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吉炳轩当年是如何进入令计划和李源潮的“团团伙伙”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0-08

吉炳轩当年是如何进入令计划和李源潮的“团团伙伙”

转发此新闻: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向听众们了如今正在被习近平政权竭力美化的“文革”期间的“上山下乡”运动,被以注销城市户口、断绝“口粮”供应的方式强行赶到农村、边疆的城市青年总人数达到1600多万人,相当于当时的十分之一的城市人口被迫下放乡村。但以习近平为代表的全部八十二万名“工农兵大学生”中还有一小部分是原本是农村青年出身,所以当时上山下乡的城市青年中有幸被“推荐”成为“工农兵大学生”的只有不足八十万,占全部1600万下乡知青的百分之五不到。

左起:吉炳轩、令计划和李源潮

如此说来,虽然包括习近平、刘奇葆等人在内的全部工农兵学员和其他所有“知青”都是“文革”运动的受害者,但这只是从被迫“上山下乡”的一个角度而言。再若从“工农兵上大学”的角度而言,所有的“工农兵学员”无疑又是整场“文革”运动,或者说“文革”荒唐制度的最大的、最直接的、最明显的受益群体。当时说到底还是靠“拼爹”才获取被“推荐”上大学资格的所有“工农兵大学生”,相比于绝大多数普通“知青”而言,绝对是“文革”运动中产生出的社会特权阶层。他们当时能够凭被”推荐“上大学的形式赶在”文革“结束之前即早早返城进而成为国家干部,是以剥夺其他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知青人口的平等竞争机会为前提的。

笔者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也已经介绍过了,祸国殃民的毛始皇驾崩后,高考制度恢复后的头两年里,表面上是终于给了没有机会被“推荐”上大学的每位知青以参与平等竞争的机会,但与此同时,他们的同龄人----所有已经成为国家干部的工农兵学员们也发现历史居然又给了他们这个既得利益集团一次进一步成为人上人的机会,那就是邓小平和陈云提出的所谓干部“四化”政策。当时,从中年知识分子中选拔出胡锦涛、温家宝等人直接进入省部级领导岗位的同时,中、基层干部队伍的专业化、知识化和年轻化的选择范围,只能被局限在“工农兵学员”群体中间。于是,从七七级开始的以李克强为代表的一九七七、一九七八以再往后的历届“新大学生”中的立志从政者还在校园里紧张学习的时候,“工农兵学员”们已经从升官发财的起跑线上冲出一大截了。

众所周知,凭高考进入大学的知青一代中最早的也是一九七八年春入学,一九八二年春才毕业,所以从整体上讲,他们中间的立志从政者无论是比党龄还是比在各级领导岗位上政坛履历的积累,无法不输给与他们同龄的“工农兵学员”们。

当然,中共政治局常委一级里至少还有一个李克强是知青中凭高考获得正规大学学历的,但他政坛履历的“后来居上”在整个中共官场上并对不具代表性,当年的知青一代通过高考进入大学,大学一毕业即被当成团中央第一书记接班人培养的,毕竟只有他一个。

之所以有必要讨论习近平为何相中刘奇葆,更是因为在中共十八大召开之前即使中共党内都无人会料想到本来是会由吉炳轩接掌的中宣部长位置怎么突然让刘奇葆抢走?

前一段时间在中共官场内部也被广为传播的“现任人大副委员长”中也有“大老虎”指的就是吉炳轩。而吉炳轩在中共十八大之后被从黑龙江省委书记位置上升任副国级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原因就是他原本已经被内定为中共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宣部长,十八大召开之前习近平坚持不遵从胡锦涛、李源潮和刘云山三人的“既定人事安排”,“另起炉灶”,但同时也同意对吉炳轩还是要给一个副国级的职务安排。

说起来,这位吉炳轩也和习近平、刘奇葆一样是“工农兵学员”出身,而且也和刘奇葆一样是从共青团省委书记和共青团团中央书记处书记起家。

1993年刘奇葆从团中央调出,出任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其团中央书记处书记的位置让给了比他年长两岁的吉柄轩。

吉炳轩在团中央只呆了两年,即外放至吉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和省委党校校长。三年后,吉炳轩回到北京,出任了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副局长和党组副书记, 2001年开始任中央宣传部副部长。
2003年随着刘云山升任中宣部长,吉炳轩即被宣布为正部长级的中宣部长常务副部长,同时兼任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任。
而在中央机关担任国务院副秘书长期间也兼任过中央精神文明办副主任的刘奇葆从2000年开始即自请外放,不再继续趟“宣传和意识形态领域的浑水”。

