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堪比“百万大裁军”,谁在阻挠习近平军改(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9-10

堪比“百万大裁军”,谁在阻挠习近平军改(图)

转发此新闻: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是人们用以形容达到某目的其程度之难的古语,反观现世,习近平宣布裁军30万,揭开了军队改革的序幕,外界看来大刀阔斧,势在必行,加之习近平近年来树立的个人权威和政治胆识,好似乎胜券在握。但军队利益集团的达摩克利斯之盾依然阻碍着军改的进行,有分析称,这次裁军的难度堪比邓小平进行的“百万大裁军”,同样面临“陈旧的思想”、“繁杂臃肿难除的机构”、“巨大的既得利益集团”三座大山。

此前,邓小平在百万大裁军中曾壮言:“裁军是个得罪人的事情,得罪人的事情让我来吧!”而军队改革之难也绝非邓小平一隅,在新中国第十次大裁军中,时任总后勤部副政委的刘源谈及裁军时亦曾坦言,在军队机构移交过程中,最难的不是处理资产,而是复杂的人事工作,攀枝末节,利益纵横交错。由此看来,裁军是一个攻坚的过程,绝非易事,而外界盛传的七大军区合为四大战略区等大胆未经证实的猜测,也应为虚言,不可全信。

死板若泰山

军队陈旧之思想

自建国直至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一直军队存在着一种固有的思维模式,因为“被动防御政策”的影响之深远,中国的陆军在海陆空三军中占据绝对优势,在总装备和总后勤处,优势资源的过度调配,也使陆军成为了“被宠坏的孩子”,并拥有一种天然的优越感,而于2013年习近平在听取济南军区工作汇报后也曾言,深化军区部队改革,要放在陆军转型这个大背景下来考虑。

在信息化时代,陆军在战争舞台的地位作用、陆军建设模式和运用方式都发生了深刻变化,要摒弃“大陆军”思维,搞清陆军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使命任务,找准陆军在联合作战体系中的定位。可见习近平早在2013年就已看到中国军队的思维之陈旧,尽管数次提及军队的思想解放,但效果并不理想,使问题拖到了2014年的十八届三中全会。

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中,针对军队思想的解放问题,中国高层就已经作出了战略部署,即推动新一轮军队改革,必须下大力解决好思想僵化、利益固化、功力不济、担当乏力等问题。而思维僵化的问题仍在困扰着中国裁军的进程,此番观点绝非空穴来风。虽然在习近平宣布裁军30万后,七大军区的负责人全部表态赞同,但细心的观察人士指出,表态流于形式,并没有实质性的思想解放动作。

纵观中国历史的近代史,由于思想未能及时跟上时代发展的脉搏,一次次错过了军事变革的先机的例子层出不穷。例如元朝帝国错过了火药革命,清朝未能抓住工业革命。现如今在信息化时代中,中国庞大的陆军面临着陈旧思维的难题,加之30年来中国解放军并没有经历过实战,其战术体系和装备应用也不敢恭维。

而有消息指,习近平近年来也显然对此持担忧态度,光2013年到2014年就有针对军队思想改革的十余次谈话,他曾言军改是回避不了的大考,“在这场世界新军事革命的大潮中,谁思想保守、固步自封,谁就会错失宝贵机遇,陷于战略被动!”可见,如此漫长的时间里,军队陈旧的思想问题依然并长期存在,一时还恐难以迅速消除。

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大会上,习近平检阅受阅部队

迷离若庐山

繁杂臃肿难除的机构

除此以外,随着市场经济的冲击和洗刷,现代军队并非只有简单的军营和指挥所,还有庞杂的军官商业机构、军官媒体、军官医院、文工团、体工团、八一制片厂和军事机关等非战斗机构体系,另外还有武警、森林武警、消防武警等非正规军战斗编制。自改革开放以来,从邓小平进行百万大裁军到胡锦涛精简军队机构的举措等,军队改革的主题一直没有脱离过对军队机构的改革。此前三中全会改革就曾经决定优化军队规模结构,减少非战斗机构和人员,而此番裁军30万意味着新一轮的精兵简政即将展开,重点显然在精简非战斗机构和人员。但事实并非如想象般简单,因为机构并不像人,是一种实体化的物质存在,想要祛除干净,需要大量的时间。

