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38上将洗牌 四总部解体与五马进京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2-13

38上将洗牌 四总部解体与五马进京

转发此新闻:
11月底中共军方宣称的军队编制大调整,触发近期对解放军高级将领去留的大竞猜。无论人事调动结果如何,笔者以为至少有两个基本判断:其一,目前胡锦涛以及习近平提拔的38名现役上将无法保全,必然需要有人“顾全大局”;其二,超然于大军区单位之上四总部应势“解体”,中央军委构成将囊括更广范围,甚至上演“五马进京(军委)”。

若未来联合参谋部仿效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由各军兵种主官充任,中央军事委员会必然与联合参谋部产生大幅度重叠

目前,基于上述判断的最为流行的是说法中央军委直属机构的“三委六部一办三局”,它基本契合早前军改工作会议中传达的四总部过于集权、必须实行多部门制的要求。在这份传播甚广的名单中,“三委”包括军纪委、军委政法委、军委科技委,“六部”包括联合参谋部、政治工作部、训练管理部、国防动员部、联合保障部和装备发展部,军委办公厅以及军委审计署、管理保障局、外事局、军援军贸局、战略规划局等“五局”。

如传言属实,那基本可以判断,13个军委直属组成单位的行政级别将有参差。
具体而言,升格后的军纪委,以及相当程度上延续传统优势的联合参谋部、政治工作部主官可能持有进军委的资格证。早前外界一直呼声最高的现任总后政委刘源,被认为是军纪委书记的合适人选。而联合参谋部因为机构转变,可能仿照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方式,成为决策咨询顾问机构,囊括各大军种主官。而其原本内设的作战、情报、通信、军训、军务、动员、装备、机要、测绘、外事、管理以及各兵种业务部门将基本剥离出去,即军队作训、动员等将成为单独的平行机构。

另外,鉴于中共“政治治军”的传统非但没有松懈甚至有被强化的趋向,预料中的政治工作部虽然继承了原来掌握政工人事大权的总政,也会在军政双主官体制中确保地位,但军纪委、军委政法委的改组,将大大限制政工部独掌大权的可能。

同理,总后、总装也延续降格和剥离分拆职能的思路。事实上,相对来说,总后职能地位基本稳定,自其成立早期便以后勤组织指挥、勤务保障作为两大职能。不过,总后掌握军队“钱袋子”使得其成为军队腐败最为猖獗的机构。早在1998年江泽民在位时强行将总后部分权力剥离,另组总装备部。但这并未阻止胡锦涛时期总后和联勤保障部门腐败窝案的爆发,尤其是谷俊山前后三任副部长均系狱。早在军改之前,外界传言总后总装将再度合并,其基本思路是便于统一财权,这无疑是“开倒车”。

中共当局目前虽然没有公布四总部机制终结后的中央军委直属架构,但可以预料四总部所集中的的现役14名上将将面临重新洗牌,甚至去留抉择。在外界盛传的名单中,除张阳留任政工部外,其余上将均同步洗牌。为稳定局面,《解放军报》等官方媒体已至少连续发表13篇高规格的评论员文章稳定军心,1126日文章警告说,单位撤并降改、部队转隶换防,一些军人将脱下军装,有的面临再次择业、家属安置、孩子上学等实际困难。“若以小利计,何必披征衣”,表明此次军改亦必然触及这一层面。该文还援引中共军方元老贺龙、聂荣臻等在1937年八路军改编时坚决服从军令,接受分别由方面军总指挥改任师长、军团政委改任副师长的“降级使用”,以警告各军头做好表率。

预料军委直属组成的具体人事安排调整是艰难的,但是有一个基准线可以确定。根据传统,正大军区级别的基准军衔是上将军衔,辅助军衔是中将。副大军区级的基准军衔是中将,辅助军衔是少将。所以13个军委直属组成单位如果以正大军区级为基准,即使迫于形势可能做过渡性安排,但仍然不排除各总部副职的调配乃至提前退休。譬如1947年出生的总后部长赵克石、1950年出生总装部长张又侠,在被排除在军委名单外的情况下,是否面临退役?

除四总部外,新设的陆军总部,以及海、空、二炮总部按照“军种主建”的角色定位,可能仅其下属组成单位如集团军、空军基地、海军舰艇编队、二炮基地拥有军政指令权,这与目前的功能基本一致,人事调整的动作应该不会太大。

在这其中,新建陆军总部司令员的人选颇为引人关注,呼声最高的李作成在各大军区主官中确实颇为“传奇”。公开资料显示,李作成曾在1979年参加中越战争,时任广西军区独立师38连连长,率部主攻防城一线并获胜,授“战斗英雄”称号。1998年年仅45岁李作成便升任41集团军军长,但是在其仕途如日中天之时,却在4年后的2002年仅平调(实则被贬)为广州军区副参谋长这样的二线职位。有传言称,李作成因为移动江泽民题词被人举报,故有此劫难。

事实似乎也确实印证了这一判断。1998年跻身正军级,到2007年调任跻身副大军区级,再到20137月升任成都军区司令员,跻身正大军区级,李作成经历15年时间,其中正军到副大军区级被雪藏长达10年之久,而同为大军区主官的赵宗岐由正军到副大军区再到正大军区分别用时4年、4年;兰州军区司令员刘粤军为5年、5年;广州军区司令员徐粉林为5年、2年;沈阳军区司令员王教成为7年、5年;南京军区司令员蔡英挺为5年、4年;北京军区司令员宋普选则先后有两次正军级力量机会,分别为济南军区副参谋长和54集团军军长,其中后者任期仅3年可见,李作成成名甚早却每每差人一步。而今夏李作成“破格”晋升上将,若进而主掌陆军也可算“大器晚成”。

陆军总部的成立可能进一步改变军委委员的构成,但目前无法确认各军兵种主官还是传闻中的各大战区司令员同时进入军委。但正如上文所言,若未来联合参谋部仿效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由各军兵种主官充任(包括美军陆军参谋长、海军作战部部长、空军参谋长、海军陆战队司令和国民警卫队局长),那么中央军事委员会必然与联合参谋部产生大幅度重叠。因此,外界传言,撤销七大军区整合而成的五大战区司令部司令员也将跻身中央军委,这也将是地方指挥官首次纳入军委核心圈层,“五马进京”的另一版本。事实上,李作成受命组建陆军总部得以进入军委,加之外传蔡英挺重归联合参谋部,成都军区、南京军区“撤并改转”恰好契合“七变五”的预言。


来源:多维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