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留发不留头 留头不留舌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21

留发不留头 留头不留舌

转发此新闻:
朝鲜昭告臣民,男性头发不得长过两厘米,并以金三世的标志发式为楷模,女性则要以「国母」李雪主的短发为样板。说来也奇,庶出的金正恩被立为东宫太子,是姑父张成泽让他改发型模仿祖父的中分头,金三少很不情愿,那实在太老饼了。经姑父力陈利害,那边还有皇子金正男,虽同为庶出,却是长子,故而三皇子必须凸显「白头山血统」比长兄更正宗。于是金正恩便剪发并催肥,举手投足以祖父为镜,果然顺利加冕。旋即开始新一轮宫斗,诛杀摄政姑父,逼姑母淡出政坛,就像李隆基灭掉姑母太平公主一门。

朝鲜政府规定国民只能剪官方认可的几款发型,违者会被处罚。

金三世经一系列枪决、犬决、炮决,收拾过宫闱和朝堂之后,便要天下子民表忠顺,留发不留头。也合当有此一劫,当初满清入主中原,多少明朝遗民为拒辫子而殉国。想起辛弃疾句:「人间万事,毫发常重泰山轻。」毫发毕竟要比脑袋要轻,汉人也就认命了。

但满清对明朝藩属国朝鲜高抬贵手,并未要求他们蓄辫。于是明遗民到朝鲜乍睹先朝衣冠与发式,莫不潸然泪下。如今隔了三百五十多年,朝鲜人头上毫发漏过的一课却要补回来了,按说留两厘米短发,略似清朝臣民颅顶半圆剃秃,有助祛邪散结,裨益健康。

别忘记,中土激荡的头发演义并未完结。满清被推翻,革命军便要沿街剪辫,几多遗民敝辫自珍,捍卫辫权,然而无数根油光水滑的辫子终于被革了命。孰料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民国废而共产兴,旋即文革骤起,男女发式均「兴无灭资」。及至改革开放之初,中国人于头发的纠葛还未完全消解,有那么一阵,蓄长发穿喇叭裤的新潮后生仍遭众口所诛。

全能专制简化为政治专制

今逢后极权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大特色就是──从无孔不入的全能专制简化为纯粹的政治专制。只要在政治领域之外,怎么折腾都无大碍,连欧美香港台湾都不能随心所欲之事,在中国则可以。至于头发更是不设防,不管是一条鞭式、二龙戏珠式、三花聚顶式、百川归海式任凭你巧夺天工,何似北韩金家王朝?

发固可留,舌却不可妄议。以暴力革命起家的政权,尽管坐了五代江山,却依然笃信暴力是检验黑与白、鹿与马的唯一标准。至于政权的另一支柱──谎言,对21世纪渐具雏形的新公民已失效,但只要对占压倒比例的爱国臣民还管用,那么一小撮离心分子便可忽略,更断然祭出暴力让他们收声乃至在公共视听中消失。被关130天的王功权、被囚550天的高瑜都以暴力迫其「认罪悔过」,当下已关押近600天的浦志强尚未就范,却当局只凭他的七条微博以言入罪,已铁定判刑。

就头发而言,中国人权是进步了。皇纲在上,某人思想逾矩还可打入另册严加监控,但舌头触犯天条,就非要打入大牢不可!

来源:苹果日报孔捷生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