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你的主权 我的噩梦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19

你的主权 我的噩梦

转发此新闻:
这一周中国互联网发生了两件大事,对于热爱自由的中国网民来说,这两件事传递出来的信息是令人不安和恐惧的。

可以预见,「网络主权」概念一经提出,以后「翻墙」等同偷渡,是需受罚的违法行为

第一件事是浦志强律师的受审,他被起诉的证据仅仅是曾经发布的7条微博,尽管有多名法律学者和律师逐一批驳了7条微博入罪的不当和荒谬,但当局坚持起诉并一定会判其有罪的决心不可动摇。此举无非为了证明「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拿浦志强开刀是为了恐吓其他不安分的网民。

第二件事便是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召开。在我看来,这次会议将成为中国爱好自由的网民的梦魇。正是在这次大会上,中国某位领导人提出了「网络主权」的概念,「《联合国宪章》确立的主权平等原则是当代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覆盖国与国交往各个领域,其原则和精神也应该适用于网络空间。」

他进一步阐释说:「我们应该尊重各国自主选择网络发展道路、网络管理模式、互联网公共政策和平等参与国际网络空间治理的权利,不搞网络霸权,不干涉他国内政,不从事、纵容或支持危害他国国家安全的网络活动。」

话说得冠冕堂皇,听上去非常理直气壮。但是这么多年的遭遇告诉世人,在一个非民主的国度,当其领导人强调「主权」的时候,其实是在强调自己的「养猪权」。所谓「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另一面就是「暴君可以在国内肆意妄行」。乌干达前总统阿明、中非前皇帝博萨卡、扎伊尔前总统蒙博托、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以及古巴卡家和朝鲜金家,无不拿「国家主权不容侵犯」做挡箭牌,自己躲在后面无法无天、胡作非为。

可以预见的是,「网络主权」概念一经提出,如同「领土」、「领海」一样,「领网」概念即将火爆登场,以后「翻墙」就相当于偷渡,是要受到惩罚的违法行为。这是很多网民现在想不到、但即将严重影响他们上网自由的大事。本已靠后的中国网络自由度排名又会往下跌不少。

然而不管是怎样影响自由的举措,总是不乏鼓掌欢呼者,其中有盲众更有马屁精。我很佩服某些同胞,他(她)们的的舌头好像天生就是为了舔领导人的,哪怕领导人拉屎,他(她)都会舔出其中的香味来。

譬如胡锡进总编,譬如张颐武教授,还譬如于丹「导师」。这次于丹就煞有其事地对人民日报说,「习主席提到网络主权,把主权观念从传统的领空、领海这些物理空间,逐渐地扩展到网络这一虚拟空间。真实的世界和虚拟的世界,因为观念的贯通,真正融合在了一起。互联网已经让人类成为了一个命运共同体。」

其实,她懂什么叫「命运共同体」?面对同胞自由被限制被戕害,她却扭着脸去唱赞歌。去年的雾霾天中,于丹发布微博说「雾霾持续到了周末,天昏地暗一座北京城,能做的就是尽量不出门,不去跟它较劲。关上门窗,尽量不让雾霾进到家里;打开空气净化器,尽量不让雾霾进到肺里;如果这都没用了,就只有凭自己的精神防护,不让雾霾进到心里」。

面对影响自身健康的恶劣天气,即便知道是不合格的工业废气排放导致的,作为社会名人的于丹不是去表达抗议,反而劝大家「忍耐」。她深谙中国传统政治,懂得如何去猎取名声,更懂得如何规避风险,实在是高人也!

回到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来,某人演讲被许多媒体夸赞是「奠定互联网蓬勃发展基石」。对于党国的互联网管理事业而言,这种评价是恰当和准确的。
但是对于爱好自由的网民来说,这又是一块砸向自己的巨石。有网友冷嘲热讽:中国召开世界互联网大会影响巨大,受此鼓舞,朝鲜准备召开世界人权大会,ISIS也准备召开世界反恐大会了。

唉,也只能发发牢骚了。估计很快牢骚都不能发了。东部某市公安局局长在微信朋友圈「妄议」了一下「一国两制」就遭处理。我预料这种做法推广到党外、全社会上去,不会太久。

来源:东网 / 章文 知名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