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特权使人疯狂 学匪误人子弟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9-24

特权使人疯狂 学匪误人子弟

转发此新闻:
内地学术界不仅盛产学霸、学阀,而且盛产学匪。山西省临汾市人民检察院决定,立案调查长治医学院原院长王庸晋,以及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原院长、长治市政协副主席魏武这对学匪夫妻。

长治医学院原院长王庸晋

王庸晋、魏武的问题是由巡视组发现的。当时,巡视组认为长治医学院「个别领导干部凌驾于党委之上,政治生态问题严重,形成了家天下」,个别领导「名为学者,实为学匪」。在官方政治语境中出现「学匪」一词,说明当前内地学术界糜烂得令人匪夷所思,试问怎么教书育人?

这对学匪夫妻之所以能够实现对医学院的「家天下」,主要是背后有政治靠山。魏武、王庸晋为原长治市委书记魏庶民的女儿、女婿,魏庶民有五个女儿,除长女为哑巴外,其他三个女儿女婿均身居高位,三个女婿都是厅局级干部。魏庶民家族在当地权倾一方,为长治「四大家族」之首。

内地不少地市与长治类似,沦为家族政治的权力场。一些曾经主政当地的官员,利用亲属子女营造庞大的利益圈,几个家族联合瓜分当地的政治经济资源,将之打造成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以致衍生出诸如学匪、官霸等各种怪现象。事实上,今次当局拘捕王庸晋、魏武不敢动用当地警力,而是调用长治市邻近的临汾市警察,从侧面证明这个家族在当地呼风唤雨,何等猖狂。

教育救国 镜花水月

事实上,学匪早已遍布神州大地。例如广东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博导肉体与精神双重虐待学生,经常对学生体罚打骂,甚至曾起飞脚踢所带的两名男硕士研究生;有的女生被训斥到晚上不敢回寝室睡觉,还有的女生顶不住而晕倒。北京大学一些博导色欲攻心,招收博士不是以分数取士,而是以姿色取人,若不委身于他就无法毕业。

第五代反腐整风,已调查了不少高校校长、书记。这些校长、书记手中握有实权,并且有继续向上爬的野心,干起事情来特别心狠手辣,诸如提拔亲信、强占公款、瞒上欺下、巧取豪夺,几乎无所不用其极。他们占据学术领域的某些席位,拥有不少师友门徒,在学术上大搞关门主义,自我标高,在门派上则搞山头主义,排斥异己。

学匪之所以泛滥成灾,主要是特权制度导致的。在中国学术界,有权决定一切,权术高于学术,权力重于学力,这就形成一种氛围:要想在学术界混下去并且混得更好,必须努力捞上一官半职。结果,学术界变得乌烟瘴气,使国人倡导的教育救国、学术报国成为水中月、镜中花。

邓小平当年指出,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大失误在教育。这句话虽然过去了二十多年,仍然一针见血,切中时弊。


来源:太阳报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