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裁军难 裁军官更难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9-25

裁军难 裁军官更难

转发此新闻:
裁军是重整军队利益格局的最直接方式,因此推行难度也最大。难中之难,在于裁军官。

裁军官是难中之难

解放军现役230万军队中,海军、空军、二炮总额约70多万,其余约150万大多数为陆军部队,包括18个野战集团军、各军区及形形色色的院校机关。客观来说,按每个集团军四五万人的规模来计算,野战力量在80万至90万。这一数量虽然较之其他国家仍然偏多,但相对中国的人口、国土、边境线等因素,尚不算太夸张。问题主要是大量非战斗人员占据相当大的比例,耗费巨额军费,而这些非战斗人员大部分又都是干部身份。

本次2015年大裁军,已经明确主要方向是裁减非战斗人员。实际上可以说,本轮裁军,主要不是裁兵(即集团军士兵),而是裁形形色色的军官。但这恰恰是难度所在。

古往今来,历次改革之所以艰难,最突出的阻碍因素就是以官僚基层为代表的既得利益群体。从王安石变法到清末百日维新,都是如此。目前中国进行的全面深化改革,同样如此。盖改革于国有利,于民有利,唯于官不利。那些不牵涉官僚利益的改革,向来是一马平川,没有什么阻力的。当年朱熔基一声令下,几千万产业工人丢了饭碗,美其名曰「下岗」、「再就业」,官老爷们何曾眨一下眼。而老朱鼓吹「抬着棺材上阵」反腐败、精简政府机构,风风火火一阵后无声无息,机构改革中那些被裁减的官员各个拿到丰厚的补偿,但不久之后许多人又悄悄回炉政府机构。

裁军也是如此。小鱼小虾们没什么,普通的退伍士兵离开部队后,找不到工作的大有人在。但军官们的安置则要好得多。政府要以优惠待遇换取他们的支持。因为这些人都手握大大小小的权力,能量自非普通士兵科比。早在2003年的20万大裁军,军官就有17万。包括许多高级军官被安排到党政系统任职。譬如,南海舰队航空兵司令员、海军航空兵部参谋长郭炎炎,调任中纪委驻国防科工委纪检组长。总后勤部政治部副主任江帆少将,调任国家人口计生委副主任。解放军军需大学政委王志发,调任国家旅游局副局长。第三军医大学政委罗振江少将,调任陕西省副省长。东海舰队副政委徐宏俊少将,调任浙江省人大副主任等等。

本次30万裁军,涉及的军官数量会更多。按照减少非战斗人员的思路,裁军要减少副职领导干部、机关干部及军校、文体团体等许多军队干部。需要注意的是,今次裁军与以往不同,乃是将于军队干部制度改革同时进行。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部署,将健全完善军事人力资源政策制度。大方向是建立军官职业化制度,在军官服役、分类管理、任职资格、等级设置、培训交流、福利待遇、退役保障、医疗保险、住房保障等方方面展开一整套改革,并覆盖军官制度、文职人员制度、兵役制度、士官制度、退役军人安置制度等方方面面。

按照习上任之后,对公务员养老制度等进行一刀切的并轨方式。在本轮「裁军官」的大潮中,将同时辅之以军官制度改革的落定。

来源:东网 / 白非 北京政情观察员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