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党不要包办生育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1-02

党不要包办生育

刚刚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出乎人们意料地在公报中宣布「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积极开展应对人口老龄化行动」,将终结实行了几十年的一对夫妇只准生一个的「国策」。新的计划生育「国策」将影响全国数以亿计的家庭,决定今后几代人的人生。人们对此举的反应,可以说是「悲喜交加」。一时间,过去几十年里,野蛮强行一胎化而发生的种种惨烈的非人道情状,都在人们记忆里重新浮现。

改变一胎化国策,用的还是决定一胎化的决策过程,党指挥枪。

现在突然又允许生第二胎了,那些当初被计生办活捉去强行打下第二胎而现在已经过了生育年龄的女人,该是何等的无奈和悲伤。网上对中共全会作此决定的最精彩评论是:党指挥枪。我对这一决定本身没有评论,我想问的是,为什么是由「党」来指挥「枪」?中国的计划生育国策,是天底下最不可思议的怪事,几个老人,都已经过了更年期好多年了,却毫不含糊地指挥数亿青壮男女卧室里的事情,凭什么?就凭你是党吗?你指挥错了咋办?

计划生育这样的事情,并不是不可以做。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告诉我们,古代人类就知道避孕,有避孕器具。旧时农村就常有老妇指导年轻人避孕甚至堕胎。事实上,几乎每个家庭和每个有可能生育的人,对于自己什么时候生育,什么时候避免生育,都会有自己的考量和筹划。所以,对于家庭和个人,计划生育是有利于生活和教养下第一代的,有计划考虑比没有好。所以,对于社会和国家来说,出于控制人口增长的计划生育,是可以通过所有人的认同而自然而然地进行的。「枪」不需要由谁来指挥。政府能够做的是提供百姓需要的服务。

问题就出在,中共的领袖们做任何事情都不是这样的思路,他们打下了江山,就认为他们能够做到想做的一切,只要能想到,一定能做到。他们在自然面前没有起码的谦卑和疑惧,他们对人、对人性、人的尊严和人的生命缺乏应有的尊重。他们搞计划经济,以为计划了就能搞出来,经济就上去了。同样的思路,他们用来对待一个人们的生育。当初的一胎化政策,就是毛泽东、陈云等垂垂老矣的老人们「想」出来的。那是多么简单而「任性」的思路:人口多了,就下令少生。党就是要指挥枪,「打下来,堕下来,就是不准生出来」。
党一声令下,全国建立起庞大的计生队伍,逐渐以超生罚款形成巨大的利益链和利益集团,做出了令全世界目瞪口呆的残酷的反人道的事情。这就是一胎化国策的实际情况。

这样任性的缺乏正当程序的国策,出现偏差的机率几乎是百分之百。一个几亿十几亿人口的大国,人口数量和年龄结构的变化是缓慢然而稳定的过程,因为那是几亿育龄人口分散的个人行为叠加起来的集体效应。其实,在有了电脑的时代,人口数量和结构随着生育率的未来变化状态是可以相当准确地模拟和预测的。中国所强制实行的一胎化国策,是人类历史上从没有过的,即使没有电脑的模拟和计算,光凭逻辑推理,也应该能理解,只需一代人的时间,一胎化就会出大问题。

19809月,中共中央公布《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这封信是中共办事的典型风格,简单、任性而愚蠢。但是,就在八十年代,一些有责任感的学者就提出,一胎化必然后患无穷。他们在全国性的学术会议上提出,需要调研、要试点,要开展有关生育的科普和教育,要建立社会保障体系,逐渐改变传统观念,在这样的基础上逐步地建立起得到全国人民认同的全方位的人口政策。但是,党最讨厌的就是下面非议中央已经决定了的大政方针。这样理性的声音从没有得到上面理性的回应,而庞大的计生队伍却轰轰烈烈地建立起来了。

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人口老龄化逼到了整个社会面前,一胎化造成的全面危机就要来了,这才想到,一胎化的国策本身就是不可能长期实行的,除非这个人类群体想自杀消亡。可是,这个道理不是现在才出现,早干什么去了?中央是什么时候意识到一胎化的问题的?经过了什么研究,得出了什么结论,有哪些可行的改变,通过怎样的程序,来决定改变人口政策?

这些都没有。改变一胎化国策,用的还是决定一胎化的决策过程,党指挥枪。党开一次中央全会,出席会议的一共255个人,就把一个大国十几亿人今后生孩子的政策定下来了。凭什么由你们255个人来决定这个国策?拜托了,帮帮忙,你们以后做事情也走走程序好不好?国家的事情,走走国家的法定程序,多议议,公开投票表决一下,让老百姓知道你们是怎么决策的,以后要问责也有个依据。人民的事情,让人民也有个发言的机会。党不要包办,总书记不要包办,特别是生育和人口这样的事情,党再英明再伟大正确,也包办不了的。

来源:东网 / 南桥 旅美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