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揭秘中信程博明:以“国家队”救市的名义,中饱私囊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9-21

揭秘中信程博明:以“国家队”救市的名义,中饱私囊

转发此新闻:
915日新华社消息,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程博明、运营管理部负责人于新力、信息技术中心副经理汪锦岭等人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被公安机关依法要求接受调查。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

中信证券程博明

中信证券二把手程搏明被带走,表明公安机关的调查正在进入深水区。 

综合媒体发布的信息,现年53岁的程博明2001年加入中信证券,先后担任中信证券襄理、董秘、副总经理;200510月,程博明开始担任中信证券常务副总经理,主持日常工作。此后中信证券总经理职位空缺接近5年,直到20102月才由程博明出任。据了解,程博明身高180厘米以上,喜欢运动,每天都会健步走10公里以上,常人难以跟上,且酒量过人。

但看了关于程搏明的众多报道后,A股君发现大家似乎遗漏了其一段非常重要的经历:程博明在2009年前后曾担任中信证券子公司金石投资和孙公司中信联创的董事长,而中信联创正是外资空头“司度贸易”的设立者之一,中信证券此前被抓的汪定国则是司度贸易的中方董事。 

怎么样?经过A股君的梳理,事情是不变得有趣起来了?但故事到这才刚刚开始! 

在程博明担任金石投资董事长期间,公司在2009年与汇金立方同时精准入股了神州泰岳,而汇金立方的董事长正是某被查高官之子(被封怕了,就不说名字了,A粉自己查吧)。两者入股后仅五月,神州泰岳即上市成功,并神奇的蹿升至创业板第一只百元股的王位,股价最高达到240元(细思极恐,那可是2009年的240元)。 

2010年,金石投资又在另一“妖股”暴风科技潜伏成功,而暴风科技则在年中几乎完美复制了神州泰岳的疯狂走势。 

成立司度贸易 

731日,一家名为“司度”的贸易公司现身被证监会勒令停止交易的24个账户,“司度”也是唯一被勒令停止交易的外资账户,经媒体调查后,大家惊奇的发现,这家注册于欧洲卢森堡的国际贸易公司,背后站着的居然是国际对冲基金巨头──Citadel 

随后,让大家更惊奇的事情出现了,因为“司度”竟是中信证券的孙公司中信联创与Citadel20102月共同设立的,注册地在上海静安区恒隆广场。当时Citadel以自有资金出资400万美元,占80%股权,中信联创以自有资金出资(折合100万美元),占20%股权。中信证券825日被带走的8人中的另类投资部执行总裁汪定国为司度的“中方董事”。 

中信联创全称深圳市中信联合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大股东金石投资是中信证券旗下的专业直投机构。中信联创的董事长和法人代表正是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因此可以推断“司度”正是是在程博明的主持操办之下成立的。 

尽管中信证券后来发声予以澄清,表示“涉事公司股权已于2014年转让”,但对于其下属公司当年为何选择一个有国外对冲基金背景的贸易公司入股,仍百口难辩。

潜伏暴风科技 

A股君发现,金石投资除了与国外对冲基金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之外,还与一家“神奇”的公司──暴风科技深度勾连。

2010年,暴风科技引入华为投资、金石投资等国内资本,开始筹谋在国内上市,当时金石投资的“话事人”仍然是程博明。 


上表是暴风科技的十大股东表,其第三大股东青岛金石暴风投资咨询有限公司(“青岛金石”)正是金石投资于20111122日全资设立的子公司。

从成立时间和企业名称可以看出,青岛金石是金石投资专为与暴风科技的合作而设立的,其成立后数日,即从金石投资手上以5000万元的代价承接了暴风科技约5.8%的股权。 

而且,金石投资在暴风科技中似乎并非简单的财务投资人角色,除所持股份位列第三外,公司高级副总裁毕士钧同时担任暴风科技董事会秘书及首席财务官,并获授公司限制性股票777,600股,按照公司915日收盘价74.9元估算,该部分股权价值接近6000万元。 

携手“令公子”玩转创业板 

如果要评选2015年十大妖股,暴风科技绝对能名列前三,但要论妖气指数,恐怕还是要输给2009年的第一妖股“神州泰岳”,它也是当年创业板的第一支百元股。 

神州泰岳的背后同样有金石投资的身影,而金石投资潜伏神州泰岳同样是在程搏明担任董事长的时候发生的。 

2009518日,汇金立方、金石投资分别以13.2元的价格认购神州泰岳270万股、210万股。金石投资是中信证券的全资子公司,中信证券也是神州泰岳IPO的保荐人。而汇金立方的董事长正是某被查高官之子。 

仅仅5个月之后,20091030日,神州泰岳在深圳上市,股价从100元飙升到了240元!金石投资狂赚1800%。之后,神州泰岳股价持续价值回归,但至第一波次原始股解禁时,神州泰岳复权价格依然在100元左右。 

经济学家刘纪鹏曾评论称,券商一般都以58倍甚至更低的市盈率进行直投,而创业板上市公司发行平均市盈率常年在60倍之上,在短时间内产生至少10倍以上的暴利。因此,券商直投模式被人们称为“嗜血的投资”,严重破坏了资本市场的投资生态。

在程博明掌舵期间,金石投资成为“嗜血投资”的典型。金石投资2009年实现净利1.3亿元。而到2014年底,其利润总额已经增长到20.24亿元。但讽刺的是,这些通过“做多”的来的钱却很可能被用来勾结境外势力“做空”。
上述经历对程搏明的意义可以说非常重要,正是在其担任中信证券常务副总经理及金石投资董事长的几年时间内,中信证券谈成不少的项目,业务突飞猛进,“成绩”突出,因此程在2010年才被正式任命为中信证券总经理。 

中央财经大学刘姝威教授在95日的文章中曾一针见血的评论道,与“反腐风暴”之前的股市丑恶现象相比,目前股市丑恶现象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肮脏的股市里,有人甚至胆敢以“国家队”救市的名义,中饱私囊。可见,股市的肮脏才是这场股灾的根源。

来源:奥通金服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