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贾灵敏判囚 「围点打援」再下一城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1-09

贾灵敏判囚 「围点打援」再下一城

转发此新闻:
河南郑州法院日前判囚贾灵敏四年有期徒刑,她在过去数年当中,因自家遭受强拆走上了抗争道路,进而与相关访民结成共同体,以普法宣传的形式应对当地官僚的压制。几经抗争,历经磨难,当局痛下杀手。贾灵敏当庭要求上诉判她死刑,因为「法治已死」。

贾灵敏被判囚,是其求仁得仁结果,也是为维稳服务、巩固公权和政权的司法的必然要求

对贾灵敏采取司法强制手段,是大陆当局以法制化压制民间维权运动的最新案例。最近一两年,专门针对维权运动的法条快速上马,警权趁机扩张,整个司法系统开始成为遏制民间维权运动的主力。将维权人士关进监狱,有了越来越严密的所谓法律依据。

贾灵敏不是一日炼成的,她在遭到强拆与判囚这几年之中,逐渐成长为中原地区乃至全国访民抗争的代表人物。随着这种在异见运动中代表性的增强,贾灵敏要承受命运赋予的另外一类重压,那就是与恶吏、基层的维稳系统进行令人疲惫而又看不到尽头的缠斗。

而恰恰是在这几年,维稳机制开始对民间运动分门别类,在「七不讲」的指引下,出台专门的司法指引,以便在压制维权运动中占据上风。选择那些具备代表性的运动类型及其活跃人物,进行定点打击,成为当局的惯常做法,这就是以司法支撑的「围点打援」式维稳。


许志永是公民运动的代表人物,打击他可以震慑相当一部分知识分子精英为主的异见运动。浦志强律师是死磕律师的代表,打击他可以震慑一批律师,压制司法当局在法庭上频频被动的局面。打击沈灏这些记者及中坚,可以震慑新闻界,清理媒体监督的第四种权力。

随着知识分子活跃群体在上述领域,受到定点打击,知识分子在社会变革中的作用被降至最低点,知识分子的功能收缩到最狭窄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当局要「收拾」被底层访民波及、控制影响力的街头,贾灵敏这些在抗争一线的人物自然被纳入清除的名单。

所以,贾灵敏被判囚,是其求仁得仁的结果,也是为维稳服务、巩固公权和政权的司法的必然要求。法庭不过是整个链条上的后端,它娴熟地处理由公安肇始的司法压制行动,整个司法机关密切配合,组成了针对异见人士、笼罩在维权运动上的全套「法制」方案。

铲除典型的运动人物,尤其是那些具有活动能力,在金钱、动员号召等方面具备强行动能力的人,进而用「拔掉」他们的手法,整肃整个运动类型,将恐惧传递给相关的人群,已经是当局运用成熟的策略之一。这是大陆维权运动整体上陷入低潮的主因。

在更深的层次上,当局是以这种严厉手段,来防止各类结社运动的萌芽与发展。今年以来,女权运动、访民结盟运动、教育维权、公益改良运动等都遭受针对性的迎头打击,就彰显了这种意图。让社会成员陷入原子化的个人,无力自拔或结伙,是当局策略的重点。

这种人人自危的「围点打援」策略,确实可以在短时期内压制维权运动,但它不是以解决问题的思路来看待问题,而是要就地解决提出问题的那些人。社会问题依旧存在,而且因为缺少出口而淤积得更加厉害。压制可以收效一时,但最终要应对更严重的乱局。


来源:东方日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