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说抗战精神 先还原历史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9-19

说抗战精神 先还原历史

转发此新闻:
国台办主任马晓光近日表示:「两岸双方完全可以妥善管控对抗战历史评价的分歧,任何扩大和强化分歧的做法,都是无益和不明智的。」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看看9.3大阅兵的国军抗战老兵,几十年来的普遍遭遇实在令人唏嘘。关爱抗战老兵网等民间组织,每天都在与时间竞赛,目前已收集到全国4000多名国军老兵个人资料,做了无数的好事实事。对比老兵们在阅兵时所受到的忽然「礼遇」,便知道何谓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了。

国军老兵出场时,排在连华南游击队都不如的最后位置

国家民政部事前已下发文件明文规定,国军老兵们要得到这5000元慰问金,或者当天有幸能够与共军老兵们同坐一辆车上场受阅,必须先经过严格的政治审查。起码的条件是绝不能在抗战或内战中跟共军作战过,方能受此「礼遇」。请问这算是那门子「妥善管控对抗战历史评价的分歧」?这是对历史和人民负责,包容宽恕过去的对手,并且追求两岸和解的应有之义吗?请问谁才是以实际行动「扩大和强化分歧」?而这又是有益和明智的吗?

再看看阅兵前两个月,从纪念七七事变七十八周年开始,官媒曾忽然高调地宣扬「中共是抗战中流砥柱论」的过时老八股,令海外华人哗然。这不难理解又是中宣部无风起浪的又一「伟大杰作」,只不过在后来境内外、党内外强大的言论压力下,才自讨没趣地稍为收敛。这个过程正如最初宣布阅兵消息不久,多次强调落后就要挨打,以及炫耀武力的必要性。直到接近阅兵时,才忽然变调处处强调和平,为了和平而阅兵一般可笑。

两次言论主旋律个中变调和博奕,实乃同一思路使然。在语境的变化过程中,我们可见到当局转而祭出了「中共领导下的全民抗战论」,这种换汤_换药的儿戏来取而代之。希望再次以人民来包装其抗战贫血症,然而又再次潜意识地流露出党大于民的尾巴,益发显得自己心虚和底气不足。

回顾习近平阅兵前在天安门城楼上的讲话,也能发现执笔者的思路不脱党史风格。我们不知道当日国家主席,有没有完全按文胆的本子念出相关内容?发言是否能完全表达其心中所想?有没有临场增减内容?然而在官方的阅兵解说稿中,最终仍赫然再出现了「(中共)成为全民族抗战的中流砥柱」这样的核心内容。由此可知幕后战场的文宣博奕是何等地激烈,话语权始终寸步不让,何来半点妥善管控分歧和包容?

据此也就不难理解,官方在介绍出场国军老兵时,仍然脱离实际地把国民革命军歪曲成「国民党军队」,坚持不肯为其正名,一如既往地以党史观视之。不肯承认历史上国军中非嫡系、各派系、地方军、杂牌军才是抗战官兵中的大多数,并不如共军一般一元化、政党化。整体上全军被国民党控制的程度远远不及共产党「党指挥枪」、「支部建在连上」这种党军关系牢固,甚至今天依然如此。这样将两党两军关系相提并论的旧国军史观,本身就证明始终不肯面对和还原抗战史实的是谁。

更可笑的是在介绍老兵出场时,当局居然把他们不知按什么分级标准来划分,排在连华南游击队都不如的最后位置。其极端狭隘的思维定势可谓70年不变。若果懂得易地而处、换位思考,不知自称中流砥柱的人又会作何感想呢?

1937年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已清楚指出:「整个战争,运动战是主要的,游击战是辅助的。解决战争的命运,主要依靠正规战,尤其是其中的运动战,游击战不能负担这种解决战争命运的主要责任。」谁主谁次早有定论,看来主次颠倒的是后人,先人比后人更明白事理,这就是今不如昔。因此全球华人都有理由怀念民国时期的人文精神,怀念十年前胡锦涛稍为开明进步的说法:「抗日战争是国民党军队负责正面战场,是主要的。共产党军队负责敌后战场,是辅助的。」这句话令中共局部回复78年前,主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时的高大形象。

区区一句话带来的宽松,令抗战史向前迈进了一步,这十年民间的研究水平突飞猛进,甚至连对岸也侧目。也因此令中共嬴得多一点儿海内外民心,更令台湾人及执政党看到更多两岸和平的希望,何乐而不为?一句窝心的实话,抵得上阅兵式上千军万马的冰冷展示。中国目前最缺的,已非高科技武器装备,而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软实力,欠缺文明的气度和文化的凝聚力、感染力,这才是9.3阅兵最大的盲点所在。曾参加抗战的前台湾行政院院长郝柏村上将,在芦沟桥抗战纪念馆写下:「抗日战争历史真相,是中华民族最珍贵的精神资产。」只可惜这份精神和资产,在今年的阅兵式上仍找不到,变得没有灵魂。



来源:东网  / 黄东 澳门军事评论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