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是谁在围困习李? 中纪委自揭信息之弊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21

是谁在围困习李? 中纪委自揭信息之弊

转发此新闻:
1220日,中纪委的机关报《中国纪律监察报》,在头版发表文章称官员一旦获得重任就难以听到真话,并直言“掌握的情况是二手的,看到的信息是过滤的”。文章评论称,重要官员难以获得真实的信息,不仅不利于出台正确的决策,甚至连对自身的认知也可能出现错误。

分析认为,中国官场中早就有“瞒上不瞒下”的传统,主政一方的地方大员,甚至是最高层的习近平和李克强,某种程度上都难以接触到全面的真实的民间舆情。中国官僚体制中信息流通的不畅,各级官员为免责或其他原因“报喜不报忧”,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

是谁将习李围困在“信息孤岛”之上

围困高层的“信息孤岛”

中纪委机关报称,高层官员“容易陷入社会联系和人际交往的围城”。实际上,手握实权的一方大员,甚至是中央的高层,掌握的情况大多是二手的,看到的信息也多经过过滤。官员们到基层调研,通常是提前人为设计,若不然就是“不近人情”“为官苛责”。高层听到真话、看到实情并不容易,因为难以掌握直接的真实的信息,在政策制定的过程中就难免发生谬误。

有观点认为,因为时刻都要有人陪同,中共高层可能遭遇到了“信息孤岛”之困。事实上,习近平和李克强即便上网获取信息也需要有人陪同。今年9月习近平访美前夕,中共内部透露,习近平在女儿和亲信的陪同下亲自上网了解舆情,“陪同”与“亲自”两个词语语透露出不同寻常的内情。今年5月李克强访问智利,他对智利总统米歇尔¨巴切莱特(Vernica Michelle Bachelet Jeria)说,“我昨天晚上在宾馆房间上网,感觉这里的网速挺快”。消息称,李克强上网时有中国政府的网络安全专家陪同。

坊间传言,中共高层有许多未写在书面上的潜规则,其中之一即晚上9点左右是中共高层官员上网了解舆情的时间,但同时也是政府的审查机器开足了马力的时间。有的官员出于种种目的,不希望高层看到批评的声音。

不仅是习、李等高层,就连掌握实权的地方官员,也经常得不到正确的信息。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曾自比曹操,认为自己是“泽中蛟龙作波涛”,下属官员纷纷叫好。但当地人称之为“王坏种”,并作“只要反腐不放松,定能抓住王坏种”的民谣。官媒称,民谣流传近十年,王怀忠本人从未听闻过。

外界认为,中共高官获取民情的途径可能有三:一是来自亲信下属的进言,二是内参或智囊的报告,三是亲自去基层调研。但官场之中盛行“报喜不报忧”“瞒上不瞒下”,亲信下属为了避免上级的雷霆之怒,通常不会知无不言。内参的报道取决于记者,内蒙古的呼格吉勒图冤案就是新华社记者汤计通过内参上呈中央高层。但体系内的记者囿于人情世故,往往是选择性的报道。基层调研更是有着提前打招呼的惯例,人为设计调研状况是中共通行的潜规则。

下情难以上达,中共高层困于身边人制造的“信息孤岛”。上面的政策也难以彻底推行,“政令不出中南海”风传民间。中共可能正遭遇自上至下的系统性的信息阻塞,十多年前震动全球的SARS(非典型性肺炎)事件中,在2002年就已出现了患病者,但广东省政府封锁疫情,并未在第一时间上报,最后造成了严重的后果。

谁是幕后黑手?

政府中上下信息不通的情况早已有之,古代皇帝不知民间疾苦的例子数不胜数。即便是在传媒业发达的现在,政府上层与下层之间、政府与社会民间也各自存在着信息的不对称。有观点认为,政府对信息发布权或者说是话语权的垄断,在某种程度上是政府对民间的信息霸权,这是造成信息不畅的重要原因。
分析认为,信息霸权的实质是信息获取的不对称。各级政府控制着各级媒体,媒体行政化的分级和归属,造成了信息的层层截留。信息获取与发布的碎片化,使得民间不知政府运作的内幕,政府不知民间的真实舆情。

中纪委机关报的报道中称,“人贵有自知之明”,“领导干部的自我评价与客观实际相去甚远”,这是因为“闭目塞听”。但在中国的社会实际中,对上级官员的阿谀奉承早已是通行的规则,握有实权的干部许多都听不到批评的声音。中共官员对自身评价存在着一定的“认知障碍”,这可能是中共官僚体制中系统性的、普遍的现象。

有观点认为,现在中国存在的信息流通不畅和信息获取的不对称,幕后黑手可能是权力的过度人格化。权力人格化,与权力职位化相对应,其极端表现是领导干部的终身制。政府的公权力被打上了个人的烙印,政务因人而兴因人而废。权力上有了太多的个人属性,这会造成官员的恋权、斗权,而权力相争则会造成信息资源的稀缺化。

中国政府的“政治神秘主义”历来为国际社会所诟病,也引起公民意识日益觉醒的中国社会的不满。公权力的人格化,官员把权力看成自己的,是导致外界所批判的“政治神秘主义”的重要原因。信息发布权掌握在政府手中,对社会民众而言,有些信息可知,有些则不可知,这是典型的“政治神秘主义”的表现。

在个人意识泯灭的中国传统社会,“政治神秘主义”被认为是维护统治安定的手段之一,并且客观上维护了社会的稳定。但中国日益富强,中产阶级渐渐成为社会的主流,中国政府也逐渐发展成分工严密的复杂行政体。等级森严的中国政府中,身处最高层的习近平等人被各级官员们包围着,出于安全或其他的考虑难以无距离的接触民间社会。中国政府的严密分工和政治神秘主义存在着冲突,这也许是中共高层身陷“信息孤岛”的原因之一。


来源:多维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