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文工团美女被逼疯 脱衣跳舞 宣称被毛泽东污辱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28

文工团美女被逼疯 脱衣跳舞 宣称被毛泽东污辱

转发此新闻:
坚贞不屈的李香芝最终还是被逼疯了。在大寒天里,她脱得只剩内衣,在囚室通宵跳舞,无缘无故地大哭大笑。他们说李香芝装疯卖傻。1971418日,在神经失常的情况下,李香芝写出一些疯话。除写了一位女演员在陪舞以后发生的一些虚幻故事以外,还说:“到铁医以后,操纵我的人污辱我。过了一天,他要我原谅他。到铁医楼下时,又来搞我,说这是毛主席。我真的感到是毛主席的样子。我也支配不了自己。我听毛主席对我讲:小香,咱们是为党工作,受污辱也没有关系的。并说这确实是工作需要。”本文摘自第8期《黑五类忆旧》,作者鲁民,原题为《李香芝之死》。

李香芝,因写了一份意见书要求中央首长不要带头找女演员陪舞,被污为“恶毒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关押两年威逼、殴打、饿饭、超噪音折磨,最后被酷刑逼疯


李香芝,山东阳信人,17岁参军入伍,195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2年作为23军文工团员随军入朝参战,1955年归国,转业到地方,先后任北京市劳动人民文化宫文艺科科员,杭州话剧团演员、副团长,南京歌舞团副团长,江苏省歌舞团合唱队副队长。

李香芝1岁丧父,6岁时母亲改嫁,先后由外祖母和伯父抚养。七八岁时祖父当上本村村长。9岁时伯父当了汉奸,做到团长,至1945年已成为本地的一个大地主。孤女李香芝,从小就被伯父指派去看地、看树、捡柴、收割。10岁时,伯父全家迁到阳信县城内居住,香芝才得入小学读书。逐渐懂事的李香芝打听到母亲的下落后,多次要求探望,均遭伯父母拒绝。14岁时,伯父母强令她与本县一个区长的儿子结婚,她决心逃出家庭牢笼。1947年春,在参加革命的同学帮助下,李香芝逃出封建家庭,进入山东抗大文艺系学习,同年12月分配到军大文工团。

从参加革命开始,李香芝就把自己的心毫无保留地交给了共产党。她曾给共产党的县长严清泰去过两封信,揭发其伯父的罪恶,表示和家庭脱离关系,并把所知家中藏浮财的地点报告给组织。

由于表现好,在朝鲜停战前半年,组织上调李香芝回国,到北京中央歌舞团声乐训练班学习音乐。半年后,部队整编,李香芝转业至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工作。1958年秋,李香芝随在空军当飞行员的丈夫姚秀琪调到杭州,先任杭州话剧团演员,后任副团长,再后又调到南京工作。李香芝工作勤恳,为人正直,曾跟友人说过:“1958年经济失调,毛主席有没有责任?不能把什么过错都推在刘少奇身上啊!”“彭德怀给毛主席写了意见书,怎么能说是反毛主席呀?”“报上说毛主席比马列还要高明,未免过头了。”“毛主席为什么把自己的老婆捧得这么高?”

1966年,李香芝经过一阵迷茫,也响应毛主席的号召,起来造反,被推选为江苏省歌舞团红色造反队的勤务组成员。要造反就要写大字报,揭发修正主义路线在省歌舞团的表现。李香芝想来想去没别的可揭发,只是觉得歌舞团挑选演员为首长陪舞是一种很不好的现象,就与一些人商量,联合写出了一份大字报,说我们江苏歌舞团长期以来不务正业,大搞交际舞,光做衣服就花了6万元,买西洋乐器花了10万元,还在江苏饭店举办训练班,每人都要经过考试才能毕业。舞会上的音乐也是靡靡之音,一跳就是大半夜,第二天的练功也搞不成,简直把我们歌舞团的女同志当成了舞女。

毛泽东与文工团成员在舞会上跳舞

她还写了一份意见书,准备寄到北京,要求中央首长带头不要找演员去陪舞。考虑到这样弄不好会被打成右派──1957年自己就因为说话走火,被划为中右,最后她把这份已写成的意见书烧了。

1967126日,南京的造反派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夺取了江苏省和南京市的党政大权,大打派仗。李香芝心灰意懒,又生了肝病,退出了造反派组织。

1968年,江苏省成立革命委员会以后,开始残酷迫害干部群众。第一个迫害步骤是清理阶级队伍,各机关团体都办起了非法拘留人的“牛棚”。李香芝被从医院里揪出来,关押到南京农学院专设的牛棚。因曾在地主伯父家生活几年,她被诬称为地主分子;因转党手续不全,她被诬称是假党员;因文革初参加一些派性活动,她被说成犯有反党乱军罪。有人还揭发她在南京歌舞团用牛奶洗脸,吃包子不吃皮,追求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事实真相是:“据我所知,(李香芝)用牛奶洗脸有过一次,因为奶没有吃完,剩了一点擦了一下脸;有一次包子掉在地上怕脏,把皮剥掉了。把这些事说成一贯的,经常的,显然是有人为的夸张。”经过半年多的关押批斗,对李香芝的隔离审查取消了。刚从牛棚释放出来喘口气,从19708月起,李香芝又作为一打三反的重点对象被关了起来。19722月,李香芝被诬为现行反革命分子,正式逮捕入狱。“揪李香芝战斗队”指控她态度恶劣,她却骂战斗队是反革命,随后发展到拒绝学习毛主席语录。他们要她站在毛主席像前请罪,她死也不干,昂首挺立,两手往口袋里一插,傲气不可一世。

坚贞不屈的李香芝最终还是被逼疯了。在大寒天里,她脱得只剩内衣,在囚室通宵跳舞,无缘无故地大哭大笑。他们说李香芝装疯卖傻。1971418日,在神经失常的情况下,李香芝写出一些疯话。除写了一位女演员在陪舞以后发生的一些虚幻故事以外,还说:“到铁医以后,操纵我的人污辱我。过了一天,他要我原谅他。到铁医楼下时,又来搞我,说这是毛主席。我真的感到是毛主席的样子。我也支配不了自己。我听毛主席对我讲:小香,咱们是为党工作,受污辱也没有关系的。并说这确实是工作需要。”“我又想他可能是个坏分子。我就骂他是坏蛋,是德国鬼子,美国鬼子。”“同志们,你们真的是不知道有人操纵我的神经吗?真的认为我这样反毛主席吗?我相信你们是会帮助我找到这个操纵我的人的。”197182日,江苏省委书记、省革委会第一副主任做出批示:“将李犯立即被(逮)捕,关起来,不准任何人提审。”至23日,这位负责人又批示:“同意政法组的意见(处以极刑),望力级(立即)执行。”92日,林彪出逃前11天,李香芝未经任何审判程序,便被仓促拉到江苏省京剧团礼堂参加公判大会,绑赴刑场,执行枪决。

李香芝被冤杀后,她的丈夫、资深的人民空军飞行员,时任南京空军作战处作战参谋的姚秀琪,因受牵连,被下放到南京微分电机厂当工人。两个女儿也备受歧视,长女姚红经多次申请也不能入团。姚秀琪不服,多次向党中央、江苏省委写信申诉爱妻蒙受的不白之冤。1979212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发文宣布:“李香芝在深挖中无辜被长期隔离审查,在逼供信情况下,造成精神失常,思维紊乱,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不应负刑事责任。撤销原判。”

来源:书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