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信证券与国家救市资金对赌,赚得盆满钵满

中国茉莉花革命

2015-09-18

中信证券与国家救市资金对赌,赚得盆满钵满

转发此新闻:
中纪委916日晚发布消息,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涉嫌严重违纪被查。张育军曾执掌深交所、上交所帅印,是十八大以来中国证券监管系统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据证监会内部议论,「总得有人要为市场大跌负责」。听这种口气,似乎是当局拿他当股灾替罪羊了。

中国证券业极其腐败,人们最痛恨的,是监管上的腐败。

张育军是不是替罪羊呢?显然不是。如果是替罪羊,那就干脆由国务院免职或者撤销其职务,还可以宣布他引咎辞职,其中是非都不用公开交代。救市是由国务院最高层决策指挥的,张育军区区证监会主席助理、司局级官员,只是一名执行人员,他能担多大责任替多大罪?真要找替罪羊,主席肖钢才是上上之选。

就算当局吃定了他,要指控他在救市中失职渎职,办他一个渎职罪,那也该让检方侦办才是。现在是中纪委宣布查他,想必是他有渎职之外的其他腐败情事。这就不是替罪的问题,而是他自己不干净。

中国证券业极其腐败,都不用说庄家操纵股价、建老鼠仓之类的事了,人们最痛恨的,是监管上的腐败。这种监管腐败不仅社会上口耳相传,而且媒体上也时有报道,只是当局身在腐中不知败,没有特别把证券监管腐败予以特别对待。

证券监管腐败第一位的形式,是以上市审批权为筹码的直接的权钱交易。一家公司若想上市成功,起码要花费一两千万元,多的要花掉五六千万。企业上市免不了是要有成本的,比如聘请证券公司进行上市辅导、聘请会计师事务所出具各种财务报告等,都要花钱,但这是小钱。内地公司上市花费的大头往往是「冤枉钱」,即用大量金钱打通各路关节。上市指标有限,要靠省里推荐,得行贿。但主要还是证监会审批环节,那里牛鬼蛇神一大堆,没一个是好打发的。不少企业达不到上市要求,需要证监会审核官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给了证监会大鬼小鬼兼职推磨的广阔市场。

此次张育军被查,则可能为我们揭示中国证券市场的另一种腐败,即广泛存在的内外勾结与内幕交易,特别是证监官员参与内幕交易。中纪委宣布查张,只说他「涉嫌严重违纪」,而具体如何违纪外界不得而知。此前盛传他将升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且据证监会内部证实,已经完成离任审计,这就证明其落马颇有些意外。于是媒体倾向将此事与近期救市联系起来。考虑到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日前被公安机关带走,而张育军与程是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的同学,所以很多人猜测,两人的问题可能与救市期间的内幕交易有关。

证监官员掌握大量内幕资讯,其直接或间接利用这些资讯赚钱,在中国的宽松环境下可谓轻而易举。此类行为很普遍,但直到此次股灾后,有关部门才查处了几个人。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处长李志玲让丈夫违规买卖股票,被移送司法机关。证监会发行三处处长刘书帆于受贿之外,利用多家上市公司内幕消息借钱炒股,非法获利数百万元,与李志玲同时被查。

但正如民间议论的,像刘书帆等人这样亲自借钱炒苦其实是很笨很累很可怜的赚钱法,真正能够来大钱快钱的是与金融资本结合,别人赚钱他们分红。今年股灾之初就有人说,肖钢可能与国内外机构勾结,通过做空中国股市赚大钱,这种说法没有任何根据,但我们不能否认,的确存在此种可能性。

现在张育军被查,似乎坐实了此种可能性。目前还不能确定张育军落马与程博明被查之间是什么关系,也不能确定程博明出事与救市有关。

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左),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右)

但人们设想了这样一幅图景:操盘救市的张育军与程博明达成私人协议,让中信证券4个营业部参与救市,由此程博明掌握大量内幕消息,再指挥中信证券与国家救市资金对赌,赚得盆满钵满。

到时候中信证券孝敬张育军银子,而张育军在官场一定多有需要大量花钱的地方,中信证券到时候就当张的金主。

证监会内部理解张育军是股价暴跌替罪羊,言外之意是不管张育军有多腐败都不算什么,查不查他仅仅与政治有关。仅此一点就说明中国证监会有多黑,已经黑到没有是非。在他们心目中,在中国有谁不腐败,又有谁腐败了非查不可?

来源:东网 / 杨彼得 资深时事评论人





转发此新闻: