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最悲伤作文」让官员颜面尽失, 学校将拆除负责人被拘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9-04

「最悲伤作文」让官员颜面尽失, 学校将拆除负责人被拘

转发此新闻:
91日,全国中小学集体开学的日子,却传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发布了「最悲伤作文」的四川凉山索玛花爱心学校负责人黄红斌被当地森林公安拘传。此前两天,西昌市政府新闻办举行发布会,向社会通报了拆除索玛花爱心小学的5项依据和理由:无办学资质、涉嫌违法买卖和占用国有林地、涉嫌违法建设、涉嫌非法办学、存在地质灾害安全隐患,相关部门也向该小学下达了「限期拆除违建通知」。

在当地政府眼里,孩子的失学不是问题,凉山的贫穷也不是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些外来志愿者,将孩子们的经历放到了网上。这篇作文折射出民众的贫困、政府的无能,让他们觉得颜面尽失,觉得甚为委屈

开学之际,爱心学校却面临被拆的命运,但这一切的源头,却是因为那一篇「最悲伤作文」的走红。整个事件的进展不能不说诡异,但细细想来,却又合理无比。

7月中旬,彝族女孩木苦依五木的作文《泪》在网上曝光,「饭做好了,妈妈却离世了」引无数网友泪奔,此文也被评为「最悲伤作文」。这篇文章引起了社会对西昌彝族贫困山区的再度关注,也引发了公益应该如何关注贫困山区的大讨论。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种关注并不被地方政府所喜,中共凉山州委宣传部随后做了一个《关于凉山小女孩写「世界上最悲伤作文」情况的调查报告》。该报告的主要意思有两点,一点是木苦依五木家的5个孤儿都有补助,他们不缺钱;第二点是木苦依五木的作文被支教老师改写过。这个报告背后的意思不言自明,地方政府不希望事件继续扩大影响,所以借此调查报告想平息舆论关注。

按说,事情发展到这里该告一段落了,按照新闻规律,「最悲伤作文」引起的热度也的确在慢慢降温。但没想到的是,地方政府的调查还在继续,这继续下去的结果就是调查发现,「最悲伤作文」发布者所在的公益组织做了违法的事情,而爱心学校则被发现无资质,因此要被拆除。网友看到这样的消息都会不由想到:是不是地方政府觉得「最悲伤作文」丢了他们的脸,所以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

不能怪网友们有这样的揣度,毕竟索玛基金会在凉山从事了多年的公益活动,却偏偏在披露了「最悲伤作文」之后遭遇这样的调查,被地方政府贬低和污名化,如果说这仅仅是巧合估计谁也不信。而且,即使该公益组织涉嫌违法办学,但地方政府拆除爱心小学这种粗暴的手段无法让人不反感。公益组织负责人被公安拘传,地方政府拆除爱心小学的举动既无视了公益组织多年来为贫困山区的付出和贡献,也无视了贫困山区孩子们接受教育的实际需求。有这样的地方政府,不仅让众多为凉山地区奔波的公益组织寒心,也让人忧虑凉山贫困山区孩子们的将来,只怕「最悲伤作文」背后的困境还会一直存在。而这,不能不让人感到悲伤和无奈。

我们理想中事情的进展应该是这样的:「最悲伤作文」曝光,引来社会关注,针对贫困山区的救助更具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地方政府加大支持社会组织的力度,让政府的疏漏能被社会组织弥补和更全面覆盖;山区孩子的教育难题能被更细致的考量,地方政府和社会组织的合作能够更紧密,让山区办学不再那么困难,孩子们就近上学也能变得更简单

然而,「最悲伤作文」带来的却是更悲伤的结局。假如没有这一篇作文,或许孩子们需要的爱心学校还能多存在一些时候。但是,在极富有中国特色的地方政府的脑回路下,这个事件的进展虽然诡异却又已经让人习以为常,于是,大家只能继续悲伤下去了。


来源:东网 / 赵缶 媒体人




转发此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