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股灾曝露严重危机:官僚阶层加马捞钱 不考虑给帝国续命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1-08

股灾曝露严重危机:官僚阶层加马捞钱 不考虑给帝国续命

转发此新闻:
111日,有着「涨停敢死队总舵主」、「私募一哥」之称的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徐翔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泽熙投资总经理徐翔被抓

有意思的是,这个名字听起来实在是太耳熟了,于是又去翻了一遍此前的各种信息交流记录。这个名字出现过两次。其一是七月份股灾的时候,徐翔公司因为盈利丰厚,给手下的人重重打赏,券商领域看得分外眼红。其二就是九月份,当时中央政府要查救市的问题,此时已经有小道消息传出,第一刀就切在了徐翔的头上,关于他如何在政府宣布救世的过程中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谋利,已经全部。

至于为何到了11月份方才公布他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的消息,是一件非常不重要的事情。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而且还能精确的选择死亡的时间。

另外有意思的是,如果可见的事件、谣言和政府的动作最后惊人的合一,这件事情的可信度就大大增加。徐翔事件的尘埃落定,倒是确证了在政府的救市过程之中,救市本身还是被官僚阶层作为了继续疯狂捞金的契机。

股市的溃败,是官僚阶层的溃败对于帝国统治造成危机的一次实际演练。

在政府日日发布救市政策的时候,民间的金融人士和分析家基本无一例外地判断错误了。可以与判断一个基准是,如果救市失败,这一轮股市疯狂之中被套牢的不仅仅是民间中产和底层的资金,还有银行、证券还有国企等等金融体系之中的资金也被彻底套入,中国大陆的经济危机将被迅速的激化。在这样的背景下,尽管政府绝对不关注中产和底层的死活,但是政府还是关注自己的死活,不愿意就此失去了经济的高速增长而危及到政权的合法性存续。为此,当政府发布各种救市政策的时候,民间基于一般性判断,在难得的政府和民间利益能高度一致的时候,判断救市政策将至少发挥一定的作用。

然而,迟迟不到位的救市资金,软绵无力的选择性拉升,股市还是继续一落千丈,市场信心跌近冰点。此时的喉舌,又释放出各种境外势力做空中国的言论,试图挽救救市不力的操作。

信誓旦旦的救市政策一脚踩空,民间不仅是各种诧异,而且就金融操作的拙劣表现而言,民间能做出的判断只能是中央无人,手握大王加炸弹,却最终溃败的一塌糊涂。境外势力干扰说,一方面凸显了中国的弱小,一个国家竟然不敌几个不知名的境外空军。另一方面,这样顾左右而言他的言论,在信息充分开放的环境下不过愚蠢。

这些谎言和假象之后,徐翔案件揭露了一部分的现实,救市不过是政府的又一个口号。对于官僚阶层而言,无穷无尽而不知节制的向社会索取是一种常态。对于官僚阶层而言,谁能够把江山坐满一百年并不重要,乘着位高权重的机会赚到盆满钵满之后赶快移民才是正事。在这样的驱动之下,官僚阶层全面溃败,完全没有精力顾及治理,但是在升官捞钱上面是加足了马力。股市的溃败,是官僚阶层的溃败对于帝国统治造成危机的一次实际演练。官僚阶层绝对不会考虑为了给帝国续命十年而丧失捞钱的机会,而中央的政令也只有在官僚阶层能够积极参与腐败的时候方才有机会发挥积极地作用,在为了挽救帝国的颓废命运之时,帝国的政令对于官僚阶层毫无作用。相反,官僚阶层反而利用帝国试图挽救命运的机会,进一步的加深了帝国的危机。

面对这样的官僚局面,当前中央政府也屡屡看到了各种宏大的政治抱负完全无法落地,试图利用反腐和妄议中央等等家法加强官僚系统管理。然而,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而蚁穴密布,又非一日之寒。没有民主政治的支持,暴力治民,再暴力治官,最终只能是官僚系统最后的主动坍塌。

救市的故事,反衬了官僚众生相,以及帝国的命运。

来源:东网 / 守鱼 法律学者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