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毛泽东,中国的灾星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0-09

毛泽东,中国的灾星

转发此新闻:
毛泽东就是中国的灾星,他的存在骚扰得民众无宁日。三年大饥荒的岁月刚要结束,1962年底他意图“反修防修”,防止演变。中国农村逐步推开一场政治运动,四清运动,最初是“小四清”,“清工分,清账目,清财物,清仓库”,后来扩大为“大四清”,即“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农村的四清运动与城市里的三反五反运动合称“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接着就是搞“文化大革命”,造成中国历史罕见的灾难。


近来国内不少人来信,称毛泽东为“毛伟人”,是否笔下有误,应该写毛罪人。毛泽东的一生,最大的能量是作假、整人、杀人,搞了许多政治运动。仅反右派伤害了无数知识分子,大跃进(大饥荒)饿死很多人、造成人吃人,文化大革命各种破坏更严重,打死逼死无数人们,假案冤案不计其数,毛泽东不死国难未己(他死了文革结束),他是古今中外罕见的罪人,比中国历史上最暴虐无道的秦始皇还秦始皇,货真价实的毛罪人,罪不容诛,典型的扰民灾星。

一,四清运动的开展

有文献记载:19632月,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工作会议,重点讨论展社会主义教育的问题。在这次会上,毛泽东在刘少奇讲话时插话指出:“我国出不出修正主义,两种可能,一种是可能,一种是不可能,现在有的人三斤猪肉,几包纸烟,就被收买了。只有开展社会主义教育,才可以防止修正主义”。经过讨论,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厉行增产节约,反对贪污盗窃,反对投机倒把,反对铺张浪费,反对分散主义,反对官僚主义运动的指示》,但该指示只在县级以上单位实施。会后毛泽东便着重农村如何社会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的问题。

据文献介绍:19632月毛泽东在中央会议上介绍了保定地区“清理账目,清理仓库,清理财务,清理工分“(简称“四清”)的经验。后又发现东北局宋任穷同志和湖南省委的报告,具体讲述了当地社会主义教育经验,包括“正面教育”,“群众自我教育”等。

19635月杭州会议,毛泽东把各中央局书记召集到杭州,举行包括部分政治局委员参加的小型会议。会中指出“要点就是阶级,阶级斗争,社会主义教育,依靠贫下中农,四清,干部参加劳动这一套。” 511日晚的讲话中毛泽东着重强调“不要性急,要搞稳一点,不要伤人太多。”这样说了还不放心,12日凌晨又把各大区的书记找去。再次强调,不要一哄而起,要准备好了再发动,要有强的领导,不打无把握之仗。最终杭州会议决定一共十条。

后来被称为“前十条”。 杭州会议后,“四清运动”初步展开。

文件强调:

第一:必须分清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的界限,并且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

第二:必须团结贫下中农,正确对待上中农,不能一律看侍,分清矛盾性质。

第三:正确对待,富,反,坏分子问题,发现问题、特别是治安事件要及时处理。

第四,正确对待地主,富农子女。为了达到这些要求文件提出了许多政策界限。另外后十条还提出要结合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整顿农村党的基层组织。”

二,毛泽东与刘少奇出现分歧

文献报导:这十条的效果并不理想。湖北省试点铺开前后死了2000多人。后来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妻王光美带工作队到河北省抚宁县卢王庄公社桃园大队搞试点。工作队再次替代基层群众,说犯有严重“四不清错误”的干部,在上面大体有根子。单单注意下面的根子,不注意上面的根子是不行的。应该切实查一下上面的根子。后来将其总结出的经验即桃园经验进行推广。

是年7月刘少奇同志在各地多次讲话中强调: 后十条中团结95%以上的干部规定不恰当,要改,二是要扩大四清的范围,不止是经济方面的问题,经济、政治、思想、组织四个方面的问题,统统要搞清。三是要在运动中集中精力打歼灭战。桃园经验在全国宣传,后十条的修正案中提出“整个运动都由工作队领导”。

196412月,毛泽东与刘少奇之间发生了严重的分歧。分歧主要在两方面,运动性质和运动方法。在运动性质上毛泽东多次公开指出“关于运动性质的几种提法,即‘四清’与‘四不清’的矛盾刘少奇认为主要矛盾,在基层富裕农民与群众”

19651月,毛泽东在一个小型会议上不点名地批评了刘少奇。 “繁琐哲学”学习文件内容过繁琐,“冷冷清清”不依靠群众。提出“四清 ”运动,“一是不要读文件”,“二是不要人多”,“三是不要扎根串联”,毛泽东对刘少奇产生了极不满意的情怀。

1965年下半年,毛泽东基本放弃了“四清运动”,认为这场运动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他所谓的根本问题,就是他个人特权专制,怕他人夺取,因而他转入筹划和发动“文化大革命”。不久 “文化大革命” 开始了,各地的四清运动到了冬天就慢慢退出了历史舞台。这时老百姓己经意识到了,政府要搞大的政治运动,会出现更难过的日子,出现了风雪来了的一首诗:

“暴风雪来了”

暴风雪啊!

你为谁来了,

为百姓鸣不平来的吗?

为资本主义灾难来的吗?

暴风雪啊!

