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直击徐明的最后一程 别墅灵堂显蹊跷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10

直击徐明的最后一程 别墅灵堂显蹊跷

转发此新闻:
徐明的骨灰盒于126日下午440分抵达大连周水子机场,比预期晚了六个小时。因为堵车缘故,徐明“回”到生前的别墅时已是晚上 7时多了,天早已黑了。按照中国传统,客死他乡的人夜进家门并非坏消息。但徐明的死,对于他一手创立的实德帝国来说则是最大的坏消息,“东山再起的幻想破灭了,甚至有可能实德的品牌也会消失。”

徐明的灵堂设在大连别墅一楼

徐明的灵堂设在了他生前别墅一楼的大厅,约30平米的大厅被一个屏风隔开,四周簇拥摆放着吊唁人送来的白菊花。徐明十来岁的儿子抱着骨灰盒跪在地上,对前来拜祭的人回礼。小孩低着头,并没有流露太多表情。或许,他暂时还不能理解父亲的死亡意味着什么。

作为实德集团的老员工刘明(化名),和所有同行人一样,只是在灵堂前停留片刻。在实德工作了十来年的他害怕自己会哭出来,盯着遗像里的徐明看了一会。徐家人选了一张徐明入狱前胖乎乎的证件照,其脸上并无太多表情。

关于徐明入狱后的日子,包括他的家人在内,知情人并不多,除了他偶尔从狱中打回来的电话中获知一二。徐明的好友透露,最后一次直接得知徐明的消息已是2个月前了。早在今年中秋节时,徐明还告知家人和好友们,自己身体很好,偶尔会锻炼,精神状态也很好。即将提前出狱的徐明,除了安抚旧部外,甚至还曾讨论了春节期间出狱后的系列安排。

徐明从武汉传回来的消息都曾鼓励过包括刘明在内的实德老人:他们满心以为实德会东山再起,只是时间问题。有这样想法的,还包括实德当年的债权人以及大连法院等。而今,更多关于徐明在武汉的故事,和徐明过往20年的行踪一样,继续成为一个谜。

上述好友透露,关于徐明在狱中死亡的消息,家属是在事发后几个小时,即124日的中午才获悉。“为何距离几个小时才获悉消息的具体的原因并未知晓。”

徐家人口头转述官方通知称,徐明在凌晨上厕所时突发心肌梗塞,倒地而亡,因平时运动过度,心脏承受能力出现了问题。随即,包括徐明哥哥徐斌、实德元老杨宝善以及陈春国等6人飞往徐明服刑地武汉。

包括刘明在内的实德老人们曾多次设想大老板徐明的归来,但从未料到竟以这样的方式。“大老板的死,一切都会改变的。”作为实德集团的老员工,刘明感叹实德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

三年前,实德首位重组者北京元金盛世资本运营中心于2012年底已出局。东北商人戴永革及其人和集团开始介入实德,至今重组也未完成。戴永革也是这次徐明骨灰盒包机归来的资金提供者。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年实德事发时近170多个债务案件被集中至大连法院统一处理。在此之前,和实德员工一样,债权人和法院等相关人士都对徐明的归来报以希望,暂未给予实德太大的还款压力。

随着徐明死讯的传播,刘明听说一些债权人已经要求法院提速处理案件了。用刘明的话来说,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作为实德的灵魂,徐明都没有了,没有人知道风雨飘摇的实德还能走多远。尽管重组方人和集团对实德人表示将继续保留实德的品牌。实德人已经不再相信奇迹了。从骨灰盒落地大连那刻起,他们觉得徐明及其实德集团都已经走完了自己的最后一程了。

此外,徐明曾经的女友、前央视女主播姜丰亦于129日凌晨在微博发文疑似悼念逝去的徐明,称:“生离始,死别终,苍天弄人犹不悔,明月清风自相随。伤叠伤,痛加痛,我心片片化蝶去,唯愿君享九霄乐。”

徐明突然死亡引发众多猜测。首先,有媒体报道,徐明因为心肌梗塞而突然死亡,但他的朋友表示“未听说过徐明患有此病”。作为全国性政治大案的当事人之一,官方应该明白徐明的死极为敏感,理应更加慎重地处理其遗体,起码验尸查明死因。奇怪的是,徐明死后不久就被火化,当局的做法如此仓促,难免令人生疑。

同样诡异的还有当局刻意将事件低调处理。官方不仅封禁若干有关徐明死讯的文章,还禁止民众评论,如果徐明只是单纯病故,又何至于此?不近情者必藏奸,外界纷纷联想,事件起因是徐明出狱在即,有人担心他出去后乱说话,故而杀人灭口。

以薄熙来的层级和案件的严重程度都可进行微博直播,但对徐明这样一介商人的案件如此语焉不详,不能不叫人生疑,是否背后果然有其他的隐情。对于徐明案的种种猜测,已经在坊间流传开来,其中不乏关于中共高层的流言及对于权力斗争的揣测,而官方的默然不语只会令整个事件堕到更深的迷雾中去,不妨公开一点,透明一点,大概是有益无害的。

来源:棱镜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