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不许妄议中央」的后果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1-05

「不许妄议中央」的后果

转发此新闻:
近有官媒客户端一篇洗地文引发我的强烈「妄议」欲望,其题目为《禁止『妄议中央』,会扼杀党内民主吗?》。且不说「党内民主」从来就不成气候,在我看来,「禁止妄议中央」将致本来就很稀薄的党内民主于遁形。

天可怜见,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共党员只能和家里人抱怨一下大政方针!

官媒的文章认为我这样的观点是「危言耸听」, 其援引新近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四十六条规定「通过信息网络、广播、电视、报刊、书籍、讲座、论坛、报告会、座谈会等方式.妄议中央大政方针,破环党的集中统一的」,说只有在上述特定的渠道和场合上「妄议中央」,才会受到处分。如果只是和家里人抱怨几句「二胎政策怎么现在才出」,是不会有问题的。

天可怜见,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中共党员只能和家里人抱怨一下大政方针!谁若胆敢在家里之外与人议论一下大政方针,尤其是表露出不满的情绪,那就是「妄议中央」,就要受处分。这和历史上著名的「道路以目」有何本质区别?那可是两千年前!

官媒的文章随后又搬出中纪委法规室主任马森述的话来解释「什么样的行为算是『妄议中央』?」:党中央在制定重大方针政策时,通过不同的渠道和方式,充分听取有关党组织和党员的意见建议,但有些人「当面不说、背后乱说」、「会上不说、会后乱说」、「台上不说、台下乱说」。也就是说,在当面、会上、台上给你机会提意见时,你不说;背后、会后、台下,在公开场合乱发违背中央精神的言论,那就是「妄议中央」!

可是,人日难道忘记了1957年知识分子的遭遇吗?他们不就是因为在会上当面说而遭大难的么?随后的一场反右派运动席卷全国,数以百万的知识分子被批斗、流放,许多人的学术生命就此结束,最后连肉体也难以保存。

人日同样忘记了1959年彭德怀的遭遇。他不就是因为在庐山会议上写信给毛泽东,对1958年「大跃进」开始后的「浮夸风」等问题提出批评,被划定为「反党集团」的首要人物么?一代名帅,就此遭受非人凌辱,含冤离世。

人日同样忘记了刘少奇在1962年七千人大会后的遭遇。不就是因为他在大会上直言经济困难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使得毛泽东怀恨在心,1966年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将他打倒、凌辱致死么?

人日同样也忘了1989年赵紫阳的遭遇。他不就是在政治局常委会上公开表达了对处理学潮的异议而被下课的么?尽管民心早就给他公道评价,但党至今不给他明白说法。

有这样的惨烈先例,谁还敢当面说真话?大话、空话和假话,遂主导了中共的内部语境。从这样的惨烈先例中,聪明人将看到共同点:所谓的「妄议中央」,其实就是「妄议某个人」。

实行数十年的「民主集中制」本来就是各级领导人树立个人权威的利器:先民主,后集中。村委集中到镇委、镇委集中到县委、县委集中到市委、市委集中到省委、省委集中到中央,中央集中到最高领导人。

国人马上会看到「上行下效」:「禁止妄议中央」之后,就是禁止妄议省委、市委、县委、镇委和村委了。

这里面的逻辑很清楚:村委与镇委保持一致,镇委与县委保持一致,县委与市委保持一致,市委与省委保持一致,省委与中央保持一致。既然他们是一致的,妄议村委、镇委、县委、市委和省委就是妄议中央,因为他们的工作就是落实中央的大政方针啊!

上行下效,夹带私货。各级领导惯于此事。接替周本顺的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上任后就在座谈会上明告:党员干部在政治上绝对不能犯自由主义,绝不能妄议中央,绝不能散布与中央和省委精神相悖的言论。

可以想见,河北地市领导人就会要求「绝不能散布与中央、省委和市委精神相悖的言论」,县级领导就会要求「绝不能散布与中央、省委、市委和县委精神相悖的言论」,镇委领导就会要求「绝不能散布与中央、省委、市委、县委和镇委精神相悖的言论」,然后是村支部书记也会效仿。

不得妄议中央,结果是不得妄议最高领导;不得妄议省委,结果是不得妄议省委书记;不得妄议市委,结果是不得妄议市委书记;不得妄议县委,结果是不得妄议县委书记;不得妄议镇委,结果是不得妄议镇委书记。最后连村支部书记也不得妄议了。

历史证明,地方领导人非常乐意、并且擅长利用上意增进自己的权威。可以预料,镇委书记、县委书记、市委书记和省委书记将因此更加「土皇帝」。所谓的「党内民主」会更加虚无缥缈。

更可怕的是,既然连党内同志都要禁言,对党外人士又岂会额外开恩?不许妄议政府,不许批评党政官员就是顺理成章的了。其实言论自由空间近两年来日益在收窄,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如此一来,离「道路以目」也就不会远了
可是,有人想过「道路以目」之后么?

来源:东网 / 章文 知名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