吉炳轩担任了整整五年时间的中宣部长常务副部长之后,被再次外放,平调至黑龙江省委担任省委书记兼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自此,中共党内已经是无人不信吉炳轩有了地方省级一把手的资历之后,即可在十八大上“底气十足”地进入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同时接替刘云山的中宣部长职务。谁成想习近平偏偏不买这个账,执意要让刘奇葆“重操旧业”。

不久前有香港媒体披露了吉炳轩去年到江苏扬州接受中共扬州市委书记谢正义在瘦西湖游船上的夜宴,发生意外命案。夜宴的酒菜由岸上的酒店车船辗转送到“领导们”的官船上,途中一名男服务员不幸落水身亡。

报导称,为了捂住此事,扬州方面动用了200多万元(人民币)公帑,让死者家属封口。夜宴已明显违背中央八项规定,又出人命案,此事已非同小可。此外,扬州书记谢正义还涉其它问题,纪委部门早有掌握。

在此之前,包括中共在海外直接操控的华文媒体都有“北京方面的可靠来源证实经过过调查问题突出、由高层圈定而纳入中纪委2015年度要“拿下”的在任和已经”平安降落“的副国级“老虎”名单虽然有好几个版本,但每个不同和版本中都包括郭伯雄和吉炳轩,名单上其他几个正省部级以上的在位和退位高官大多与已经被正式宣布将会受到“法律严惩”的令计划有关。

相关报道中还披露说:吉炳轩的问题与令计划有关,他在任中共中宣部常务副部长时,对令计划的妻弟、时在央视任职的谷源旭关照有加,后又通过周永康,将谷源旭提拔进公安部反恐局,吉炳轩赴任黑龙江省委书记后,又把谷带到黑龙江,提拔成黑龙江公安厅副厅长。

其实,早在中共十八大刚刚闭幕,一中全会的公报中既不见李源潮入常,亦不见吉炳轩入局后没有几天,即已经有海外华文媒体披露出吉炳轩“受令计划牵连”的内幕。

相关报道中说:十八大召开的那年319日凌晨2点,周永康和令计划见面。就令公子车祸的处理等问题,周表示这次想和令做“大生意”。 周和令同意各出一人组成两人团队,和周永康控制的北京警方合作,处理车祸丑闻。这两人是中央政法委秘书长,中央综治委副主任周本顺和令计划的小舅子谷源旭。谷源旭是北京人,曾是待业青年,后去中央电视台保卫科当了一名普通保安员,也当过铁道警察,但在令的安排下出任黑龙江省公安厅副厅长,当然这和周永康和令的老伙计、黑龙江省委书记吉炳轩的帮助也有关系。令和周还同意各出50%的车祸赔偿金,作为封口费给两个受伤女孩的家庭。两人同意,赔偿金的总额最高在3千万到4千万。一半由周永康的儿子周斌出,一半由谷源旭出。

谷源旭作为令计划家族的一员,这些年跟着占了很多光,也捞了很多钱。在24小时内,周本顺和谷源旭让北京警方三次篡改“令计划”的身份信息,其名字和在北京的居住地等信息全部改过。周本顺和谷源旭还彻底删除了警方的车祸记录。网络微博上车祸见证者的爆料被删掉。两篇新闻报道在付印前也被拿下。

相关报道中评论说:吉炳轩原想通过提拔谷源旭进而巴结令计划好让自己有机会进入政治局,不成想令计划这么多烂事缠身,自己马屁不成反受累。

笔者从北京记者朋友处得到的相关信息是,吉炳轩最先是在团中央担任书记处书记时先认识了令计划的老婆,而后通过令计划的老婆牵线进入了令计划和李源潮的“团团伙伙”。如果不是令计划在胡锦涛那里美言,吉炳轩也不会被安排成中宣部长接班人的第一培养对象。而也正是基于这一利益交换,当令计划小舅子在广电系统混得已经不得意时,已经在黑龙江省委书记位置上为十八大入局做政治热身的吉炳轩立刻伸出援手。

至于已经被吉炳轩安排为黑龙江公安厅负责人的令计划小舅子为何会在令计划儿子在北京出车祸的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参与后事料理,日后文章中会有详细内幕道来。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 高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