你吹不走人们的_饿,

你掩盖不了冤死者坟头的增添,

吹除不去百姓们的灾难。

三,─切都成了资本主义

四清运动开始于1962年底,运动主要的活动在农村,从城市抽调很多干部参加四清工作队,抽了一些行政干部,我没有亲身参与。而运动的时间不长,最大动作是1965年~1966年两年时间内,我听到的都是从病人或家属口中传说的。有以下事件:

1,因为“资本主义思想”吵架。四清在农村搞的轰轰烈烈,城市比较冷清,我们除了正常工作之外,可以到同学家去玩的。40年代开封女师的同学田俊卿,患了进行性肌萎缩病,她很寂寞,她经常约我们去她家闲聊,她丈夫赵鳞是河南人民出版社总编,有名的老左。我们每次去他家,赵鳞欢迎,做饭、冲茶,有时候我们谈话不符合他的思想意识,会发生辩论,因此我们都不想去了。若多日不去,田俊卿又让孩子去请我们 (因为那时候家中没电话)

1966年早春的一天,我、梁立敏、苏哲倩、崔振芳约定去田家玩。我无意中说:“你们谁要小猫,我家大花猫每年会生两窝,每窝生45个很可爱小猫娃。春天那一窝四个小猫给徐庄二钢家了,这一窝5个小猫已满月了。”

老崔嘴快,你小猫给的那家,他们给你送了四个公鸡娃吃。我说农村缺猫,有多少猫他们都要,住平房老鼠太多,没有猫不行,因为老鼠多,养猫也不用喂食物。

赵鳞发表言论,小猫换鸡娃是资本主义作风,养猫不喂食物,全靠剥削我们一听恼火了,于是我们几个人对他吵起来,送鸡送猫全是人情老鼠多了,猫吃饱了,喂它食物它不吃,什么剥削,难道说这是剥削老鼠吗?闹得不欢而散。不久文化大革命开始了,赵鳞成了资本主义的当权派被批斗。十年后他来我家作客,言谈话语完全变了。

2、四清对农民们又是一次镇压,以阶级斗争为纲,是对广大民众的─种刑罚,对地、富、反、坏、右五类分子进行清查。六代祖宗、父母、子女、兄弟、姐妹、老爷、姥姥、祖父祖母、叔叔婶婶、伯父伯母、堂兄弟、舅舅、姨姨、表兄弟、表姐妹,在这个家族中有无被杀、被斗、被管、被关、贪污腐化份子等人员,若查出有这类人,要进一步查与他的关系人,有无来往或其他活动等等,这项活动与封建王朝罪祸株连九族的法规相似,世间出身无法选择,出身可以决定一生的命运。老百姓有句名言

“出 身”

万般皆下品, 唯有出身高。
富贵命中定, 何需把心操。

在这个时期对地主、富农等人的政策和土改时差不多。镇压、批斗,湖北襄阳25天内逼死了74人;江苏句容一个县一年内82人自杀,其他地区折磨死的人、被杀的人不知其数。这事情是一个不孕症家属告诉我的,时间太久,我对事件的详细情况记不清了,今天谈的是大概的情况。

3,养鸡养猪卖钱看病,也成了搞资本主义。广大农村听不到鸡鸣、狗吠声,因为农民养鸡养狗都成了搞资本主义的活动。更有甚者养猪过春节时卖掉,得来几个钱办年货,全家欢欢乐乐的过个春节,这本来是中国人几千年来的风俗习惯,四清期间,把这项活动也划在资本主义的范围内,谁家卖鸡、卖猪都是搞资本主义行为。有人为了看病卖鸡、卖猪等畜牲也是违法行为。例如,─个50多岁的妇女患子宫颈癌,病人很痛苦,因看病用钱卖了一窝六个猪娃,全家戴上搞资本主义的帽子,特别对她丈夫在村上进行批斗,她一气之下当天晚用草绳栓在杨树枝上吊自杀了,全家人哭成泪人,听到的人们都很难过,这是一年后她妹妹哭着对我说的。

4,吃根油条,喝碗胡辣汤也成了资本主义生活。一个农村的子宫脱垂病人告诉我说:

“在四清查运动中,四清工作组的干部代替了基层干部的工作,一切都成了资本主义,干部吃根油条,喝碗胡辣汤,也是资本主义生活。我家老母鸡孵了一窝20多个小鸡娃,半年后鸡娃长大了,我姨家的妹妹病了发烧,姨夫带了两只公鸡娃到集市上卖,给女儿买点药,回来后成了搞资本主义,割我姨夫的资本主义尾巴,在村委上招集大会进行批斗他搞资本主义的罪行。

那时期草木皆兵,农民的日子很难过。不少农家中没有买盐的钱,在屋后,地头、种一点疏菜,拿到集上卖了,换几个零钱,买点油盐吃,和日用品,也成了搞资本主义。出身好的贫下中农还好过一些,出身不好的地主、富农更受煎熬,各地不少人继续死去了。

俺家划的是富裕中农,只有面朝黄土背朝天,在田地里干农活,天天拉犁、拉靶,造成了这种下茄子病(农民土话,子宫垂脱)。”

民众对四清的岁月有一个打油诗:

“四清运动的岁月”

天是阴沉沉的天,四清运动人多难,

精神折磨肉体苦,真难!真难!

地是无情的地,四清运动多人死,
政治手段来害人,真冤!真冤!

太阳无光昏沉沉,四清运动不像人,

食不果腹强劳动,真恨!真恨!

月圆月缺自古有,四清运动真少有,

黑天昏地人疲倦,真烦!真烦!

星光闪闪促人思,四清运动无天日,

灾难无头又无尾,真忧!真忧!

来源:纵览中国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