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五中前夕密友爆料:有人怕刘源升上去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10-09

五中前夕密友爆料:有人怕刘源升上去

转发此新闻:
“异见人士不厌其烦地使用我这两句话,醉翁之意不在我,而是处处指向刘源。”被视为总后勤部政委刘源上将密友的北京学者张木生,近日发表声明,澄清自己的一些言论并非针对两任国家主席习近平和胡锦涛。他7日对媒体表示,“军队改革正在进行,有人怕刘源上去”。

总后勤部政委刘源

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前夕,外界关注前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能否进入中央军委。网络传出一则《张木生严正声明》,张木生强调,他在十八大前夕发表“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的言论,并非批胡锦涛;年初称“面对经济下滑,中国有一手好牌,千万不能下成满盘臭棋”,并非反对习近平。

香港《星岛日报》报道称,张木生7日确认该声明是他所写。他表示,“某海外杂志多次引用我的话,说‘刘源的智囊张木生’云云反习反胡”,所以需要澄清。

张木生重申,“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是针对中国在2009年投入4万亿元人民币救市,“明眼人都知道,是谁一面大唱普世价值,一面将中国经济带进阴沟。”资料显示,时任总理温家宝大力推动4万亿救市。

“这当然不是影射胡总书记。胡锦涛对我有再造之恩,我怎么会说他?”他说,上世纪90年代,胡锦涛推荐他到西藏锻炼,担任那曲地委书记,他一直铭记在心。

谈及他年初发表“谨防经济断崖式崩塌”的闭门演讲,他说,中国经济千万不能滑向虚拟经济:“我不是影射他(习)。放眼全球,哪个金融开放的国家不被美国洗劫的?中国若是金融继续开放,很危险。”“我多次公开地说,有习一代是中国的最后希望。”

外界一直流传张木生是刘源的智囊,张表示,“我不是他智囊。刘源比我有智慧得多了。刘源看到谷俊山的问题,就知道军队两只大老虎(郭伯雄、徐才厚)肯定有问题。他是两次给我的书写序,但是他写的书比我写的书好多了。”

“异见人士不厌其烦地使用我这两句话,醉翁之意不在我,而是处处指向刘源。”张木生进一步指出:“就是想挑拨中共高层,制造矛盾。因为军改(军队体制改革)在即,怕刘源上去。”

张木生解释,军队刚刚倒下徐才厚、郭伯雄,“除了张又侠(中央军委委员、总装备部部长),不少都是在两只大老虎在的时候买官卖官的。他们肯定怕刘源上去。”

张木生退休前任中国税务杂志社社长,其父曾任已故中共领导人周恩来、董必武的秘书。张木生在1968年写过一篇文章作为手抄本在知青当中传播,当时就提出了三农问题,20世纪80年代担任中共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员。
后赴西藏自治区林芝地区任专员;1996年任中国税务杂志社社长。2011年,张木生出版了《改造我们的文化历史观》一书,主张“重新回到新民主主义革命”,在思想界有较大影响。张木生与刘源交好,刘源曾为该书作序。

去年,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前,张木生曾在演讲时爆料,军队腐败不只是徐才厚、谷俊山,其严重程度比预想的厉害得多。张木生说,谷俊山涉案三百多亿,尽量压下来到了他自己身上,现在还有8.6亿。徐才厚一个人就十几亿,而且还有比他厉害的,不仅仅是买官卖官,还敢动用军费。

刘源曾经在郭徐“双核”仍然在位时,几乎凭“一己之力”“几经磨难”地向谷俊山发起挑战,从而揭开军队腐败现实,启动军队反腐,而且也为党政系统强化对“枪杆子”的掌握提供了契机。因此,扳倒谷俊山一人,不仅体现了刘源本人的决心勇气,也说明了反腐一方撬动时局的视野和能力。在此事上的成功,也说明刘源与中央方面能够实现一种密切配合。再加上刘源与习近平之间的密切联系,军中新上位“红二代”将领群体的支持,随着军中反腐的进一步展开,刘源成为“军中王岐山”渐有更大可能。

《纽约时报》近期亦发文盘点“习近平核心权力圈中的重要人物”,刘源也成为之一。文章指出,习近平也会收到来自“太子党”的非正式建议。刘源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他对美国特别强硬,绝非友好人士。他也是一个具有预防“颜色革命”思维的人。

多维新闻曾有分析指出,刘源与习近平有相似的人生经历,同样经历过“文革”及父亲被打倒、家庭离散、上山下乡、百姓照顾的生活,习近平甚至曾表示在下乡青年中,自己和刘源“不谋而合”。不过后来二人选择了不一样的道路,习去了河北,刘源去了河南,后来一个从政进入中央最高决策层,一个从军一路升迁。或许也正是因为历史的要求,这两个曾经“不谋而合”的人,可能即将开始新的合作,将他们父辈建立的军队,进行脱胎换骨是的重新打造。

中共中央政治局720日的会议曾决定,今年10月在北京召开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据悉,中共第十八届五中全会将延续上街惯例,于1015日至18日召开,18日全会结束时出台十三五计划。虽然舆论普遍认为,这次全会聚焦点将是经济议题,但是人事调整必然少不了,尤其作为十九大前最重要的一次中央全会,很多人事铺垫将从此时开始。

来源:多维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