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近平军改 会不会步戈尔巴乔夫后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10

习近平军改 会不会步戈尔巴乔夫后尘

转发此新闻:
中共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主导的解放军军改,正如火如荼展开。这是解放军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军队改革,几乎是将现有军队体制推倒重建。未来数年,中共将重塑军队管理体制,现有指挥系统和七大军区都将废除,可能新设五大战区和两种独立的指挥、训练体系。2016年元旦正式运作的新中央军委机构,“四总部”不复存在。对中共军改,外界看法不一,肯定者认为,新架构将有助中共军力提升,使军委主席可“更直接高效”指挥军队。否定者则怀疑,这样急躁改革会触动一些人根本利益,得不到军内支持,习近平可能因此步上前苏联领导人戈巴契夫(戈尔巴乔夫)失败的后尘。
  

对照历史,中共军改的确有两个前车之鉴。一是19646月,苏联领导人赫鲁雪夫(赫鲁晓夫)领导的军改,最重大措施是撤销陆军司令部,成赫鲁雪夫失去苏军支持的重要原因。另一次是19853月,前苏联领导人戈巴契夫领导军改,最大特点是推动“军队国家化”。这场被寄予厚望的军改,因忽视苏联军队对整个社会的绑架,六年后,不仅没完成改革目标,反而导致苏军彻底瓦解。
  
习近平领导的军改,会不会步赫鲁雪夫或戈巴契夫后尘,导致中共对整个军队和国家控制削弱?表面看,中共此次军改确实与赫鲁雪夫军改有相似之处,即改变长期以陆军为主的体制,把陆军主导的解放军,转化为一支西方式的联合指挥队伍,即陆军、海军和空军将有等额代表;与戈巴契夫推动的军改的相似之处,则在军改中同时推动裁军。
  
但与戈巴契夫不同的是,习近平的军改不仅没有“军队国家化”意向,而且反其道而行,主旨是加强“政治建军”、“党指挥枪”。习近平自2012年上台以来,就为这场翻天覆地的改革未雨绸缪。三年来,他以反腐作利器,把两位军中最具实权的人物──前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和徐才厚都掀下马;截至目前,副军级以上军官也有48人落马。可以说,持续三年的反腐运动,大大加强习近平对军队的控制。因此,习近平军改不像戈巴契夫急躁冒进,而是早就按部就班,绸缪规划。
  
习近平推动军改,究竟将提升解放军“战力”,或他的“军权”?两者其实很难区分。中共通过观察当年海湾战争,确认毛泽东所谓“决定战争胜负的是人”的论断早已过时,因此投入大量资金用于添置军事装备,提高军事现代化。然而,通过与外界接触,中共认识到,解放军还存在更严重问题,即指挥系统不灵,以陆军为主的作战指挥体系及编制,早就不能适应现代战争需要。
  
以现有大军区建制为例,大军区下辖的海军三大舰队司令员及空军指挥员,兼任所在军区副司令员。而北京既有海、空军总部,还有负责全军作战的总参谋部,军区高层指挥不了海、空军,海军又难以及时得到路基力量的支援,凸显中国军队规模虽大,却不强,各系统没有形成统合战力。如此叠床架屋,面临内外形势变化,已到非改不可地步。
  
同时,中国国力提升,也对军队职能与任务产生新要求。过去中共军队主要职责就是守土,保卫领土、领海、领空,但现在须高度关注新型安全领域的挑战,包括保护交通运输线、反恐及维和等。中共还在非洲吉布提建立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这些都须有新的管理和指挥系统匹配。
  
因此,中共军改方案中提及“更好地使军队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集中于党中央”,既可说是提高军力,也与军委主席集中军权、号令全军,并不矛盾。待军改完成,习近平作为全新军事系统的缔造者,对军队的掌控力将空前加强,甚至远超过有军旅资历的邓小平。
  
军改是习近平下的另一步大棋。他自上台以来,就强势掌控军权,力图消除军队散漫、分权现象。当前中共军队框架始自邓小平,历经数十年发展,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三代领导人都曾提拔信任的人进入军队,加上解放军内部小山头林立,各种势力盘根错节,利益集团已经固化。军改必将砸掉一批中高级将领的饭碗,这些人一旦离开职位,就可能被追究在位时的贪腐问题,他们抵触情绪之大可想而知。
  
可以预料,随着改革深入化,中共军队高层的内斗也将白热化、表面化,甚至祸起萧墙。如何稳步推进,对习近平是继反腐打“大老虎”后,另一波大考验。


来源:世界日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