另外,人员的乱流动也给臃肿的机构产生提供空间,军队的正规医院应该是战地医院等特殊医院,但近年来许多军队医院过去承担了大量面向地方的盈利性服务,也让军队医院被许多官兵称为“最不像部队”的地方。目前军队进行的非现役文职人员制度,大量文职人员主要流向了军队医院,使这些医院不得不设立诸多的额外部门容纳这些人,而军队医院良好的国有性福利,又在吸引着社会医生自愿前往,争抢着医疗资源。此前外界已有消息人士透露,针对臃肿的军队机构改革,可能会先从军队医院开刀。

而早已成为舆论众矢之的的文工团,近年来由于成为腐败的“安乐窝”,在腐败猖獗一时的徐才厚时期竟还被成为老虎的“后宫”,让文工团形象一落千丈,而习近平宣布裁军30万后,外界许多观点都认为,文工团被裁不可避免,而文工团随即发生表态,称已经在近年来对文艺兵进行内部裁剪,形象大有改观,自己洗白。可见文工团对此自己所处形势的堪忧,但文工团仅属军队臃肿机构的冰山一角,诸多无用的非战斗机构仍在滋生腐败,削减军魂的纯源动力。但是,如今针对文工团是否真的解散并无确实定论,似乎官方也在左右为难,军营中战士的文化乐趣该何去何从又是一个新的难题,诸如此类的难题如同军队臃肿机构一般不见消散。

消减这些非战斗机构的人员后的去留问题,也成为军事改革难以撼动这座大山的原因之一,值得一提的是,这次阅兵现场,动用的2,000人合唱团,其中包括军队文工团,若将其精简,如何能有效补充文工团规模裁剪之后的空缺?这也是官方现今正在为难的地方。军队下属的报纸、网络媒体等的工作人员(军事记者、宣传人员等)也属于非战斗人员这一范畴,若将其裁剪,巨大的人员合理安置将是一项几大的工程,这或将成为中共精简非战斗机构的绊脚石。

庞若昆仑山

巨大的既得利益集团

这次裁军非常可能会遭遇军中既得利益集团的抵制,因为裁军不是简单的“一刀切”,其涉及复杂的人事变动和机构变迁的关系,操作过程中很可能会遭遇既得利益者的拖沓,可以说是“牵一发动全身”。且因军队山头林立、派系众多,要改革并不那么容易,甚至要比地方机构改革难得多,这考验着习近平壮士断腕的改革决心。

此前,外界一直争论不休的是对几大庞杂的军队机构的精简,但中共一直没有动触,其中总政部主管商业的分属部门、总装备部、总后勤部,被称为军队三大财团,机构势力庞大,盘根错节。

正如英国媒体路透社评论,“习近平这次的改革也将不可避免的冲击一些特殊利益集团”。《解放军报》的文章中也写道,“对中国裁军采取的改革措施肯定会有不同理解,这甚至可能会造成一定程度的风险,因腐败等丑闻,中国当局已清扫了一批军中高级别将领,头重尾巴长是解放军目前人员结构的一大弊端。”显然,裁军面临的阻力和困难重重,这种阻力可能来源于手握军中财政大权的几大军中商业机构和部门,例如总后勤部和总装备部。

军队三大财团有诸多的利益关系网,盘盘相护,例如谷俊山于2009年担任总装备副部长时曾和中国军委副主席徐才厚,以及郭伯雄交集颇深,在查办谷俊山到审查他时,进程十分缓慢,分析人士称背后有巨大的保护伞撑腰,用各种方法阻碍办案人员,最后由上将刘源才揪出谷俊山背后的腐败脉络,可见在查办军队三大财团老虎时难度之大。现如今在对三大财团的机构进行调整时,定会触及到巨大的利益集团,到时亦会考验习近平军事改革的决心。

习近平曾言,必须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攻克军队改革体制机制上的顽瘴痼疾,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当前军队改革面临的突出问题,就是如何打破利益固化的局面,这个问题不能有效解决,改革就难以穿越“深水区”。由此看来,改革的阻力主要来自内部,军队新一轮改革,不可避免要触动很多领域和部门的利益,各种阻力在所难免,但即便如此,也必须勇于打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对军队三大财团更是如此。

中国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主任任天佑曾在《问道改革强军》一书中写道,“从人类军事史看,每一次科学技术进步运用于军事,都以不可逆转的力量要求人们以新的思维思考军事领域的新生事物,带来新一轮军事理论突破,引发重大军事变革。”由此推断,现如今面临着三座大山,习近平军事改革的第一步应从军队思想开刀,剔除军队旧有思想,而于庞杂臃肿的机构和势力巨大的利益集团,也是习近平接下来面临的巨大改革阻力,应在长期的军改中发掘蹊径,方有“军改虽难,但可上青天”的局面。


来源:多维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