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赵家人的国与赵「家人」的话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28

赵家人的国与赵「家人」的话

转发此新闻:
上周五我在东网首发的《赵家人的中国》,在墙内外获得广泛的转载。赵家人特指权贵家族,来自鲁迅的《阿Q正传》里赵老爷训斥阿Q:「呸!你也配姓赵?」

中国没有竞争性选举,民众没有选择的权利,有识之士缺乏参政议政的机会。

当然墙内转载的这篇文章最终都显示「404」。如果说是被楼堂馆所、酒池肉林的赵家人亲自删除,或者专门为此文下令让人删除,不大可能。实际上网络管控和审查无需赵家人出马,自有赵「家人」替他们操心尽力。

赵「家人」也可称为「家丁、家仆、家奴」。不管有几大家族,赵家人总是少数,可是被他们豢养的「家人、门客」众多。除了直接为赵家效力的「家人」,还有很多人和赵家并无关系,却在精神上把自己当做赵「家人」,有一整套思维和说辞为主人辩护。

常见的就是,不要光指责中国,外国也一样有赵家人。布殊(大陆译作:布什)总统的儿子也是总统;克林顿总统的老婆当议员,当国务卿,现在还想当总统;日本更是家族政治,首相安倍的父亲做过外长,外祖父也是首相。

政治家族有传统,就像体育、文艺、科学家的后人也容易从事本行业一样常见,但是在所有的民主政体,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行政长官,要民选。议员作为人民代表,更是要为选民说话办事,否则没人选他。那些被任命的重要官员,要经过各级议会的辩论批准,而所有的官员都要接受媒体、反对党、立法司法无时不在的监督,财产、收入、学历、亲属关系都是透明可查。这方面一旦有了丑闻,绝对是公众热议施压的大新闻。

可是赵家人的国呢?要么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造反,「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改朝换代,要么是「老子英雄儿好汉」的权力继承,不经民选的红二代官二代权力内定。最常见的则是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贪腐,难以权力制衡和媒体监督。

赵「家人」还说,中国这么大,谁上去也不好干。可是官场上裙带关系、近亲繁殖,要么拼爹,要么阿谀奉承,攀拉上位,正直有才的人难以立足。由于没有竞争性选举,民众没有选择的权利,有识之士缺乏参政议政的机会。

西方人和中国台湾人说,今天投票,明天就知道谁是领导了。中国大陆人说,今天投票,5年前就知道谁是领导了,5年后谁还是领导也知道。习马会上马英九不无羡慕地说,我还有半年,他还有7年。政协委员是指定已属笑话,而各个地方的最高领导党委书记,则是上级直接任命,连个选举的程序都没有。赵家人权力在手,自信随性任性。

赵「家人」说,不要老是批评,要提建设性意见,拿出解决方案。先进国家成功的解决方案都在那明摆着:权力民选、制衡监督、新闻自由、司法不受干扰、军队非党化、劳工受保护、民众有福利、网络不设墙。可是就有人揣着明白装糊涂,非要摸着石头过河。赵家把子弟往民主国家送,却对「家人」说那是邪路,千万不要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一定要拥赵爱国,没有赵家人,就没有新赵国。

赵国经济发展很快,卖地征税,钱多的花不忘。赵家人除了自己花,给外国花,为了安抚属下,也会分蛋糕。可是蛋糕由赵家人切,切完赵家人先拿,拿完最多最大的,再让别人拿。赵家控制主流媒体,还得让人说好话,感恩戴德。

你要在网上稍有不满,删帖销号抓人。赵家手里有司法刀把子,背后有枪杆子,专治各种不服。赵「家人」多少也能分点残羹冷炙,自己心满意足,你要不满意,他们还指责你吃饭砸锅。

赵「家人」被主人剥夺了选举、监督等政治权利,终年劳作缴纳重税,也没有多少经济权利和社会福利,很多人忍气吞声,自己不敢发声,拿回属于自己的权利,却像阿Q一样,去欺负比自己更孱弱的吴妈和小尼姑。

来源:东网 / 乔木 北京传媒学者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