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牺牲个体为阅兵 阅兵为成就个人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9-02

牺牲个体为阅兵 阅兵为成就个人

转发此新闻:
几年前官方通讯社发出的一组照片,显示人民大会堂内,主席台上几名女服务员为保证会场整齐,拉线将不同行数桌面上的茶杯以划一地摆齐,做到一丝不苟、丝毫不差。纵是百里挑一的人民大会堂女服务员,也有人坚持要辞职,原因是:「这项工作难以掌握其他社会技能」。是的,现代文明社会,一副心思放在无关宏旨、没有实质意义的小节上,是对个人能力的埋没,对大好青春的浪费。

明日举行的大阅兵,可谓劳师动众,劳民伤财,在所不惜。

无独有偶,近日在排山倒海关于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大阅兵的报道气氛下,有网友重提二零零九年「国庆六十周年」阅兵的旧事,说某部队在当年五月接获参加阅兵的通知后,上级下令停止一切探亲补假、停止一切军事训练,全力备战国庆阅兵活动。

在接下来近半年,被挑选参加阅兵的士兵,须接受「地狱式训练」,除了顶碗、顶着翻转的军帽练军姿外,还包括四十秒不得眨眼、睁开眼睛面向着烈日及迎风「瞪眼」等等。人非草木,据称,受训的士兵常常「泪流满面」。

此外,部分士兵为了「踢腿有力、落地砸坑」的要求,没日没夜地反覆练习;为了挺拔的军姿,也有士兵晚上睡觉干脆不用枕头。更甚者,部分士兵竟将两枚大头针分别别在衣领的两侧,只要脖子稍微歪斜,就会扎得颈部生疼,其中一人仅仅经过两周的训练,其颈部就留下了五十八个针眼。

网上流传一则声称是美国人对阅兵的看法指:「我们从来不在自己的家园阅兵,我们只在战场上阅兵;我们从来不在自己的家人面前跃武扬威,穷兵黩武,我们只在敌人的土地上策马扬鞭;我们从来不在白宫门前检阅武器,我们只在实战中检阅武器;我们从来不要求战士叠被子走姿势,我们的军队只忠于国民,我们只强调战争中如何保护士兵的生命。」

这种「美国人的看法」真假不得而知,但是第一,美国除了以诸般借口向别国发动战争,并往往伤及别国无辜平民的「实战」外,的确甚少在自己家门口举行大规模阅兵,顶多就是每年五月份的阵亡将士日,一批老兵驾驶摩托车列队在华府的大马路上疾驶而过,悼念他们阵亡的兄弟。

第二,在尘埃落定烟毒未散的天津滨海大爆炸中,隶属解放军北京卫戍区辖下一个防化团二十多名官兵的先遣小组,为什么要在爆炸发生超过十四小时后才赶到现场呢?如果那是敌国的导弹或恐怖分子的生化袭击,大半日才见先遣部队,附近数以千计,甚至万计居民岂非死伤枕籍?

军队存在的首要目的,难道不是保卫国民的生命财产?换个角度看,在已造成一百五十人死亡的天津大爆炸中,最少包括九十二名消防战士,其中有来自公安消防,也有来自天津港消防,但诚如总理李克强所说,烈士是没有编外的,消防编制属武警,武警是部队的。在前线军人的生命受不到妥善保障之下,居然大费周章去搞阅兵?

「如遇空袭,要原地不动;天上下刀子,也不能动,必须保持原有队形。」据说,这是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天安门开国大阅兵举行前,当时的阅兵副总指挥、十大元帅之一聂荣臻向参与阅兵的全体人员下达的一道必须贯彻的「死命令」,教人不寒而栗。天下间,真有甚么排场,是值得用人的生命去换取的吗?难道真如他们美国人常说的:「搞大阅兵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专利」?

用集体为借口,去牺牲千千万万民众的便利和军人的正规训练,然后又用集体主义的方式,去成就某些个人的荣耀、声望,甚至是欲望。可不是么?明天即将举行的大阅兵,上至现场观礼的零星来贺「国君」或政要,下至收看央视直播的星斗百姓,即使不是「路人甲」,哪个敢说自己不是「跑龙套」的大小配角?劳师动众,甚至劳民伤财,在所不惜,全场最威风的主角,只得一位,没有之一。

来源:东网 / 郭大眼 独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