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信仰不能当生意来做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10

信仰不能当生意来做

转发此新闻:
自由选择 最是可贵

人有了信仰,必须是真信仰,而不是假信仰,真信仰,是精神层面的追求,这种精神追求,不应该有人间的杂质。信仰是人的精神家园,不能轻易触摸,也不能随意变动,更不能被别人强行挤占。

小说家王小波在美国留学时,他的导师曾说,人无论信甚么,但总要信点甚么。这句话给王小波的影响很大,他的文章经常看到这句话的影子。他无非是告诉人们,只有自由是最可贵的,对自由的信仰是最可贵的,没有自由,没有自由的信仰,那是可怕的,也是有罪的。有罪的人不知有罪,有罪的人不去救赎,是可耻的。那些无信仰的人,连自由的猪都不如。

王小波特别讨厌一种人。这种人可怜,王小波以幽默的笔调把这种人写下来后,让人感到可笑而非可怜。这就是高喊革命理想、共产主义理想的人。他们实则是毛泽东主义信徒,去打人,去杀人。他们穿上共产主义理想的外衣变成了实实在在的野蛮人。

文革中的红卫兵:那时杀人有优越感

在王小波看来,文革时把共产主义叫得震天响的人,其实不知道共产主义是怎么回事,只把信仰与独裁专制作交易。通过交易,领袖得到荣耀,享受权力快感,普通人得到生命安全。但这种安全交易风险太大,因有时人们还要献身,最终可能得到自绝于党和人民的坏名声。如果他们选择放弃信仰的交易,生命就更难以保全。在能保全与不能保全之间,人们不得不选择有可能保全。

王小波撕开了共产主义的画皮,让人们看到共产主义信仰一开始就是交易品,让很多人受不了。但若换成政治理论家阿伦特的角度倒也不难理解。在阿伦特看来,群众受领袖蛊惑后,完全听从领袖的摆布。在领袖的大我中,他们勇于牺牲,不怕牺牲,乐于牺牲,因这给他们带来崇高感和荣誉感。

传到中国 都会变味

在王小波的眼里,群众的牺牲也无非是交易而已。但是,精神对精神的交易得到的不是实在,而是虚幻。这是一种精神病,很难根治。有人会问,对于IS这种反人类的信仰也算是有信仰的生活,难道也值得追求?对此,有一个故事会很好地回答这个问题。有一天,著名哲学家罗尔斯的学生问他,在实践公平正义时,遇到希特拉这样的人物怎么办。罗尔斯说,那就把希特拉干掉。其意是对于希特拉这样的人没有办法对其讲公平正义。IS的极端主义信仰不是美好信仰,必须坚决打击。

如果说过去人们信共产主义是为了与领袖作交易,是精神对精神的交易,那么现在人们信共产主义则是与物质利益做交易,将之当成升官发财、政治捞金的手段。在目前的中国,到底有没有信共产主义的,真的很难说清楚。当然,其他信仰也好不到哪里。敢与神讨价还价,即是中国特色,也是中国传统:想生子的,就拜神求子;想升官的,就拜神升官;想发财的,就拜神发财;想保命的,就拜神求保命。拜就得与神进行买卖和交易,或是交钱,或是烧香。结果谁都知道,神没闻到香,也没拿到钱,钱财都进了庙里。

有人说,信基督教就好了,基督教讲爱、宽容、救赎。但经验观察后,人们发现,任何教义在中国都变了味。当然,任何主义、宗教都有真信仰者,他们值得尊重的。也正因这些真信仰者,才能给中国带来新希望。

来源:东方日报木然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