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好事儿,山西90%县政府发不出工资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28

好事儿,山西90%县政府发不出工资

转发此新闻:

山西有119个县,目前有103个县发不了工资,2015年末的这则消息,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山西是个靠煤吃饭的地方,2014年以来煤炭价格暴跌,山西财政收入大降。

山西有119个县,目前有103个县发不了工资。

中国公务员,是全体纳税人共同养活的,不是分灶吃饭,不是各省养各省的、各县养各县的,而是由中央财政拨付,只要中央政府不破产,本来不应该出现发不出工资的现象。

问题在于,各县均是编制超额,加上大量中国特色的所谓「事业单位编制」,有大量人员的工资要由县级财政自筹。中央财政拨付给编制内人员的工资,并非直接发到个人户头,而是财政部一级级拨付到县财政局,然后县财政局在一个锅里发放。

钞票上既不印着编制人员的名字,也未写明某些钞票只准发工资用。县级财政挪用财政拨款是常有的事。所以,当其他收入跟不上时,公务员工资也就发不出了。

无论由哪级政府发放工资,以中国各级政府收入之高,似乎不应该出现连工资都发不出的事情。地方政府的收入主要来自三块:1,高税收,中国税收之高,有说全球第一的,有说全球第二的,总之百姓的税负痛苦指数名列世界前列。2,卖地收入。全世界只有中国,政府是土地的唯一卖主,利用哄抬房价从而哄抬地价,各级政府攫取了巨额收入。3,无处不在的罚款,消防、交通、税务是罚款主力,中国的罚款收入据说接近税收数字的20%,也是个天文数字。

在如此高的收入之下,依然发不出工资,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中国纳税人的负担太重了,需要纳税人供养的人群太庞大了。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不外乎开源节流两个路径。所谓开源,就是继续加大收税、卖地、罚款的力度;所谓节流,就是压缩财政供养人员,减少开支。在目前纳税人已经不堪重负的情况下,提高税收、罚款已经不大现实,10多年的高房价,已经把大多数百姓洗劫一空,政府想依靠卖地赚取更多钞票,也很难了。所以,只有减人减开支。

减人减开支,就是政治变革的初级阶段。好事儿。

如果发不出工资的现像从山西蔓延到全国,那就是天大的好事儿。

我们要警惕的是,各县通过各种手段转嫁成本,甚至绑架中央财政,绑架银行。他们可能采取的手段如下:

一是要求中央政府给予财政支持。如果中央财政也没钱,那就只能通过滥发货币来完成。滥发货币导致的通货膨胀,是对全体纳税人的掠夺,这个不用多说了。

二是向银行借款。银行与地方政府并无上下级隶属关系,即便要给地方政府面子,也不敢拿钱开玩笑。但是,地方政府有可能换个花样,通过所谓地方融资平台来把钱从银行套出来。以后如果还不了,就成为烂账,由银行做不良资产予以勾销。

以上两个手段,都是把成本转嫁给纳税人,是我们一定要警惕的。要盯紧各级政府,预防其转嫁成本。

我们应该借此财政危机,要求各级政府自己解决困难。

比如,卖办公楼。这些年来,中国各级政府均盖起了奢华的办公楼,其物业运行都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前些年,各地政府卖地卖得发了财,以为这样的好日子可以永远持续。现在,苦日子来了,那么,各地政府卖楼度日吧。卖掉奢华办公楼,回到以前的旧办公楼去,或者租几间小办公室。就像美国的县市政府一样,有个及百平米的办公楼,就足够县市政府办公了。

卖完办公楼,过两年钱又不够花了,怎么办?那就每个公务员每年只发8个月工资,愿意干就接着干,不愿意干你就辞职。这样就达到减人、减开支的目的了。减开支,是减轻了纳税人的负担;减人,则有利于推动行政体制改革。少了很多抢权、抢钱的人,中国行政权力的下方就有可能进行。

统治阶级永远不会主动放弃利益。变革,往往是倒逼出来的。

有头脑的当权者,知道顺应潮流。与潮流为敌者,结局不会好。历史上许多变革都是由财政危机导致的。比如,美国独立战争的导火索是茶叶税,中国辛亥革命的直接起因是铁路国有化。

财政危机,关乎政权稳定。呼吁中央政府,大幅度降低税收,大幅度降低各级政府的开支。

来源:东方日报 / 王思想 经济学者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