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共青团是一具政治僵尸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0-14

共青团是一具政治僵尸

转发此新闻:
共青团中央书记处近日发表文章,声称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新挑战,共青团如果不积极应对、不改革创新,就不仅是跟不上、不适应的问题,而且可能失去组织存在的价值,故必须切实增强自我革新的勇气。但如何「自我革新」,通读全文,让人如坠五里云雾。这表明,在中国转型时期,共青团本身正处于焦虑和迷茫中,迄今不知所措。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共青团就逐渐丧失了存在的理由,成为一具政治僵尸。

这篇文章有个副标题,叫「深入学习习近平同志在中央党的群团工作会议上的重要讲话」。今年7月份,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高规格的「中央党的群团工作会议」,习近平发表讲话,强调党的群团工作只能加强不能削弱,只能改进提高不能停滞不前。他要求工会、共青团、妇联把思想政治工作贯穿所开展的各种活动,多做组织群众、宣传群众、教育群众、引导群众的工作,多做统一思想、凝聚人心、化解矛盾、增进感情、激发动力的工作。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发表文章,就是对党的总书记的一个工作思路上的答复。

一个更大的背景是,社会上盛传习近平对出身团干的党高官之不满与不喜。习近平2012年上台后掀起反腐风暴,这在很多人看来,就是对「团派」的一次清洗。清洗之说可能言过其词,但习近平大概是有感于党内团派领导人的表现,觉得他们缺乏干实事的真本领、工作表现平平,据说颇有意冻结团干接班的老规矩。此种政治动向有迹可循,这就事关很多团干部的「前途和命运」,引发他们的焦虑是必然的。

明知习近平对共青团工作和团派干部不满,团组织却欲「自我革新」而不得其门而入。习近平公开讲,共青团现在的主要问题是脱离群众,要求他们深入群众、团结群众、发动群众。共青团中央书记处表态说,将来要凝聚青年、服务青年、服务大局。但现在党本身就是脱离群众的,它除了行使权力之外,并不与群众发生统治权力之外的其他联系。在这种情况下,要求共青团去联系群众,完全没有可操作性。

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共青团就逐渐丧失了存在的理由,成为一具政治僵尸。在革命和战争年代,中国共产党要发动群众参与政治和军事斗争,共青团可以当它的助手。中共建政后,国家推行公有制,需要激发年轻人的劳动积极性,这种动员青年生产的需求确立了共青团在国家政治中的地位和作用。改革以来,中国共产党忌讳社会的政治动员,而生产动员则由现代企业制度的生产、报酬管理与激励机制所取代。共青团成了中国社会一个「多余的人」。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共青团也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做,以避免自己完全多余。当年成立了中国青少年教育发展基金会,募捐建设「希望小学」,再就是组织中国青年志愿者活动,并在企事业单位开展创建「青年文明号」活动。但前二者是越教育、公益之「俎」代教育部门、社会公益组织之「庖」,后者则是试图帮企事业单位管理之「闲」,这种重新定位顺理成章地失败了。

但共青团发挥了一项重要政治功能,就是为各级党政储备接班人。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提出党政干部「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的要求。此后中国大量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出身共青团,其中包括胡耀邦、胡锦涛两任总书记,再加一任总理李克强,目前还有若干高官准备接中央领导核心的班。造成这种政治现实的原因,是中国的权力金字塔结构繁复,一般人要按制度在60岁退休之前从基层干到省部级、国家级几乎没有可能。唯一可行的捷径,是担任各级共青团的领导,这些岗位无所事事而位高,经常没有竞争就直接进入相应层级的党政干部接班人行列。所谓年轻化,实际上成了「共青团化」。

这实际上是中国共产党培养接班人的一个巨大陷阱,是一条歧路。共青团是一个无所事事的组织,它每年的工作就是组织一次「三五」学雷锋活动、开一个「五四」青年节纪念大会、发一批「五四」青年奖章,此外全社会根本就不知道共青团的存在。共青团干部养尊处优,普遍养成一种浮在表面、甘于平庸、花里胡哨的品质,让他们去领导国家,国家实际上既缺方向感,似乎也没有明确目标。团派平庸且不去管它,关键是中国共产党形成一种路径依赖。没有合适的人接班,本身是中国政治的困境,但中共自从「有路可赖」之后,反而不去改革政治以解决的接班人困境了。

现在习近平要共青团做实事,自我革新,但在中国社会,「权力动员」早就取代政治动员,生产动员也是多此一举,共青团的的确确已经「失去组织存在的价值」。工会、共青团、妇联要想在中国复活,恢复活力,其前提是共产党需要进行社会动员,那只能有待于将来政治上的民主化了。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