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看缅甸 想中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1-11

看缅甸 想中国

转发此新闻:
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在此次缅甸大选中获得70%压倒性的选票,赢得大选,执政党承认败选。

短短五年间,缅甸从军政府色彩浓郁国家稳步快速向民主过渡,看似梦幻却又真实发生。

遥观邻国的这场大戏,不由让我感慨万千。要知道五年前,昂山素季还处于软禁状态。短短五年间,缅甸从一个军政府色彩浓郁的国家稳步而快速地向民主过渡,这一切在外人看来好似梦幻,却又真实地发生着!

考察缅甸的变化,世人将会发现这不是哪一方独自的贡献,而是多方合力的结果。昂山素季当然是标志和中心人物,是她的坚忍不拔鼓舞了缅甸的反对派,同样重要的是她的妥协与和解精神使得反对派与当局之间得以合作,而不是零和游戏。

1110日,昂山素季首次就缅甸大选发表意见称此次选举「不自由但公正」。「不自由」是指选举并非完全放开:缅甸宪法规定两院各有1/4的议席由军方委任,剩下的议席才通过直接选举产生。

如果不认同不接受这一「不自由」的规则,那么游戏不可能玩下去。僵局可能还得延续多年。未来恐怕还会有变数。昂山素季今年已经70岁,瘦弱单薄的身躯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一旦她不在,缅甸不可能找到第二个像她这样的标志性人物,缅甸的反对派将会群龙无首,与当局的谈判就不会这样有效率。
然而实事求是地讲,不管昂山素季有多高的声望,缅甸变局的主导力量还是在官方及其背后的军方手中。拥有强力机构的官方如果无意改革,改革在很长的时间内将会寸步难行,尽管从更长的时间段来看变革是不可避免的。而且在僵局期间,有人会坐牢会流血会丧失生命,就如同缅甸的过去一样。

源于军方的缅甸总统吴登盛是关键人物。我预言他极有可能获得明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正是他在20112月当选总统后,缅甸正式向民主转型。

2012120日,他在接受美国报章采访时表示,「我们正处于迈向民主的正确道路上。正因为我们在正确的方向上,所以只能向前迈进。而且,我们也没有任何想要走回头路的意思。」

十天之后,正在新加坡考察访问的吴登盛再次向国际社会表态:「我向你们保证,我将竭我所能,在缅甸建立一个健康的民主体制。」

同年929日,他在接受英国传媒采访时说,他与昂山素季之间没有任何问题,他正与她合作,如果缅甸人民在2015年缅甸大选中投票选择昂山素季担任总统,他将给予支持。

201410月底,为了2015年的国会选举能平稳进行,吴登盛第一次邀请昂山素季和政府、议会、军队等各方代表共商国是。

可以说,如果没有吴登盛的积极领导和推动,缅甸的民主转型之路将会崎岖艰难许多。而吴登盛来自军方,没有军方的支持和认同,他也不可能走得这么远。他的顾问之一吴丹敏在接受采访时曾透露早在缅甸军政府领导人丹瑞大将退休之前,丹瑞和军方就已经制定了通往民主的路线图。

虽然丹瑞当政期间,缅甸军政府肆意迫害和处决反对党人士,或者强迫他们接受劳改,昂山素姬也连续多年一直处于丹瑞所领导的军政府的监禁或软禁状态下。但也是在他退休之前,昂山素季结束了软禁状态。

在昂山素季恢复自由身之际,缅甸官方媒体《缅甸新光报》发表题为《握手问候携手前进》的文章,呼吁各方以成功举行大选为契机,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摈弃前嫌,携手前进。文章敦促各方遵守宪法和现行法律,同时还发出「如有组织愿意组建政党可以依法申请」的积极信号。

这一切的改变,没有丹瑞的同意是不可想像的。而吴登盛上台以来的种种积极举措,没有丹瑞的首肯也是很难推行的。由此可见,缅甸军方的确已经做好了国家转型的各种准备。

116日大选投票前,吴登盛明确表示政府和军方将会尊重自由公平选举的结果。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来在投票后对媒体表示,军方将会尊重选民的心声。
缅甸本次大选被认为是该国25年来最为自由和广泛的选举,也是缅甸自2011年逐步民主化以来的首次大选,大选共邀请了1000多名国际观察员和近万名国内观察员。率领中国观察团的中国外交部亚洲事务特使孙国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作为缅甸的好朋友、好伙伴、好邻居,我们接受缅甸的邀请,作为观察员来观看、观察这次大选,对于我和我的同事们也是一次学习和了解的好机会。
孙国祥的表态令我这个远距离观摩缅甸大选的中国人百味杂陈,看缅甸,想中国,中国何时也能像缅甸这样启动实质性的民主改革呢?

百年来,中国在向民主转型的道路上可谓是历经艰辛。

辛亥革命前夜,体制内的有识之士为挽救天朝的覆亡做过了种种努力,可惜「洋务运动」只是学习了西方的「技术」,而变法维新刚过百天就以流血而告终。天朝的顽固与残暴终于使孙文等人放弃了对它的最后一点幻想,毅然地拿起了枪杆子。清王朝如果不是汲汲于部族利益,不是尽力拖延实质性的改革,不是等事态坏到不可收拾,那么后来的革命会否发生,将是一个未知数了。
半个世纪前,上天又给了中国一个建立民主体制的大好机会。可惜当时的国共两党未能领悟「和解共生」的精髓,为了夺得绝对统治权不惜同胞相残。内战之后的中国,一党专政至今。

相比清王朝,缅甸的军政府显然明智许多。尽管在内外交困之中,枪杆子在握的军政府还是可以拖延最后时刻的到来,必要时甚至可以再动用坦克和机关枪。但今天,他们似乎明白了大势不可违,开始不再逆时代潮流了。

我又联想起台湾岛内的国民党来,当年正是因为蒋经国的幡然醒悟,开放党禁报禁,使台湾社会从专制转向民主,才避免了国民党灭亡的命运,脱去独裁内核的国民党在民主时代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民主政体占据主流,专制独裁政体屈指可数,且越来越被人唾弃。中东北非革命后,民主启动第四波,缅甸正处于这一波中,相信越南、古巴等国也会相继跟上。

戊戌变法主力之一的梁启超曾言: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清王朝拖延「变法」导致覆亡,蒋经国及时求变保住了国民党。今天缅甸当局的作为,令世人对这个国家有了乐观的期待。

纵观历史,前车之鉴多多,横看现实,好坏例子皆有,当政者应仔细思量!一个国家的变法,主导权开始是掌握在统治者手中的。统治者应「以史为鉴」,及时求变,切莫为一己一集团之私利,拖延变革,终至丧失主导权并遭到人民的唾弃,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来源:东方日报 / 章文 知名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