要呼吸的自然规律,否则,如果换成另一个利益分化的议题,中国人的平均智商还真会跌落人类平均水平之下。

来源:东网 / 吴戈 国际时事军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