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云时代革命不需要领袖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0-11

云时代革命不需要领袖

转发此新闻:
慕容雪村,法学院专业背景的小说家,六本畅销书作者,现《纽约时报》签约作家。微博自我介绍为:销号公民,禁言作家,胶带封口的评论者。就像一条被冲到沙滩上的鱼,用尽全力张开嘴,却不知自己能发出多大的声响。2015年“六四”后的第二天,利用慕容雪村在纽约出席国际笔会活动的机会,《明镜月刊》杂志记者在喧嚣的法拉盛有世外桃源之称的英式茶园──玫瑰屋采访了他。

慕容雪村在玫瑰屋接受专访

老虎是哪里来的

问:昨天刚好是“六四”26周年。当时“六四”一过,我记得许多人就说马上就能看见共产党完蛋的这一天。

答:正是因为经历了“六四”,许多人不敢做出这样的预测。今天的中国与1989年有什么差别呢?在1989年的时候,敢于喊出“打到共产党”的人非常少。

问:昨天在华盛顿参加“六四”26周年纪念活动时,还提到这个,那个时候,确实没有几个人想到“打到共产党。”

答:现在在微博上能看到,认为这个党是个恶党,有“庆父不死鲁难未除”这样想法的人,上百万估计都会有。这个变化还不振奋人心吗?

89年时,大家抽象喊出民主、自由,建立的民主女神像也不假,但到了现在这个时代,人们对计划生育制度,户籍制度、劳教制度、中国人权状况的批判;还有人在基层尝试普及民主实践,对民主模型也有诸多讨论;在89年的时候,没有人对“文革”和“大饥荒”的反思能到这个程度。在互联网时代,无论是话题的深度和广度,参与人数、启发的人群,无论在那个方面,都超越了1989年。

问:为什么在你说的这么多乐观的情况下,仍然有很多人看不到希望?中国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群体事件,为什么一直没有形成星火燎原、烽火连天的场景呢?

答:巨大社会变革其实是个蝴蝶效应。也许一个很小事件就能引发大规模革命。很多革命都是这样引发的。我们不能像算命先生一样来预测革命究竟什么时候会发生、在哪里发生、如何发生等。但是,对比现在与1989年的,你会发现,清醒和更勇敢的人真是不少,甚至更多了。

1989年时,有三个人在天安门往毛泽东像扔油漆,后来被学生扭送,如果现在发生这个事件的话,至少有另外一拨人站出来支持这三个人。

1989年,学生去天安门,是希望推进共产党改革。今天如果再发生这样的运动,结果应该也会跟当年不一样。


来源:明镜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