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大阅兵 大虚幻 大纠结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9-07

大阅兵 大虚幻 大纠结

转发此新闻:
93日,在西南边陲的小城市,走在遍地是污水的菜场里,各家小商店的老板们开着电视,看着同一个画面,2,600公里外的天安门广场上,肃穆的高级官员按照权力的排位依次站在不同的位置,下面是整齐划一的军人伫列,踢着正步踩过天安门前的长安街。

194599日,何应钦(左)在南京代表国民政府接受侵华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的投降书

互联网中的还有另一番世界,一群人疯狂刷着国旗和阅兵表达对祖国的热爱;一群人努力地普及什么是法西斯,什么是抗日战争的真相;还有一群人挑选着不断翻新的素材,绞尽脑汁的编排段子,嘲笑人类历史上越来越少见的正步奇观。

分裂的资讯流,和大阅兵的主题一样模糊,庆祝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活动,全然看不到反法西斯的影子。领导反法西斯战争的中华民国政权,黯然的在台湾岛上回忆过去。二战结束不到四年,大陆本土之上已然变幻大王旗。作为内战的胜利者,中华人民共和国铲除了前政权领导战争的纪录和记忆,对日作战的官兵受到政治迫害,城市和乡村爆炸性的开发建设掩盖了历次惨烈大战的遗迹,国民政府庄严接受日本投降的受降书文本雪藏至今,作为日本占领军之一的国军第67师为了应付突如其来的内战,也被投入内战的熔炉。一个战胜国已然忙碌得没有工夫去想起曾经取得过一场惨烈的胜利。

被阉割后的历史任人打扮,抗日战争沦落为横店影视城里批量产出的闹剧,一批又一批的日本人被各种滑稽的方式杀死在电视剧中。二战记忆在政府主导下忽而亲日忽而仇日,面目变得模糊不清。二战结束70年以后,政府希望捡起这个全球共同的话题,用来重新体验一把权力的滋味,俯视千军万马呼啸而过的壮观景象。这个突然的举动,尴尬地遭遇了国际社会的冷漠,预期中万国来朝的局面没有出现。即便是本土国民,对突来的盛大阅兵也有些手忙脚乱。一家宾馆打出电子横幅「中华人民共和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被传到网络上成为新的穿越故事,1949年成立的国家取得了1945年的二战胜利。而在阅兵的报道中,一位叫蔡葵的嘉宾带着父亲蔡明德在辽沈战役中俘获的战利品一只手表去参加阅兵,他希望父亲在天之灵可以感受到祖国的强大及和平崛起,然而今天的主题本应当是二战而非内战。

1972年中日重建邦交时,毛泽东对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表示感谢,说没有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中国共产党可能还夺取不了政权

窜改历史图筑大国梦

虽然没有历史的依托,阅兵依旧延续着给社会打鸡血的使命。男兵整齐的步伐,女兵挺拔的胸部,明晃晃的刺刀,喷射着浓烟的战车和巨大的导弹,营造着一个船坚炮利的帝国,如同强心针一样刺激着底层社会的信心。

再宏伟的阅兵,最终就留下一百分钟的视频。繁华世界,何尝不过一掬细沙变成的坛城沙画,喇嘛们呕心沥血创作完华美的世界,随后的一刻会被毫不犹豫地扫掉,将其顷刻间化为乌有。

在华丽阅兵的背后,主流国家没有参与,蓝天不过是临时制造的假象,不远处天津的爆炸还没收尾,股市正在一塌糊涂的挣扎,经济还是没有十分的起色。这百般纠结的现实,才是被一百分钟阅兵激动得热血沸腾的平民,马上就要面对的真实世界。

一场精心营造出来的反法西斯阅兵,依旧依靠着窜改的历史,这样试图树立的大国梦想,就如同马上又要消失的蓝天一样,不过是一场要落幕的戏。阅兵的梦有多大,真实的虚幻就有多大。

来源:苹果日报 / 姚遥 内地学者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