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执政党必须接受人民安检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9-17

执政党必须接受人民安检

转发此新闻:
政治安检过关才能有政治安全,政治安检不过关就不会有政治安全。如果政治安检不合格,或者政治安检不过关,就会给国家带来若干不确定性的政治风险、经济风险和社会风险。政治安检的目的,就是降底风险,防止进入风险社会。

执政党的自我安检,主要包括道德安检和权力安检,把权力放进制度的笼子。

政治安检的内容很多,其中最主要的是权力安检,作为中国共产党一党执政的国家,共产党的安检至为重要,也至为关键。

邓小平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就说,在中国谁有资格犯大错误,那就是共产党。犯了大错误影响也最大。大跃进和文革大革命,都是执政党内部安检不合格的标志。

无论何种安检,都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执政党内部自我安检,二是外部对执政党的安检。

执政党是由官员组成的,即以坚持共产党的领导为第一要义和第一原则。官员又是分等级的,不同的等级,安检的级别也不同。如同上火车的安检与上飞机的安检,上火车的安检就不如上飞机的安检要求高。对于政治家来说,安检的等级最高,对于中下级的官员来说,安检的水平要相对较低,尤其是底层官员的安检,其标准最低。但底层官员的安检是基础,否则边腐边升,其破坏性更大。

相对底层安检来说,对政治家的安检既迫切又重要。底层官员权力有限,影响范围有限。政治家安检不合格,则影响全局,甚至会影响中国的前途和命运。如果政治家拥有不受限制的权力,对其安检难度系数最大。西方对政治家的安检,有一整套体系。对于中国来说,对于政治家的安检,缺少制度化体系,从而给中国社会带来的政治风险也最大,影响也就最为恶劣。

执政党内部安检就是通过党规党章进行安检。执政党外部安检就是通过宪法指标、政治选举、政党监督指标、政治绩效指标、经济绩效指标、社会幸福指数等进行安检。内部安检与外部安检具有重叠之处,如宪法安检既是内部安检,也是外部安检。不过,执政党内部安检具有灯下黑和自我光环效应,内部安检的虚假达标率较高,需要外部安检去纠正和平衡。

现在执政党的自我安检,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道德安检,提升道德指数,清除腐败分子,进行「三严三实」的道德自我净化教育,降低因腐败、腐化带来的道德风险。另一方面进行权力安检,把权力放进制度的笼子,依宪执政,降低权力滥用而带来的风险,防止权力公信力降低而带来的风险。

但是,必须看到,执政党自我安检的同时,社会风险并没有降低,社会风险又加剧了政治风险。在这种背景下,权力还没有进入笼子,又跑到笼子之外抓人,从而加剧了执政风险和社会风险,使政治风险和社会风险并驾齐驱,进入双重风险社会之中。层出不穷的事件带来的不可预测和不可控的风险,使得执政党自我安检指数向零化状态驱进。

一个政党,无论如何伟大,只要缺少外部的安检,缺少外部的监督,都会走向自我灭亡的道路。所以,内部安检必不可少,外部安检则更为重要。

对于外部安检来说,就是看一个执政党是否遵守宪法。如果一个政党不遵守宪法,把政党置于宪法之上,那么这个政党就是违宪的政党,就是不合法的政党,就是要被人民抛弃的政党。如果硬要维持执政权力,那也只能靠暴力与谎言。谎言一旦被捅破,仅靠暴力维持的政权也不会长久。执政党外部安检的核心就是看执政党是不是违宪执政。宪法也有好宪法坏宪法,坏宪法就是给执政党太多的权力且不受限制,好宪法就是要限制执政党的权力,限定执政党权力的边界。不过,从目前来说,有宪法比没有宪法好,有宪法就有了对执政党进行安检的指标,遵守宪法就好。

政治选举是政治安检的关键。选举不是民主的全部,但没有选举就没有民主,选举是民主的前提与基础。执政党政治安检合格与否,不能由执政党自身说了算,而应由选举说了算。选民才是执政党安检的主体。执政党在选举中下台,意味着执政党在选民的安检中不合格。执政党继续执政,意味着执政党在选民的安检中达标。选举才是决定执政党合格与否的根本标准。离开选举这一根本标准而通过其他标准来证明执政的合格与否,都是片面的,残缺不全的,甚至是虚伪的。

政党安检是衡量执政党安检合格与否的基本指标。长期共存,互相监督,关键是要监督执政党。执政党之外的政党必须真正成为政党,具有自己独立的价值理念、信仰追求,真正能代表自己所属群体的利益,以政党制约政党,以利益制约利益,这样才能形成对执政党的制约力量而非花瓶摆设,使执政党不但守政治规矩,而且还要守政党规矩。

政治绩效也是对执政党进行安检的重要指标。政治绩效从最低角度来说就是稳定,暂时没有外部风险。政治绩效远远不止于此,否则朝鲜就是最合格的国家。政治绩效必须通过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网络自由、个人尊严来衡量。执政党政治绩效的高低取决于对自由的保障维护与否。政治绩效低的表现就是超越宪法去打压自由、打击自由人士、打击自由群体和公民社会。

经济绩效也是对执政党进行安检的重要指标。仅通过经济绩效进行安检是靠不住的,容易失去价值操守,也容易把个人当成工具。希特勒时期的德国和斯大林时期的苏联经济绩效不可谓不高,但因其强大的国家功利主义价值观而使国家走向自我毁灭的道路。经济绩效必须与政治绩效相结合,并让政治绩效处于优先地位,经济绩效才具有实质上的积极意义。

幸福指数是衡量执政党合格与否的终级标准。人民幸福,执政即合格。民不聊生,两极分化,执政即不合格。人民就有权通过选举甚至通过暴力让执政党下台。

官员财产申报也是政治安检合格与否的重要指标。北京大阅兵,安检做得极好。按着官员们这种能力,也会把官员财产公示做得极好。官员财产公示,就是政治上的安检。政治上的安检过关了,那自信就是发自内心的自信。

总之,人民必须对执政党进行安检,执政党必须接受安检,否则执政党与人民都会陷入莫名的恐惧当中。

来源:东网 / 木然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