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世界气候大会中国叫穷 团长解振华压力大 习近平电慰“坚持到最后一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06

世界气候大会中国叫穷 团长解振华压力大 习近平电慰“坚持到最后一刻”

转发此新闻:
世界气候大会仍在进行,由于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污染减排、资金、技术等方面承担的责任难以达成一致,包括中国坚持自己是发展中国家,要求从发达国家获得资金和技术支持,大会难达公识。与会的中国代表团长解振华备感压力,关键时刻解接到正在非洲的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致电,要求代表团“坚持到最后一刻”、“坚决完成任务”。

中国"老环保局长"解振华力战巴黎气候大会

有舆论质疑,中国在要求国际货币基金(IMF)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单位货币篮子时,豪称自己已是世界第二大贸易体,但在气候大会要出钱时,则喊穷自己是“发展中国家”,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本次巴黎气候大会无论是东道主法国还是主办方联合国,都十分期盼与会各方最终设定 2020-2030全球减排目标,并由此开启全球各国气候变化合作的崭新阶段。但气候变化牵涉各国利益,令“马拉松”式的谈判千头万绪,截至目前结果仍充满变量。已返回纽约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再次亲临现场督阵。

据了解,本次气候大会首位目标是,与会190多个国家与地区签署一份控温普遍协议,将全球温度上升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如何达到这一目的,就要要体现出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历史责任不同、能力不同、发展水平不同的区别。具体来说,就是发达国家应率先采取措施限制温室气体排放,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有关资金和技术。

习近平出席巴黎气候大会

这资金是多少呢?根据有关组织计算和建议,到2020年,发达国家每年应会出1000亿美元,帮助穷国减排,消除贫困和改善民众生活。

中国不是没有钱,这次习近平亲自出席气候大会,就宣布中方将拨出200亿美元,助贫穷国家改善环境;从巴黎去非洲访问,又豪掷600亿美元资助非洲发展。习大大出去一趟,已豪洒了五千亿人民币,那都是中国人民的血汗钱。中国有钱,但北京不想自己在气候大会被划入“富人圈”,所以死活要标榜自己是“发展中国家”。

从中国的态度可以看出,巴黎气候大会要达成一致,谈何容易!为达到这一目的,率领中国代表团出席联合国气候大会的团长解振华已使出浑身解数,但进展不大,使他备感压力。解振华在接受采访时承认,谈判桌上目前存在多方面分歧,“进展缓慢,不容乐观”。

在博闻社此前的报导曾特别提醒,如果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大会的闹剧(即大会因上述同样原因而未有任何进展)重演,中国政府将颜面扫地。

正在这时,在非洲访问的国家主席习近平亲自打来的电话,习在电话中要求中国代表团“坚持到最后一刻”,并且要“坚决完成任务”。

世界气候大会期间北京严重霾雾

67岁的解振华早在1998年朱熔基任总理时期,便开始任正部级国家环境保护总局长。近20年来中国环境问题不但没有改善,反而越来越糟糕。本来,已过65岁的他早该退休,但卸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后,获安排全国政协人口环境委副主任。上个月法国总统奥朗德访华,已退居二线的解十分罕见地与习近平同坐一桌,与商务部长高虎城紧密相邻。

显然,中共还要借其资历,为此次巴黎气候大会“站好最后一班岗”。解曾多次代表中国进行气候谈判,对各国气候谈判十分熟悉;看起来习近平也认可解相关经验,任命其出任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并再次代表中国出席本次巴黎气候大会的谈判。

至于留守巴黎的解振华接到“圣旨”是什么心情;这份午夜“圣旨”能否助老将解振华提振士气、从而交付出令各方满意的答卷?一周后气候大会结束,将见分晓。

来源:博闻社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