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爆炸案及侦破模式为何总是如此类似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0-04

爆炸案及侦破模式为何总是如此类似

转发此新闻:
当中国一年一度的国庆长假来临,人们正忙于准备休息度假之际,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的社会事件:930日下午3时许至101日上午8时许,广西柳州市发生18起连环爆炸(其中17起发生在柳城县范围,1起发生在柳州市区),致10人死亡、51人不同程度受伤。

「广西柳城爆炸事件凶手已找到,但他为何实施爆炸的深层原因永远不为人所知。这就是中国。

警方很快宣布,案件「成功侦破」,系列爆炸案系广西柳城县大埔镇33岁男子韦银勇所为,韦已在案发现场被炸身亡。警方称,犯罪嫌疑人韦银勇「因采石生产与附近村民、相关单位产生矛盾」而制造这起案件。警方认为「成功侦破」的理由是,「警方经现场勘查、调查访问以及相关视频和痕迹检验,获取了相关证据,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

这次连环爆炸事件,当局严控相关讯息传播,大量删帖,屏蔽关键词,发出多次报道禁令,甚至通过微博管理员发布提示讯息称,「由于广西柳城县爆炸案嫌疑人尚未抓获,为了避免妨碍公安机关侦破案件,请网友和媒体暂时不要发布最新的涉嫌讯息,等待公安机关的进一步消息通知」。有关柳城爆炸案的讯息,网络上转发和讨论极少。对一起刑事案件采取如此限言禁言措施,这是以往从未有过的。可能是因为这次的连环爆炸多达18起,以往从未有过,担心有人效仿。除此之外,这次爆炸案的发生及侦破模式,与以往非常类似。

在中国,过去此类爆炸常有,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即发生一两起。如2013年发生在福建厦门的陈水总案,只是因派出所把陈水总的年龄搞错,无法办理社保,他多次找公安等部门改错而不得,致改变贫困的希望破灭,于是在公交车上制造了爆炸案,造成47人死亡、34人受伤。此次爆炸只发生了一次,但伤亡惨重。警方公布原因说,「陈水总因自感生活不如意,悲观厌世而泄愤纵火。」2011年,江西抚州居民钱明奇因房子被拆迁,拆迁费过低,上访十年无果,在抚州市检察院、抚州市临川区政府及政府旁边的马路上制造了爆炸,致4人死亡,9人受伤。这次爆炸虽是连环爆炸,但都针对政府机关,只有三起。2012年发生在云南巧家县白鹤滩镇花桥社区便民服务大厅的爆炸,也是针对政府部门,致3人死亡、14人受伤,警方称,幕后主使邓德勇是因「对被征收土地和房屋补偿不满」,而与宋朝玉合谋「通过实施爆炸制造社会影响」,被赵、宋雇用将爆炸物送入便民服务大厅的赵登用当场炸死。

与此次柳州连环爆炸案警方公布的情节「韦银勇已当场被炸身亡」一样,厦门公交车爆炸案、抚州连环爆炸案及云南巧家爆炸案告破之时,嫌犯陈水总、钱明奇、赵登用(后遭质疑才查出主使是邓德勇和宋朝玉)都被当场炸死。造成这些血案的原因,几乎都是因社会深层矛盾而起,而且都与政府有关──韦银勇死前在微博上写道:「一个社会,如果好人活得安心而滋润,坏人活的动荡而焦虑,就会不断有坏人选择做好人。反之,如果好人活得动荡而焦虑,而坏人活得安心而滋润,就会不断有好人选择做坏人。坏人做坏事不可怕,可怕的是好人不得不做坏事。」

而警方的侦破,也都是以「嫌犯被炸身亡」告终,并且还会以此宣布案件「成功告破」。当局对外公布的事发原因,则往往都语焉不详地定性为当事人「悲观厌世」「报复社会」,再不公布详情。荒谬的是,案件的发生,已成中国社会的一种模式;警方的侦破,也成了一种「模式」。

作家赵丽华说:「广西柳城爆炸事件凶手已找到,但他为何实施爆炸的深层原因永远不为人所知。这就是中国。包括前些日子的各个化工厂爆炸。爆炸遮不住,爆炸原因永远被遮住。不追根逐源,悲剧永远重复发生。」她一语道破了这种「案件模式」和「侦破模式」一再出现的原因。

来源:东方日报 / 东步亮 时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