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蒋培坤逝世 民运人士延续平反六四遗愿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9-30

蒋培坤逝世 民运人士延续平反六四遗愿

转发此新闻:
26年来与妻子“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并肩作战争取平反六四的退休教授蒋培坤,周日(27日)心脏病发去世,享年81岁,遗体已于周二(29日)火化。噩耗传来,民运人士都感到惋惜和痛心,表示会坚决延续蒋老的遗愿。香港支联会也计划国庆当日,游行至中联办要求平反六四。

蒋培坤的遗愿是“平反六四”。

接替丁子霖担任“天安门母亲”发言人的尤维洁,在接受本台查询时表示,据个别的家属向她反映,蒋培坤老先生的遗体,已于周二早上进行了火化。因为去世的消息太突然,除了最要好的朋友和亲属外,其他人也未能赶及参与遗体告别。

尤维洁向记者反映,丁子霖和蒋培坤上周日(20日)离开北京,前往蒋培坤江苏省无锡市的老家,周日(27日)时蒋培坤突然心脏病发去世。她形容,过去26年来蒋培坤一直默默支持“天安门母亲”。对他的离世,尤维洁感到非常难过。

尤维洁说:我真的非常难过,想起26年来政府到现在,没有对我们任何一个答复,当我知道蒋老师去世以后,我心里特愤慨。今天我们失去他,是一伙不可估量的损失。我知道蒋先生曾经讲过,他最大的希望是六四事件能公平、公正得到解决。我们也一定继承他的遗愿,继续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记者问:刚才致电给丁子霖女士,但电话关机了,听说她可能被控制了,据你了丁女士的情况怎么样?

尤维洁回答:没想到有知情者在网络上披露这件事,丁老师的手机关机,也有可能太多媒体打电话给她,现在承受不了这么多媒体去找她。(我)希望媒体现在不要去找她,让她平静。因为这件事太突然了,对于她来说一定是非常痛苦的。


学运领袖之一的王丹,也对蒋培坤的离世感到难以接受。他说,丁子霖这几年的身体也不太好,因为能与丈夫蒋培坤在一起互相扶持,精神和身体上是得到很大的安慰和支持。

王丹指出,六四镇压事件发生至今26年,但大陆当局一直没有正视,甚至漠视死难者家属的诉求,就是要正名六四,追究屠城责任。对于当局采取这种“拖”字策略,王丹形容,这种年复年的等待,对于这一群“天安门母亲”成员来说,是何其的残忍。

王丹说:在此之前也有别的六四受难者家属过世,现在蒋老师又过世了。这已经是正常的(死亡)时间了,政府想用这种拖的方式,让这一代的人生命终结被遗忘,我觉得这种做法是非常冷血和残酷的。现在蒋老师过世的话,丁老师的精神和身体状况,我们都非常担心。希望她能节哀,然后坚强地面对生活中的变故。我们还会一如继往地支持天安门母亲。

王丹又说,即使他无法回大陆探望丁子霖,所以得悉有几位朋友已前往无锡后,也托他们向丁子霖慰问。不过其中来自北京的江祺生,周二早上十时多在北京出发后,已与外界失去联系,未清楚是否遭到控制。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也说,岁月的煎熬,考验了这群“天安门母亲”的能耐。26年来互相扶持一起走过来,要求平反的决心坚定,却敌不过死亡的逼近。

胡佳说,认识蒋培坤老先生的朋友,也许都很想为他举行追悼会。不过胡佳却相信很难办到。

胡佳说:作为我们年青一辈的难过,不仅是老辈年离世,没机会在有生之年看到公正的来临,同时也有一种歉疚,许多的人都想在有生之年看到真相。如果在这时候纪念蒋培坤先生,能不谈到他的家庭?能不谈到这几年受到的打压、监视、骚扰的经历吗?所以我认为这种追思的活动,很可能会施压,不允许去搞的。

一直关注“天安门母亲”的香港支联会,也发声明对蒋培坤的离世表示哀痛。副主席蔡耀昌对本台说,支联会将举行活动,唤起大家不要遗忘天安门母亲,要继续支持他们。

蔡耀昌说:他们这么多年来很坚定去争取公义,我们都很佩服。支联会正筹划在六四纪念馆有一个专题展,包括展示蒋培坤先生的生平,以及相关天安门母亲群体的情况。另一方面,我们亦计划于十月一日,有一个小型游行至中联办。借着蒋培坤先生的去世,表达我们更加需要迫切去平反六四。

1934年出生的蒋培坤,是人民大学语文学系前教授,妻子丁子霖是同校哲学系前副教授。两人的独生子蒋捷连,在1989年六四事件期间,在北京木樨地中枪身亡,终年17岁。

及后丁子霖和其他几位“六四”遇难者家属,组织“天安门母亲”,四处收集、整理和出版遇难者资料,争取当局平反六四。

“天安门母亲”成立以来,蒋培坤一直在背后协助丁子霖。2008年,蒋培坤中风而一度半身不遂,不过仍然坚持为2009年六四事件20周年,完成制作《天安门母亲之路》纪录片。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