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习大大的愤怒有用吗?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9-01

习大大的愤怒有用吗?

转发此新闻:
习近平在新书《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中提到一件事,他说当年某县被确定为国家级贫困县还专门发消息庆贺,看到这种事情他感到非常愤怒。能让国家最高领导人用上「愤怒」这样感情色彩极为浓厚的词,这样的事情必定不是小事。但为贫困县庆贺这件事,细究起来却似乎又不是什么大事。


中国的贫困县最早始于1986年,应该说政策的初衷的确是好的,制定详细指标和名额,给予贫困县资金扶持和政策倾斜,使贫困县的人们能够早日摆脱贫困。但是,这个扶贫体系最后却走样了。一个贫困县的样本是湖南新化县,这个县争取到「国定贫困县」的帽子后,一戴就是14年,然而记者调查发现,14年间,它获得的财政扶贫资金和因国家级贫困县帽子而获得的政策性倾斜扶持资金总计达十几亿元。

但这些资金却被浪费,甚至或被挤占、挪用。真正落实到贫困县民众身上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此,与民众一如既往地贫困相对应的是,豪华的政府办公大楼和公务员们气派的豪车。扶贫资金究竟去哪里了?这个问题没有人会对民众给出答案。

而早在十年前,媒体就已经曝光多个「贫困县」为钱不要名声,戴上帽子就不愿脱。其中著名的要数陕西神木县,2003年,它在身为陕西第一经济大县的同时还是国家级贫困县,每年享受近百万元的扶贫资金支持。关键是,这样的事情并非特例,媒体报道,2004年,仅在陕西省就曾出现经济5强县中4个是「贫困县」的怪现象。此外,四川巴中四个贫困县设副县长44名,超编50%;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股长(注:最基层的管理干部)李华波套取9400万元公款逃往境外,五年未被发现;国家级贫困县河南台前县因豪华办公大楼扎堆而建,且县领导配有「别墅」宿舍,就在紧邻该县府大楼1公里之遥的城镇中学,学生宿舍却犹如「难民营」。更不用说,经常被曝光的贫困县豪华办公大楼屡见不鲜了。因此,贫困县的常见状态是:贫的是民众,富的是官员。对于老百姓而言,这个头衔其实对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太大影响,但对于一个地区的主政官员们来说,所得利益则是不言自明。

由此可见,贫困县的确是个香饽饽。一个广为流传的段子是:甲县和乙县争国家级贫困县,甲县失败,县长含泪说:我们这次没争取到贫困县的原因是我们县真的太穷了。因此,2012年湖南某县在获得国定贫困县的指标后得意忘形地打出了庆贺了消息,引来一片哗然,也因此触发了习大大的愤怒。但是,每一个地方官员相比都能理解那种庆贺背后的心情,因为,想争取到「贫困县」的名额实在不易,而争取到了这个名额后,能够获得的巨大利益也是可以想见的,最起码,每年国家财政下拨的5.6亿扶贫资金是少不了的,在当下扶贫资金缺乏监督和透明化运作的背景下,这怎么能不让一众地方官员们欢欣鼓舞呢?

这么多年扶贫政策的疏漏之处并非只有地方官员们发现借此钻空子,也有不少学者提出过意见,媒体也在不断进行相关的报道,国务院也表示要对扶贫政策进行调整,官员们只要不是处江湖之远,对贫困县众生态下的潜规则想必都不陌生。所以,习大大见到庆贺贫困县的消息感到「愤怒」让人多少觉得有些不适应。某县官员得意忘形地庆贺只是揭开了贫困县荒谬生态的冰山一角,其实,真正该愤怒的是贫困县的民众们,只是,当下民众的愤怒没有什么力量。希望习大大不只是止于「愤怒」,愤怒之后能有所动作才是有意义的愤怒。

来源:东网 / 赵缶 媒体人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