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周永康之子漏网?中共缄默的难言之隐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0-28

周永康之子漏网?中共缄默的难言之隐

转发此新闻:
1026日,为期4天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在北京召开。在会议前夕,六位与周永康有瓜葛的显赫高官──正部级的国资委主任蒋洁敏、成都市原市委书记李春城,以及海南省原副省长冀文林等人被集体判刑。或可理解这是中共高层为了全力做好五中前的备战工作,而力求周案全面收官。但是,周永康之子周滨“因涉嫌非法经营罪”,于2013121日被湖北省宜昌市检察院带走后,至今近两年如同人间蒸发,音信全无。中共为何至今仍未披露周滨及其亲属涉嫌违法犯罪的情况,给出宣判结果?

作为周案核心人物的周滨,依托周永康强大的政治影响力,建立了一个隐秘庞大的政商帝国。周滨的生财之道主要是靠权力关系。周永康的判决书最为直观:周滨、贾晓晔收受折合人民币1.29亿元的财物并在事后告知周永康;周永康要求蒋洁敏、李春城为周滨等人开展经营活动提供帮助,非法获利21.36亿余元。有外流的消息称,最严重的一次,是当时任中石油总经理的蒋洁敏亲自批示,以极低价格将长庆油田的两个油区包给了周滨,周滨转手就赚了5亿元人民币。

周滨证件照(右)

不单单是蒋洁敏,周永康“大秘”、“马仔”的不法事迹中,都闪现着周滨的身影。如已落马的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他凭借将一个世界级石化项目落户揭阳的政绩晋升广东副省长,随后主政广州。但不为人知的是,之所以这一项目能够“无中生有”,源于万庆良增向周滨进贡5,000万元,条件便是游说当时的拥有项决定权的中石油董事长蒋洁敏。

周永康的“打手”、四川黑道商人刘汉吸睛指数最高,他与周滨可谓是共生互利的关系。刘汉掌控的汉龙集团,产业涉及了房产、市政交通、水电和食品等多个实业领域,在四川当地家喻户晓,而这一层外衣的背后是多是权钱交易,更夹杂着数起命案。

早在2006年,曾经因为生意纠纷而派人刺杀刘汉的袁宝景三兄弟,因雇凶杀人和杀人罪被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当时有政法系统资深人士认为,袁宝景案,三兄弟均被判死确实有点过重。因为外界并不知晓周滨的存在,能够利用周永康政府系统的关系,帮助刘汉铲除竞争对手。从此以后,刘汉也摇身一变从不入流的黑社会老大迅速成为横跨矿业、资本的亿万富翁,从此以后,他也因此获得了“杀人执照”。

如今,周永康案已于五中前结案,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周滨又怎么会成为“漏网之鱼”?究其所以,或是案件早已落地,只不过未对外公布。从案情上看,刘汉涉黑,意味着周滨案不仅仅是经济问题上的贪腐,还有官、商、黑社会等种种的身份角色和利益交叉。刘汉案并不简单,不仅牵涉9条命案,还涉嫌拥有大量“军事武器”,种种勾连内幕意味着这个以周滨为核心的政商团体逾越党纪国法,从高层权力运作到底层社会盘剥论及案件的复杂性及严重性,以及牵涉范围之广等,周永康父子是史无前例的,或也是中共低调处理周滨案的一个考量因素。

从情理上讲,这或许也是中共不搞政治株连回避敏感的用意。今年33日召开的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上,空军指挥学院副院长朱和平当时就原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之子浙江省军区副政委郭正钢落马之事表态,“共产党是不搞株连九族的,那是封建社会,一人犯事满门抄斩,现在不是这样。是谁的问题就是谁的问题,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周永康作为曾经的政治局常委是政治人物。周滨作为他的家人,既无公职,也非公众人物。悉数近年内的类似案件,除薄熙来、谷开来案等较为特殊的情况,基本都未涉及到落马官员们无公职的家人。而回到案件本身,周永康案收官,对于深度参与了周案件权钱交易的周滨来说,对他的判决无论如何都是绕不开的。身为周永康的至亲,这是从一出生就注定好的命运,让他前半生获得无数荣华富贵的同时,也将在后半生让他身陷囹圄。

来源:多维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