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高耀洁:惨绝人寰的中国大饥荒饿死多少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9-18

高耀洁:惨绝人寰的中国大饥荒饿死多少人?

转发此新闻:
高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毛泽东,他是人民的大救星,他执政时代,饿死多少人,是大救星的杰作吗?这个灾难的时代,明明是个悲惨的时代,他吹嘘为大跃进,他把大饥荒,说成“三年自然灾害” 他把灾难嫁祸于天,将那场深重的大饥荒,饿死人的灾难、归咎于自然的天灾,其实是人祸。


有文献记载,国务院副总理薄一波终于说出了真话,他说:“1958年的‘大跃进’和1959年‘反右倾’后的继续‘跃进’,给我们国家和民族造成了严重的灾难”。 人所共知,“三年困难时期’,主要是‘大跃进’、‘ 浮夸风’、‘共产风’、人民公社化运动和‘反右倾’运动造成的”。“全国赤地千里、饿殍遍野的惨象完全是共产党造成的。”:“高举‘三面红旗’,高指标,瞎指挥,一平二调,造成国民经济大破坏,饿死成千万人,这是中外古今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事件。”

一,惨绝人寰的大饥荒

文献记载:在连续两年丰收后,1959年粮食收成是个平年。许多农村地区的主要劳力都被调去大炼钢铁,造成农业产量收成不足。1959年春播面积比1957年减少了九千万亩,以致年产量只有三千四百亿斤,比1958年减少了四百多亿斤。这是事实谁也无权无势否认, 然而,各地为了表示自己拥护大跃进,不顾百姓们的死话,不惜再次吹牛虚报粮食产量的恶果。基层小吏敌不过县级大人的指挥,只好乱报产量。结果全县本实收一点四四亿斤,却报了二点五七亿斤,全国虚报粮食产量越来越大。民间有一个歌谣:

“吹 吹”

今世人情难置信, 为权为势吹破天。

吹嘘造成万人死, 罪孽深重后人谈。

文献报导:从1958年开始虚报粮食产量,首先是湖北省先提出来亩产一万斤。之后大家攀比,越吹越高。最后天津东郊的一个生产队竟然提出他们的亩产达到12万斤。有些地方还把几十亩的稻子集中到一亩地上,弄虚作假。这是农村的基层干部为了迎合毛泽东提出的超英赶美的一个具体表现 。也可以说他们吹牛拍马是为了个人的官位和晋升,不问不闻老百姓的生命。

有人特意问农民,你是农村长大的,长期在农村生活过,怎么能相信一亩地能产出万斤、几万斤粮食来吗? 他回答说:”我看了钱学森写的文章,相信科学家的话。” 原来1958年农业“放高产卫星”时,钱学森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说太阳能如果利用了多少,科学论证,一亩地可以打几万斤粮。钱学森的文章对毛泽东固然起了作用,当时有人想说; 一个自己种过地对农业如此熟悉的人,恐怕主要还在欣赏群众的冲天干劲,也相信这种积极性或许真能创造奇迹,不想给这种 “热情”泼冷水,因而对高产“卫星”,因为 是毛主席提倡的,我不敢反对,只好,“宁可信其有,不愿信其无。”

说受钱学森文章的影响,是否有点推卸责任呢? 何况,即便在武昌会议上,毛泽东还是相信1958年粮食产量硬有7500亿斤。这个比头年翻一番的产量,1958年至1960年全国把「高速度」的口号喊得惊天动地,各条战线都出现了 ”一天等于二十年的速度” ,即便有人不相信粮食的产量,在反右派之后的这种情况下,他也不敢说真话,提出相反的、真实性意见。

中国共产党官方传统上把1959---1962这段时间的大饥荒称为“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或者“三年困难时期”;而一般学者称为“大饥荒时期”。对于这场灾难,是人为的,中国官方和非官方说法有一个共识,都认为中国共产党发动“大跃进”,盲目追求高速度和高指标,浮夸风和“共产风”是重要成因。

据传说:安徽省省委书记张凯帆知道,上面的政策有问题,经过他亲自大量深入调查,发现民间饥荒情况属实。而遇上这样的县委书记,为了保自己的乌纱帽,欺上瞒下,弄虚作假,虚报粮食产量,对错误的政策推波助澜,老百姓怎能不遭难?

他认为该县的问题十分严重,若不及时采取断然措施,群众必将大批死亡! 他又陷入巨大的痛苦漩涡中:要救人,就必须打开粮库,把粮食直接发到农民手中; 每人每天不能少于─斤,要杜绝层层克扣,就必须停办公共食堂; 要度过眼前的困难,就要对眼前的某些政策予以调整、否决。

而所有这些,尤其是停办公共食堂,就要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因为公共食堂是最高领袖毛主席最为看重、 一直视为“共产主义标志”的东西,以前对食堂提一点意见就会被打成“右倾反革命”,现在要停办,该是何等的“罪过”? 令人不可思议! 安徽省省委书记张凯帆,为了老百百姓活命,按他个人的计划做了,粮库打开了,公共大食堂仃办了。

在庐山会议上毛泽东大发雷霆,痛批张凯帆 “是个投机份子、混入革命队伍“此后,以右倾反革命份子正式逮捕,批斗了56天,囚禁了207天,没有发现问题。放回家之后、他才发现家属们也因此也受了株连。

