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李春城供出周永康核心罪!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0-14

李春城供出周永康核心罪!

转发此新闻:
1012日,原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受贿、滥用职权案判决,李春城因有重大立功表现等被轻判13年。外界关注,李春城是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亲信, 其有重大立功情节或是供出了周永康核心罪。



1012日傍晚时分,中国官方宣布中国国资委原主任蒋洁敏、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分别被判处16年和13年监禁。二人均被视为落马前“政法沙皇”周永康的心腹爱将。此番二人同日被官方宣判,可断定曾经不可一世的“石油帮”腐败窝案已落锤定音,接下来的时间他们将面对十余年的铁窗生涯。有观察者指出,蒋洁敏、李春城的案件而今已然坐实,但案情中仍有些许蛛丝马迹值得外界继续关注。

蒋洁敏或背负令计划案线索

在今年3月开庭审理的原国资委主任、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一案,官方的起诉书中称,蒋洁敏受周永康之托为他人提供帮助。但早些前有媒体报道称,蒋洁敏因卷入令计划之子的“法拉利车祸事件”中,并且有传言称蒋洁敏从中石油转出巨款给车祸中两名受重伤女子的家属作为“封口费”。

20141222日,全国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部长令计划落马。其曾经掩盖儿子在车祸中死亡的丑闻也被媒体曝光于光天之下。不过随后的坊间传闻更是将这一起车祸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特别是曾有港媒报道称,在发生“法拉利车祸”事件后的两天时间里,令计划出动了中共中办下属的中央警卫局控制消息的扩散。

蒋洁敏出庭受审

同时,周永康和令计划成立一个来自周、令阵营的两人小组,秘谋与北京公安协作消除“传闻”。而这个小组的两个人据传分别是,原政法委秘书长、后任河北省委书记的周本顺,以及黑龙江原公安厅副厅长谷源旭。

在处理车祸赔偿金用作“封口费”给两个女孩的家庭时,两人同意赔偿金总额最高在3,000万到4,000万,一半由原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出,一半由谷源旭出。于是在之后的24小时内,令计划儿子“令谷”的身份信息前后三次被修改,并且其名字和在北京的居住地等信息全部改过;而接下去的数天中,“法拉利”和“法拉利车祸”成为网络敏感词,这反而引发民众的好奇心和公众的注意力。

不仅如此,蒋洁敏还被指控利用担任中石油集团公司副总经理、董事长,中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董事长、总裁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项目建设、职务调整、职级晋升等事项上谋取利益,直接或者通过其妻索取或非法收受14个单位和个人财物。

这在今次宣判的罪名中确也有“受贿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两项罪名。并且汉江中级法院也在通告中称,2004年至2013年,蒋洁敏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项目建设、职务调整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1,403.9073万元(1人民币约合0.16美元);蒋洁敏个人和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其个人和家庭合法收入,对于差额部分中的 1,476.6174万元的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

汉江中级法院称,2004年至2008年,蒋洁敏在周永康指使或授意下,违反规定,为他人开展经营活动提供帮助,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

随着周永康案件的尘埃落定,外界亦结合此前周案落幕之时的细节,比如,周永康主要是从吴兵等人处受贿,而滥用职权行为涉及蒋洁敏、李春城等人,泄露国家机密则是给了曹永正多份绝密、机密文件。再加上此前官媒报道周永康与令计划、薄熙来等人组成的“政治同盟”,不排除蒋洁敏也很有可能是令计划相关案件的重要参与者,更不排除他会在令计划的庭审中现身。

李春城出庭受审

李春城成为重要突破口

对于李春城是如何落马坊间传闻有诸多版本,有人说李春城当天是从北京首都机场被带走的,也有人说出事的时候他在家中,并且多人提及了纪检人员出现后李春城的第一反应,“他要求上厕所,并试图抠出一张手机卡扔掉”。

当时外界有传闻甚至称,李春城的落马或许是跟成都郊区五龙山房地产项目有关。所以,中纪委反腐才以此为突破口,对其进行调查。

但值得注意的是,李春城在中共十八大上当选中央候补委员,他也是十八大落幕后首位被调查的副省级官员。而且在201212月初,李春城被官方通报免去其领导职务。在这前后一年内,四川政商地震被引爆,以郎酒集团董事长王俊林在李春城落马两周后被查为起始,之前所称的红顶商人、灰顶商人乃至黑顶商人陆续卷入此次漩涡。

外界有评论将四川官场地震中落马的李春城、郭永祥、李崇禧视作周永康势力在四川的三个棋子,而这其中又以围绕李春城形成的官商关系网最为庞大。

可想而知,当李春城落马之后,和盘托出了多少个“利益腐败共同体”?有分析认为,中纪委反腐将李春城作为周永康案的突破口,成功地为后来周永康的落马奠定了基础。或许正是有了立功的表现,在今次宣判书上,李春城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监禁,比蒋洁敏的16年监禁少了3年。

如今,根据官方消息得知,蒋洁敏和李春城均被判处没收个人财产100万元人民币。受贿、来源不明财产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对此,二人均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且不上诉。

有分析认为,当中共的反腐反到政治局常委这一级别时,高举“打虎”棒的习近平赢得的掌声却不够响亮。分析称,现今越来越多人已明白,周永康案固然成为中共党与国家领导人涉黑腐败的第一大案,但绝对不是唯一的个案。

来源:多维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