二,全国赤地千里、饿殍遍野

1959年,这里的粮食产量比1958年减产50%,只有20多亿斤,但是却虚报为72亿斤。结果,政府征购粮比上一年增加18%,许多征购粮和“余粮”是各级官员和民兵打、逼、搜出来的,先后有1万多人被逮捕,死在监狱和拘留所里的达700多人。这样,农民全年的口粮就只剩下100多斤,仅够吃三、四个月的。号召民众以瓜菜代粮食,其实民众把草根、树皮、甚至花生皮都吃完了。官方态度,饿死可以,外逃不行。用民兵把守各个乡村的交通路口,防止饥饿民众外逃,这是河南省委书记吴芝圃的杰作。

炎黄春秋杂志社前总编杨继绳写成“墓碑: 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该书被认为是有关大饥荒最详实和最权威的记录之一。说明:从1958年到1962年期间,中国饿死3600万人。因饥饿使得出生率降低,少出生人数为4000万人。饿死人数加上因饥饿而少出生的人数,共计7600万人。

有文献证实,中共中央承认,“信阳事件”有50万人非正常死亡,但实际数字死亡远高于此。中国副总理李先念和中共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19601112日到信阳调查。5个月之后,陶铸说:“我看了死亡的数字就不要再统计下去了,已经100多万了。”根据信阳地区17个县市的县志推算的结果也是100万人左右,大约占河南省在大饥荒中死亡人数的一半。

全中国陷于大饿荒状态,荒无人烟,饿殍遍野。我生活在河南70多年,据我所知在“大跃进”年代诞生中国第一个人民公社是河南省信阳地区,在这个时期发生了震惊全国的“信阳事件” ,因饥荒造成人吃人也是信阳地区。

“当时信阳地区饿死那么多人,并非没有粮食,所属大小粮库都是满满的,但群众宁可饿死,也没有抢过一个粮库。有人说:这证明与共产党血肉相连的人民是多么听话,多么遵纪守法,多么相信共产党。”这是骗人的官方说法、也可以说是鬼话,其实是群众被共产党镇压怕了、宁可饿死,也不敢去抢粮库。饥荒如此严重,信阳地方政府官员是有责任的,河南省书记应负担,最主要的责任,更大的罪责应该是:古今中外第一罪人、好大喜功、荒淫无道、表里不一、残民有术、人民的大害星---毛泽东。

三,小络回忆饿死人的惨境

我认识一位信阳人,小络,他四岁多正赶上信阳饿死人的时期,粮食全吃空了,人们吃树皮、草根,花生皮等,时间久了各地树皮、草根、花生皮全吃完啦,饿死的人尸体也被活人吃了。据小络回忆:他村里饿死很多人,刚开始还有人去埋葬死者,后来全家全户的人们都饿死了,无人去埋葬尸体了,夏天出现腐尸臭气,这种臭气在各村各地都存着,如有大风吹动了、臭气满地方满村谁都会嗅到;冬天出现干尸,会在他们家里放置很久,无人不处理,这种情况在当年、我们那个地区己是见怪不怪的常事。

一次中秋节小络来我家作客,他一手拿一个小西瓜,他说节日来了,我们一起吃西瓜吧,30年前我们不可能吃到这样的西瓜。他接着说:我小时候谁能想到今天这么好的日子

小络说:”我记得很清楚,1960年冬天,人们饿的很无奈,饿死了多少人我记不清楚了,只记得在我的村边有一户五口之家,三代人,一对老人先饿死了,过了三天他的十多岁的孙女也饿死了,这对中年夫妻饿的很无奈,两人商量在女儿尸体大腿上切了一块肉,煮熟吃了,几小时后他二人上吐下泻的不仃,第二天两人全死了,他们二人死在屋里冻成干尸,一个多月,无人过问,后来公社干部听到讯息,他来这一家,才把他二人的尸体用稻草包缠后埋葬在田野里。

小络说:我全家人都饿死了,他饿的全身浮肿,不会走路,只会爬行,他爬在大路上,被过路货车司机救走了,在这个家庭中生存下来,我7岁开始上学读书,学习很好,高中毕业后,于1977年考上了上海一所有名的大学,毕业后分配在河南一个大单位,工作不错,待遇也不低,很满意。

小络住处离我家很近,我们经常见面说话,听到他谈的信阳饿死人的事件的情况,多么惨无人道。有时候,他说着说着眼泪汪汪:“时间太久了,我记不太清楚更多情的况啦。”

小络说的饿死人的事件很多,我只记得小络说:“我生身父母饿死了,我每逢吃饱喝足时,我就想起他们,现在我孩子的名字是我母亲的姓氏,以纪念我饿死的母亲。”

有一天听很多人说:北大荒、甘肃、山西、宁夏的劳改场等地区饿死的人更多,在劳改场周围,有一望无际的坟墓,有个豫西的病人送我一张老照片显示了那个墓地。

当时死的人很多,死者都没有棺材用,饿死后用稻草缠上尸体埋在土地里,饿死的小孩无人埋、扔在荒野地下沟壕里,村庄周围处处可见这种惨不忍睹的情景。

你们没有在农村生活过的人,不知道当时饥饿民众的情况,真可谓 “哀鸿遍野,民不聊生” 在河南民间传说 “多少” 二字的歌谣:

“多 少”

多少饿魂在荒野,多少饿鬼在哀鸣。

多少生灵被饿死,多少穷人在生病。

多少大祸称天灾,多少官员爱虚荣。

多少吹嘘成灾难, 多少罪名万古传。

来源:纵览中国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